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半城繁华 >容与布暖后续

容与布暖后续

小说:半城繁华| 作者:尤四姐| 类别:女生

烈日在头顶煌煌照着,扑面而来的,是黄沙里一蓬蓬难耐的热风。人渴了,骆驼也乏了,在这荒茫的戈壁上艰难行进,像是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商队领头的紧了紧腰上的束带,仰起头看看天,枯黄虬结的胡子在日光下颇显寂寥。回身吼了一嗓子,“再加把劲,日落之前一定能赶到乌拉城。”

说起乌拉城大家都知道,那是商旅途中的一个歇脚处。原不在行进的路线上,只是大漠莽莽,尤其是炎夏时节,不寻个地方稍作整顿,当真很难一气儿到玉门关。所以很多人愿意绕道,多赶上二十里路,到那里打个尖,喂喂牲口,歇上两晚再走不迟。

乌拉城里有家叫腾格里的客栈,汉人开的店子,掌柜和跑堂的都操一口金陵洛下音。塞外听见乡音分外感觉亲,那店主尤其好说话,若是手头上不方便,少给几个大钱也是可以的。走单帮的人知恩图报,常会顺道带些中原的东西作为酬谢。一来二去,大家混了个脸熟。

近天黑好歹进了城,城东头就是腾格里。领头的打发人上前摇铃,一会儿门开了,里头跑出两个杂役来牵骆驼引路。十来个人站在檐下拿掸子掸尘,这才鱼贯入堂内。

屋里早掌了灯,烛光照着,掌柜的身影落在墙上,一芒一芒拉得老长。看见人进来,拱手笑道,“赵老板,长远不见,这一向可好?”

领头的忙还礼,“劳郎君惦记,很好,很好。”

那掌柜三十不到模样,生得一表人才。谈吐也非俗,进退有度的聪明人,从不打听他们做什么买卖。上来就是清点人头,拨屋子让伙房备酒菜。话不多,他们胡天胡地的瞎扯,他只在柜后含笑听着,也不询问中原的事。仿佛他出了大唐,那些便再不与他相干了。

一帮子大老爷们儿在厅房里围坐下来,咋咋呼呼的怨天热,怨通关文牒难批办。赵老板脱身出来,拎着一袋子菱角放到柜上,“今年的米菱个头比往年大,就是路上不好带,戳得骆驼撂蹶子。东西少,给娘子尝尝鲜。我下月还要跑一趟,娘子吃得好,我再想法子多带些。”

掌柜的唷了声,满脸的感激,“多谢多谢,已经够了。她也就闹个新鲜,不敢叫她多吃。”

赵老板笑道,“郎君真是仔细人,只一位夫人好照应。不像我府里女人多,哪里还管得上她们吃喝!”想了想又道,“上年途径这里,那时娘子有孕在身。如今呢?生的是儿是女?”

“是个男孩。”掌柜的说起儿子便笑,“要满周岁了,正学走路呢!”

赵老板打哈哈,“儿子好,将来回中土去,考状元,做大将军,光宗耀祖。”

掌柜应道,“凭他自己的意思吧!我如今也不知中土时局怎么样。”

“太子贤废黜,流放巴州去了。”赵老板摇摇头,“生在帝王家荣华享尽不假,可是殒命也在旦夕之间。有个那样强势的母亲,那太子位,岂是轻易坐得的!”

掌柜的听了微叹,“存亡只在一念之间罢了。”

“李贤若能继位,定是个圣主明君。”赵老板倚着柜台道,“可惜镇军大将军流放途中坠崖了,北衙如今落到一帮内官手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阉人多奸佞,武后如狼似虎,正做了她铲除逆旅的爪牙。”

掌柜的垂眼翻案上的账册子,灯火照亮他的半边脸。他淡淡的,对这话题有点心不在焉,只道,“谁在那个位子上都一样,北衙原就是替当权者扫清障碍的,镇军大将军坐镇,未必就能比宦官们做得好。”顿了顿复一笑,“我前几日得了坛好酒,过会子叫人给您那桌送去。路远迢迢还特地给内子带吃食,我心里过意不去。”

赵老板推辞两句,到最后便也笑纳了。脚夫们长途押运辛苦,草草用了饭便纷纷回屋里歇息。大堂里只剩几个伙计打扫,也该打烊关门了。掌柜的收了算盘,身后的帘子一挑,出来个窈窕美人。倚门笑道,“掌柜的今日多少进账?”

掌柜的过去携她,“当家娘子要来查账了么?”

她嗤地一笑,看他鬓角汗水晕洇,抬手给他拭了拭,“这天气,这样热!”

他吹了柜上烛火,两口子走出客栈。外头月光皎洁,他低头看看她,“温其呢?先回府了?”

她挽着他,软糯的嗯了声,“乳娘先领他回去了,在我跟前只管闹,没见过这么刁钻的孩子!”她摇摇他,“莫非你小时候也这样么?知道母亲这里要断奶了,愈发的黏人。”

掌柜的没正经起来,“我要是有个这么美的母亲,也要黏着不撒手的。”

她有点脸红,所幸隐匿在黑暗里看不见。两个人并肩沿着夯土路走,今晚的星月出奇的辉煌。她把脸靠在他的肩头,“才刚又有中原的马队么?不知道长安如今怎么样。”

“长安?”他比比天上,“长安也是这片月罢了。暖儿,到漠上三年了,你想家么?”

她显得有些怅惘,“想是想的,可是有了你和温其,我的家就在乌拉城了。这三年来我过得很好,就只一样不顺心,做什么老有佃户想把女儿塞给你?我知道了很不欢喜。”她嘟起嘴,“你记着没有下回了。再叫我听说,我可是要撒泼的。”

他停下来把她搂在怀里,“我何尝愿意这样!是你自己要挣贤名,倒弄得自己憋屈。再有人寻你求情,不要客气,直接撵出去就是了。”

她圈着他的腰,把脸靠在他胸口,“我的夫君是我一个人的,不同别人分。”

“我多早晚要你和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