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夏笙

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夏笙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readx晋升帝尊可不是毫无危险的,一个不慎就可能被天地能量冲击而亡,很多道源三层境在晋升帝尊的时候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身死道消。

要知道当年无道可是在晋升道源境的关口上死掉的,那无道乃恒罗星域公认的实力第一人,连他都死在道源境的关口,而晋升帝尊的危险只会更大。

“呵呵,杨师侄久无消息,没想到今日竟来了灵湖宫。”一人的声音忽然从旁传来,杨开抬头望去,只见那边行来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半大老者,面色红润,鹤发童颜,气血旺盛,浑身上下散发着浑厚的气息。

帝尊一层境!杨开一目了然。

不过他这个帝尊一层境比起大多数同等级武者给人的感觉都要强大一些,不说他自身拥有的各种底蕴,单是这一身气息便不是乐东正之流能比的。

杨开估摸着若让这老者与乐东正单打独斗,只怕用不了一炷香时间就能分出胜负。

“前辈是……”杨开起身抱拳。

那半大老者捋着下巴上的胡须,微微一笑:“老夫天武圣地姚礼!”

天武圣地的人杨开认识的不多,除了一个陈文昊之外,便是一个无常了,其他人杨开并不认得,不过这姚礼既然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在天武圣地中应该是个长老级别的存在。

长者为大,杨开自然不敢怠慢。

“原来是姚长老,杨开见过姚长老!”

“师侄不必客气,坐!”姚礼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了下。

立刻便有长相清秀的妙龄少女奉上茶水。

那姚礼笑吟吟地打量着杨开,似乎对他颇感兴趣,毕竟这位可是炼制过太妙丹的存在,极有可能是个帝丹师,不过可惜,不是天武圣地的人,忽然眼睛一转。望着卞雨晴道:“这位是……”

“我大表姐!”杨开随口道。

卞雨晴起身道:“妾身见过姚长老!”

虽然杨开与她没有事先商议过,但卞雨晴也表现的滴水不漏,她好歹也在外面闯荡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一些单纯的小女孩能比的。

“原来是杨师侄的表亲。坐吧。”姚礼倒是表现的和蔼可亲。

这让卞雨晴不禁有些受宠若惊,在今日之前,如姚礼这样的人对她来说可是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人物,这一点就算她晋升帝尊也无法改变。可是如今,只是因为杨开的关系,居然能与他一道坐在这里喝茶。

内心深处涌出一种极为荒谬的感觉,似乎这再一次碰到杨开之后,自己的命运出现了巨大的转折。

“听门下弟子说,杨师侄这一趟过来是想征用一处修炼密地?”姚礼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杨开虽然瞧着不俗,但他可是天武圣地的长老,自然无需奉承客套什么。

“不错。”杨开点点头,“敢问姚长老那些不对外开放的修炼密地可还有空余?”

姚礼微微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下道:“杨师侄,你要这修炼密地是自己用,还是……”目光微微往卞雨晴那边扫了一眼。

人老成精,杨开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也猜出杨开将卞雨晴带过来的意图了。

杨开如实道:“我这大表姐修为已到道源三层境顶峰,若有合适的闭关之地,或许可以尝试突破一二。”

姚礼颔首道:“果然如此。”

顿了一下,开口道:“杨师侄,不瞒你说,那些不对外开放的密地本就是为你们这些核心弟子准备的。不过你今日来的不巧,那些密地已经满员了。若是你自己要用的话,老夫绝无二话,立刻安排人让出一处来。但却是旁人要用,这让老夫很是为难啊。”

“满了?”杨开愕然。

心想不对啊,虽然灵湖宫这里的天地灵气极为浓郁,那些特别留下的修炼密地也是不俗,但与三大顶尖宗门的修炼密地比较起来,也差不多。三大宗门的弟子不在自家里修炼,跑到这灵湖宫来干什么?

“确实满了。”姚礼正色颔首。

杨开顿时尴尬起来。

他本以为这里肯定有空余的修炼密地,这才直接将卞雨晴的青玉令符给卖掉了,如今这里又无空余的位置,岂不是让卞雨晴鸡飞蛋打一场空?

姚礼道:“杨师侄,不如这样,那些顶尖的修炼密地虽然满了,但老夫却可以为你安排一个天级的,你看如何?天级密地的修炼环境也不差,许多帝尊境都排队等候,你这大表姐在其中闭关的话,必定有所收获。”

事已至此,杨开也没什么好办法了,总不能真叫姚礼出面腾出一间顶尖的出来吧,能在那顶尖的密地里修炼的都是三大宗门的弟子,谁也不会比谁的地位差。真要这样做的话,且不说姚礼会不会答应,甚至可能引发宗门之间的矛盾。

更何况,姚礼身为天武圣地长老,与杨开说话也算态度诚恳,也让杨开不好意思继续强求。

“要等多久?”杨开问道。

姚礼微笑道:“今日便可。”

这算是插队了啊,而且也无需红色令符,直接就安排了进去,单从这一点上看,杨开那青阳金令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大表姐你看呢?”杨开扭头朝卞雨晴问道。

卞雨晴道:“你做主就好。”

她本来只是想等两个月,进那地级密地修炼,如今忽然有了一个天级,而且还不需要排队等候,自然是乐意至极。

见卞雨晴没有什么意见,杨开心想也只能如此了,正要开口答应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外面响起:“没有多余的密地?不会啊,我记得有一处的。”

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