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五十九章 送你了

第两千七百五十九章 送你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恩,今天在家,会有两更,不过从明天开始,又是各种忙碌,见谅见谅。

…………

“一亿七千万!”杨开加得面不改色,秦钰瞧的惊异连连。

“一亿八千万!”那周姓老者低吼。

“两百万!”

此言一出,众人怔住,那周姓老者哈哈大笑道:“小子,你糊涂了吧,两百万……”

“上品源晶!”杨开补充道。

周姓老者的嘲笑声瞬间熄火。

两百万上品源晶,价值换算上可是两亿中品源晶,不过在拍卖会这种地方,两亿中品源晶是换不来两百万上品源晶的,换句话说,这个两百万上品源晶虽然理论上与两亿中品源晶没区别,可价值要高很多。

周姓老者如果再加价的话,就必须得以上品源晶出价。

他顿时沉默了下来。

高台上,那拍卖师美妇浅笑嫣然,凝视着杨开所在的包房,开口道:“天字三号房的朋友出价两百万上品源晶,还有更高的么?”

自然无人再加价。

要知道,杨开卖给紫源商会一枚十二阶下品的内丹,才只有两百万上品源晶而已,这流云蝴蝶簪的价值差不多等于一枚十二阶下品内丹了。

可东西可不是人人都能弄到的。

“恭喜天字三号房的这位朋友!”美妇微微一笑,心中也是狐疑,听杨开的声音感觉陌生,她竟不知道商会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大主顾。那天字号的包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而且还占据了天字三号这么排名靠前的包房,可想这里面的人对商会来说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客人。

而就在之前杨开开口竞价的时候,同为天字号的一间包房内,乐东正目光一冷。

与杨开打过交道的他自然是听出了杨开的声音,仇视的目光盯着三号房所在的方向,心中一阵愤怒,他也算是紫源商会的大客户了。可即便是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只能得到排名第九的房间,那青年何德何能,居然占据了天字三号房?

沉吟一阵,他冲跪在身前伺候的婢女道:“去叫谷管事过来一趟。”

“是!”那婢女起身,走出门外。

不大片刻功夫,谷鸿敲门而入,抱拳道:“乐门主找在下有事?”

乐东正道:“那天字三号房的人……什么来头?”

谷鸿一怔,为难道:“乐门主打听这个做什么?你也知道商会的规矩。超多好看小说谷某虽然是个管事,可这客人的资料却是绝对不许泄密的。”

乐东正微微一笑,道:“总有例外不是么?”

谷鸿道:“乐门主这是为难我了。”

乐东正皱了皱眉,与谷鸿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秉性,这谷鸿可不是什么守本分的人。轻叹一声。开口道:“不瞒你说,老夫与这小子有仇。”

谷鸿奇道:“他什么地方得罪了乐门主么?”

乐东正冷哼一声:“若只是得罪也就罢了,我门下三个道源三层境的弟子死在他手上,其中一人还是老夫的后人!”

“什么!”谷鸿一惊,心想怪不得乐东正会找自己打听那人的情报,原来有这么大的仇怨。

乐东正道:“谷管事你也看到了,这小子竞价毫不犹豫,身家颇丰,我若能拿下他,到时候必能得一笔收益。届时分谷管事三成如何?”

谷鸿面露苦色道:“乐门主,非谷某不愿帮你啊……”

“五成!”

“这个,这个……”谷鸿装模作样地想了一阵,一拍大腿道:“乐门主,这人的来历身份我也不太清楚,昨日他忽然出现在商会之中,之前一直未曾见过……”

“看样子谷管事是不愿帮老夫这个小忙了,也罢,日后老夫便不来紫源商会做生意了。”乐东正冷哼一声。

谷鸿苦笑道:“乐门主,我虽不知他的来历,但待会安排他离开拍卖会之后,却可以来告知乐门主一声他的去向。”

乐东正眼中精光一闪,颔首道:“如此就有劳谷管事了。”

谷鸿搓手道:“那乐门主之前说的五成……”

“定少不了你的。”乐东正一挥手。

谷鸿抱拳道:“那就多谢乐门主了,祝乐门主武运隆昌,马到功成!”

退出门外,谷鸿眼中闪烁一丝冷厉。心想小子莫要怪我,实在是你的出现阻扰了我的前途。

昨日杨开出现之后,他分明察觉到娄叱分会长对他的态度冷淡了一些,对康斯然更加热情了,联想到杨开来商会前后的事,谷鸿哪还不知道康斯然借助他谈了一笔大生意,这个生意极有可能是他想象不到的数额。

唯有如此,才能让康斯然咸鱼翻身,康斯然若是咸鱼翻身,那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分会这边肯定是要调走一个人的,康斯然留下来的话,那他必定要调走。

可若是杨开死了,康斯然没了助力,自然不足为惧。

天字三号房中,婢女送来了流云蝴蝶簪,杨开支付出两百万上品源晶,这才将那簪子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阵,虽然没有炼化,也体会不出这流云蝴蝶簪的真正威能,但杨开却能感觉到,这玉簪炼制的极为用心,是不可多得的极品。

侧面的猴头标志凑近了看,更加的精致,惟妙惟肖。

观赏一阵,杨开随手一抛,将玉簪朝秦钰抛去。

秦钰还没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接住,愕然地望着杨开。

“送你了。”杨开说了一句,便又重新闭眸养神起来。

“送我的……”秦钰手捧着玉簪,莫名地心如鹿撞,脸颊有些发烧。

刚才她还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