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开元风流 >236、为难

236、为难

小说:开元风流| 作者:青涩苹果| 类别:历史军事

玉真观一如既往的像个仙境一般,却比仙境多了一分富贵之气。

在一处奢华的琼楼之中,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通向这座琼楼的笔直的路的两旁,栽种着高大的梧桐……

李持盈便在这琼楼之上,俯瞰着那条通向自己这座琼楼的道路,她的双眸幽深,眼神清冷,让人很难看出她到底在想什么,但这清冷的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强烈的欲望,她的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此时却紧紧抿着。

她在等待着一个人,让她无可自拔地沦陷在欲念之中的可恶家伙……

清风从琼楼之上吹拂而过,她的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有仙女般脱俗气质,细细看那月白紧身道袍,细微处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玉制流苏浅浅绾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可谁能想到,这如同女神、仙子般的玉真公主,其实是个腐朽到骨子里的家伙,她喜怒无常、嗜好杀戮、热衷于调教与被调教,如果说她的模样是天使的话,那她的内心,一定是恶魔……

玉真公主这时不由想起了这些日子以来,王维的窘境,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志在必得的微笑。

自从王维出乎她的意料,一举考上进士之后,玉真公主就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对王维的控制!

这一直是玉真公主的心头大恨,但那日宴会上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却又让她的恨意消除了一些,因为她感受到了愉悦,无论是调教还是被王维调教,她都觉得这是一件愉悦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而一想到之前王维居然主动来到她的这个玉真观,她就觉得莫名的兴奋,只不过为了多打击打击这个骄傲的男人,她对王维可谓是非常冷淡地对待,好似他们两人之间,就没发生过那档子事一样。

而且,李持盈还要让王维做一件异常禽兽不如的事情……

王维在蒲州的所作所为,她这个消息特别灵通的公主,当然是早就听闻了。

对于王维居然搭上陆象先这条线,玉真公主也觉得挺惊讶的,而且他居然还真的以雷霆之势覆灭了蒲州的崔氏,这种惊人的手腕,让她这个一向自诩手腕过人的公主殿下,都有些心惊胆战……

这个男人,在骨子里,确实是个非常强势霸道的,也难怪她这样异常女尊的公主殿下,都忍不住想要被这个男人好好地调教一番。

征服弱者是一种让人愉悦的事情,被强者征服,同样也很有趣。

而最近看到王维似乎在与王守一的斗争中落于下风,玉真公主总觉得有些不对,他认为王维似乎并没有真正动用自己的力量,比如说他那京兆韦氏的那位朋友……

玉真公主觉得这一次,自己真的看不透王维到底在做什么,她隐隐猜测,王维可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就连她自己,也是王维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但却因为她这颗棋子,在这个时候稍稍有些不听话,便导致了事情的一些变化,可因为王维太阴险,导致她又觉得,自己的“不听话”,或许也在他的计划之中,啧,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就在玉真公主在陷入沉思之时,忽然一个极为淡漠冰冷的声音传来:“公主殿下,王摩诘来了。”

在提到“王摩诘”这个名字时,少女那淡漠冰冷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她那空洞的眼神,都散发出了一些异样的光彩。

没错,她就是李秀儿,一个被李持盈从小养到大,被当作是玩具的女孩,最近她被李持盈狠狠地调教了一番,身体上一遇到某些刺激,就会产生一些非常有趣的反应……

单纯无暇的少女,被狠狠地染成了墨色,可她却为了让自己的精神不堕落,便硬撑着,整个人变得十分淡漠清冷,仿佛就像是心已经死了一般。

李持盈向来对细节的捕捉比较敏感,所以她一眼便看出了李秀儿心中对王维残存的爱意,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爱,才使得她能够依然保持着自己精神上的清醒……

在李持盈的长年调教之中,毫无疑问,李秀儿的精神支柱,便成了那位在她心目中,一直非常温和善良的王摩诘,他是那样的才华横溢,出身又那般高贵,她一直在憧憬着,他能将她拯救出这个黑暗的牢笼……

李持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若是李秀儿发现,当她的那位精神支柱,露出真正的面目时,她会不会整个人都完全崩溃?

将这个单纯无暇的孩子玩坏,可真是一件异常愉悦的事情呢……

不错,上次她向王维提出的要求,正是和李秀儿有关,王维当时无法接受,因此他与李持盈之间的交谈才会不欢而散。

王维在走出玉真观时,心里真的超级无奈,只觉得这世上没有比玉真公主更让人头疼的家伙,这个女人不要王维提出的一些利益交换,反倒是让王维做一些“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的事情。

李持盈知道王维现在要来以后,顿时就知道,王维这个眼中只有利益、布局的家伙,绝对已经考虑清楚了,想要得到她的帮助,必定要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