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五十一章 带你们去个地

第两千七百五十一章 带你们去个地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readx少女带着杨开,才来到中庭院落,便被张家十个个人团团围住了。

“什么人!”有人高声呼喝,面露警惕之色。

“杨大人啊,是杨大人!”少女兴奋的不得了,手抓着杨开的胳膊不放,不断地朝四周重申。

“小丫头家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身段丰腴的美妇忽然从那边现身,那模样隐约与若惜有几分相似。

“祖母,是杨大人来了啊。”少女急忙喊道。

“什么杨大人?”美妇微微皱眉,来到人前定眼一看,却是一下捂住了红唇,又惊又喜:“杨大人!”

“张夫人别来无恙!”杨开微微一笑,这美妇不是旁人,正是若惜的祖母宁素婉。

宁素婉失神了好久,才微笑道:“杨大人也风采依旧!”顿了一下,猛然惊醒,冲那抓着杨开胳膊的少女道:“若雨,去请你祖奶奶出来。”

“好。”叫若雨的少女连忙朝里面冲去。

宁素婉探头看了看杨开身后,却没有发现自己想看到的身影,俏脸微微一变,颤声道:“杨大人……若惜她……”

杨开微笑道:“张夫人放心,若惜一切安好,只是这一趟有些事没能过来。”

听杨开这么说,宁素婉才手捂着胸口松了口气,她还真怕从杨开口中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当年张家被人欺凌,是杨开出面拯救张家于水火之中,后来张若惜跟着杨开一走便是十年之久,一直杳无音讯,宁素婉自然记挂的很。外面可不比张家这些年风平浪静,杨开以前的表现虽然不俗,但随着这些年眼界的开阔,张家人也知道当年的杨开其实并不算多厉害。

真要是在外面招惹了不得了的对手,只怕会连累若惜。

好在杨开来了,告知她若惜安好。

“杨大人里面请!”宁素婉放下心之后。伸手示意,尽管有一肚子话要问,可多年的打磨让她的性子也变得沉稳不少,自然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这个时候。围过来的许多张家人也知道杨开到底是谁了,他们之中很多人当年都见过杨开,就算没见过也听闻过杨开的事,知道若惜是被他带走的。

敌意和警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亲切和笑容。

宁素婉领着杨开走进张家的会客厅之中。分宾主落座,立刻有人奉上茶水。

还没说几句话,外面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杨大人来了?”

杨开慌忙起身,只见一个老妪在张若雨的搀扶下一步步朝这边行来,浑浊的目光看向杨开之时陡然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惊喜道:“真是杨大人来了,老身见过杨大人!”

杨开大惊,伸手一托,立刻将她托了起来,惶恐道:“老夫人可折煞小子了。万万不可。”

张老夫人道:“应该的,当年若不是你,张家早已不在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当年之事不必再提。”杨开缓缓摇头,亲自扶着张老夫人朝首位上走去,安顿她坐下,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宁素婉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嘴角微翘,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虽说当年张家也同意杨开将若惜带走。但谁都知道,如杨开那样的青年俊彦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肯定会发生点什么的,若惜被杨开收房也是迟早的事。

换句话说。宁素婉早就将杨开当成了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个女婿比张家强,心中虽然认定,却不好表现出来,免得惹人不悦,牵连若惜受苦。

如今再看,杨开没有半点倨傲。尊老爱幼,心性很是不错。

“杨大人……”张老夫人坐下,才一张口,杨开便摆手道:“老夫人唤我名字便可,这大人二字,莫要再提了。”

张老夫人道:“这怎么行……”

宁素婉微笑道:“母亲,杨开既然执意如此,你又何必弄的生分?”

张老夫人闻言,似乎也是明白了点什么,微笑道:“那老身可就倚老卖老了!”

“应该的。”杨开微微点头。

“若惜如今……怎样?”

宁素婉道:“杨开之前还说了呢,若惜一切安好,母亲不必记挂。”

“真的?”张老夫人认真地望着杨开。

“真的。”杨开微微一笑,“只是前段时间若惜在闭关之中,不方便出关,所以这一次没能与我一道回来。”

“安好便好,安好便好啊!”张老夫人一脸欣慰之色,“对了,若惜她如今是什么修为了?”

张家就是吃了没有强者的亏,这些年张家虽然也一直在养精蓄锐,也出现了几个资质不俗的弟子,但因为家族式微,实在没有太多的资源供他们修炼,所以进展缓慢,修为都不高,倒是宁素婉,当年的变故让她受到了些许刺激,修为精进不少,可也不过道源一层境而已。

整个张家,除了她这个道源一层境之外,再没有道源境了,张老夫人倒有虚王境的修为,但年事已高,血气衰退,根本不能再与人动手。

换句话说,这些年来,张家一直都是宁素婉在支撑着。

“若惜她……道源三层境了!”杨开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实话。

若惜如今的修为实在不好判定,没发生变故之前,确实是道源三层境,但她那个道源三层境,只怕连帝尊境都不是对手,如今更在血门之内继承那神秘的天刑之力,一旦出关又不知有怎样的成长。

杨开此言一出,整个张家客厅陡然静谧了下来,个个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杨开,没有应有的喜悦和兴奋,反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