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八十六章 卖身一百年

第两千七百八十六章 卖身一百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面对那中年男子的骇人一击,杨开上前一步,落足的瞬间,那让候羽和南门大军压力如山的威势便宛若骄阳下的雪花,瞬间消融。

轻轻一指朝前点去,看似平淡无奇,却是暗合大道至理。

迎面袭来的中年男子脸色一变,仓促间便抓为掌,帝元涌动,与杨开拼了一击。

但闻噗嗤一声轻响,那中年男子一身气息竟瞬间如一只泄气的皮球一样干瘪下去,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反观杨开却是不动如山,气息沉稳,海风拂来,衣衫猎猎,黑发飞扬。

候羽惊呆了,怔怔地望着杨开的背影,一时间几乎要将杨开惊为天人。

没看错吧?帝尊一层境能有这么厉害?自己和大军也是帝尊一层境啊,可在来袭的压制之下,呼吸都艰难无比,可这位凌霄宫宫主居然一指退敌!

“你……”

那中年男子也是吓了一跳,刚才那一瞬间,他看到的并非一根手指,而是一柄惊天利刃朝自己劈来,死亡的气息笼罩全身,让他避无可避,挡无可挡。

就在他以为自己不死也得重伤的时候,对方却是轻飘飘地破去了他的一身防御,仅仅只是将他逼退而已,并没有真的痛下杀手,甚至都没有伤他,只是令他的气息微微有些紊乱。

“你们是一伙的?”中年男子此刻也认出了杨开和南门大军,两日前这两人初上岛的时候自己见过,当时另外一人说是来要债的,自己天真的相信了,可如今看来,他们两人哪里是来要债的,分明是那可恶女子的同伙啊。

若是寻常的帝尊一层境,他还无需放在眼中,可刚才吃了杨开一指,见识了杨开的本事。心中实在忌惮非常。

这真要是撕破了脸皮打起来,自己未必就是对手。

心思急转间,中年男子又恢复了镇定,沉喝道:“无论如何。今日你这妇人要么还钱,要么偿命!”

话落之时,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扑来,汇聚在中年男子身边。

这些人,都是一直逗留在海岛之上。寻找候羽要债的债主。

人数足有二十多,其中五位帝尊境,除了中年男子是帝尊两层境之外,剩下的四人皆是帝尊一层境。

这么多人站在自己身边,让中年男子心中的忌惮稍减几分,自己一个人不是那青年的对手,可这么多人难道也不是对手了?

猛虎不斗群狼,双拳难敌四手,对方再厉害不过一个人。

而这些人悠一出现,便纷纷冲候羽露出仇视愤怒的神情。仿佛与她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不过也都没有随意开口说话,显然是以那中年男子马首是瞻。

“这位朋友,此女欠我等不少源晶,你若执意庇护她的话,就休怪我等不讲情面了。”中年男子将目光放在杨开身上,警惕无比。

“人都到齐了?”杨开微微一笑,目光扫视全场,再次落到中年男子身上,不疾不徐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欠你们的,我替她还了。”

“你替她还了?”中年男子闻言,大吃一惊。望着杨开道:“你可知她欠下多少?”

“有多少还多少!”杨开淡淡道。

候羽吞了吞口水,悄悄地捅了一下南门大军,开口问道:“咱宫主很富有么?”

南门大军撇了她一眼,嘿嘿冷笑:“跟你有鸡毛的关系?反正宫主这次帮你把欠债还清,再从你的月俸中扣除,估计你以后一辈子都得待在凌霄宫了。”

候羽闻言。俏脸陡然一变,抓紧了南门大军的胳膊道:“大军,你可不能抛弃我啊,我是因为你才加入凌霄宫的,他日你若想离开可不能一个人走,定要带我一起啊。”

南门大军继续冷笑,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

那边厢,听闻杨开的豪言,众人反应不一,有的神情喜悦,有的一脸怀疑。

毕竟女子欠下的债款数目不小,这个青年居然说有多少还多少,他有这个财力么?那可不是下品源晶或者中品源晶,而是以千万计算的上品源晶啊。

便是弥天宗和离龙宫承担这样的债务也不会太轻松。

“阁下什么人?”中年男子皱眉打量着杨开,“能有如此惊人实力,又敢这般大言不惭,定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吧?”

“还钱而已,问这么多做什么。”杨开微微一笑。

南门大军却道:“这位乃是凌霄宫宫主,杨开,诸位应该不会太陌生吧?”

“什么?”

“凌霄宫宫主?”

“就是那个灭了问情宗,鸠占鹊巢的凌霄宫?”

“听闻那凌霄宫宫主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修为确实在帝尊一层境,如此看来……”

“嘶……”

听到南门大军的介绍,一群人惊诧万分,倒吸凉气的同时这才开始重新打量起杨开来,那中年男子更是表情一黑,额头渗出了些许冷汗。

原来这位就是那最近在北域传的沸沸扬扬的凌霄宫宫主啊!

问情宗被灭,在整个北域闹的沸沸扬扬,如今凌霄宫虽然才创建伊始,但那名头却是如日中天,北域亿万武者,稍微有点消息来源的,对这三个字都不会陌生。

能灭掉问情宗这样根深蒂固的庞然大物,凌霄宫的实力可想而知,听闻那里面有三大妖王坐镇呢,那问情宗宗主封玄弹指间就被灭的渣都不剩了。

可如今看来,这个凌霄宫不单单只是依靠三大妖王才成事的,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宫主也不是易于之辈,以帝尊一层境的修为,轻易压制住自己,这样的本事放眼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