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八章 血脉压制

第两千七百三十八章 血脉压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龙血花!”一直安静地站在大殿中的祝晴,此刻仿佛被触动了某根神经一样,脸色一变的同时伸手朝那木盒抓了过去,庞大的吸力传来,直接将木盒吸入手中。╪╪┡┡┢╪╪.。

厉蛟还没从嵇英这番言论的打击中回过神,忽然现自己的宝贝居然被抢了,脸色大变疾呼道:“这位姑娘你作甚!”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这一趟过来不但彻底得罪了嵇英,龙血丹的炼制没了着落不说,如今连原材料都被人夺走了。

那可是他耗费了多年心血,用自己的精血才能培养出来的灵花啊,自己实力的提升就指望着它了,厉蛟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旁人手中。不过他也不敢动粗,只是一脸悲愤地望着祝晴,期望这女子能将龙血花还给他。

祝晴屈指一弹,将木盒打开,一株静静地躺在木盒中的艳红花朵立刻印入眼帘。

杨开好奇地望去,眼前不禁一亮。

只见那龙血花晶莹剔透,宛若鲜血浇筑而成,最诡异的是,这花朵竟散着一丝丝龙息……

即便从未听说过什么龙血花,这也是头一次见到,杨开也明白这玩意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好东西。

“果然是龙血花!”祝晴黛眉一皱,将木盒重新合上,却没有还给厉蛟,而是瞪眼凝视着厉蛟,冷声道:“这龙血花你从何处得来?”

厉蛟道:“姑娘,你先将这花还给我!”

祝晴不理,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竟忽然出现在厉蛟面前,脸色从未有过的凝肃,咄咄逼人道:“我再问一句,这龙血花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一股极为压抑的气息迎面扑来,厉蛟竟感觉呼吸有些不畅,浑身血液似乎都凝固起来,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脸色白道:“无意中得之,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也莫名其妙的,这一株龙血花确实是他无意中得到的东西,虽说珍贵。═.[。可为什么会让这女子如此激动?更让他骇然万分的是,自己一个帝尊三层镜在面对这女子的时候竟生不出丝毫反抗之心,那种来自骨子里的惧意让他手脚冰凉,浑身冷。

这怎么可能?他已是帝尊三层镜,能单凭气势就将他彻底压制的。唯有大帝。可这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大帝啊。

“撒谎!”祝晴娇喝一声,“龙血花唯有龙岛才有产出,别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拥有!”

她似乎动了怒气,说话间一声高亢的龙吟忽然响彻云霄,一只巨大的龙头虚影骤然浮现在她的头顶上方,那两只满是威严的龙睛俯瞰着厉蛟,一瞬间,厉蛟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眸。额头上冷汗如瀑而下,失声道:“龙…龙族!”

“什么?”弥奇也是吓了一跳,脚步一错,一下子拉开了与祝晴的距离,脸色刷地变得雪白。

怔怔地瞧着祝晴头顶上方的龙头虚影,弥奇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怪不得,怪不得这女子看似娇小,却有那么恐怖的力量,怪不得厉蛟一个帝尊三层镜在她面前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女子竟然是龙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龙族可是万灵之长,圣灵之,一个成年的龙族一拳打飞自己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而厉蛟更惨。因为体内有一丝龙族血脉,如今被这龙女的血脉之力全方面地压制了,一身力量恐怕连一半都挥不出来。

这就是龙血血脉压制的恐怖。

怎么会有龙族在这里?而且看杨开之前对这龙女的态度,两人的关系似乎还有些不一般。

难道这凌霄宫的背后竟有龙岛的影子?

弥奇之前还在想要不要出了这门就不认账,可是现在哪还敢有这个心思?牵扯到龙族,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赖账啊。┞┡╪w{ww.。

另一边。端坐在椅子上的嵇英也是惊呆了。

他身为妙丹大帝的五弟子,虽说见识渊博,可也没见过真正的龙族,没想到在这凌霄宫中居然有幸目睹。

回想起之前杨开对这龙女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甚至还让她端茶倒水……

嵇英一头冷汗淋淋而下,对杨开佩服至极的同时也是后怕不已。

龙族啊,那可是一个极为高傲的种族,什么时候被人当做婢女一样使唤了?这要是脾气上来个彪什么的,这大殿内还有谁能活着走出去?

杨开到底有何德何能,居然让一个龙女如此言听计从?难道他也是龙族?

一念至此,嵇英望着杨开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本来杨开身为帝丹师,更在炼丹之术上打败了他,也不过让嵇英对他有重视,有结交之心,可是现在,嵇英能想到的只有高山仰止四个字。

让龙女端茶倒水,便是自己师尊妙丹大帝亲临,怕也没这个待遇吧?

嵇英忍不住一阵胡思乱想。

“说,龙血花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否则死!”祝晴冷冰冰地俯瞰着厉蛟,杀机莹然。

龙血花可是龙岛独有的产物,如今居然在外面出现了一株,虽说品质不怎么样,可确实是龙血花无疑。难道龙岛内部有人与外界勾结,出售龙血花?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所以祝晴才会这么郑重其事。

“冻土!冻土!我是从冻土里得到的。”厉蛟此刻哪还敢有什么隐瞒?面前站着的可是一位活生生的龙女啊,那血脉传来的压制之力让他惶恐不安,对方若想杀他,恐怕也就是一招的事情,不迭地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

“居然是冻土!”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