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真是帝丹师

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真是帝丹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还真拿出来了?

弥奇与厉蛟对视一眼,微微震惊的同时,更多的却是不信任。本站更换新域名.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杨开虽然灭了问情宗,占了问情宗的基业,得了问情宗多年的财富积累,但他们并不认为杨开这戒指里真有五十亿上品源晶。

问情宗与离龙宫弥天宗相差无几,每年的收益虽然惊人,但家大业大,消耗也极为恐怖,大多数收益每年都被消耗掉了,只有一小部分会积累下来。

就算是弥天宗和离龙宫,现今储存的上品源晶也不过十亿之数,想来问情宗也差不多。

换句话说,杨开就算得了问情宗的财富,也才只有十亿上品源晶,加上其他的宝物折算的源晶,拢共二三十亿不得了了,怎么可能有五十亿之多。

“非不信任杨宫主,不过杨宫主这戒指,我与厉兄得检查一下。”弥奇沉声道。

—无—错—“自然是要检查的。”杨开点头,“不过……我要劳烦嵇大师检查,嵇大师的为人两位还是信得过的吧?”

“那是自然。”弥奇连忙点头。

厉蛟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那就有劳嵇大师。”杨开微微一笑,将戒指抛给了嵇英。

嵇英接过,神念漫不经心地往内一扫,下一刻眼珠子霍地瞪圆,一脸惊骇的神情,惊声道:“这这这……”

他乃帝丹师,本就不缺财富,整个北域欲要求他炼丹的人不计其数,每一次炼丹都能得到大量的收益,莫说五十亿上品源晶,便是百亿,也不足以让嵇英如此震惊。

可他此刻竟是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利索,那表情明显是看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弥奇与厉蛟瞧的都是一惊。心想这戒指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竟让嵇大师这般失态,好奇的要命,却又不好意思拿过来看。

他们不认为杨开会让他们看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嵇英来检查戒指了。

“你…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嵇英扭头,骇然地望着杨开。

杨开呵呵一笑。从嵇英手上将空间戒拿了回来,摇头晃脑道:“不可说不可说!”

嵇英吞了口口水,念念不舍地望着戒指被杨开收起来,不过也知道这应该是杨开的秘密,并不好意思多加追问。

迟疑了一下,道:“杨宫主,若你此番比拼炼丹术输了的话,我也不要你的项上人头了,你将那些东西分我一半如何?”

本来就没打算要杨开的命。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如今看到更好的,自然要改变赌注了。

戒指里装的并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杨开从蛮荒古地里带出来的百万内丹。

百亿源晶确实不足以让嵇英动容,可这百万内丹就不同了。如此多的内丹堆积在一块,而且不乏十二阶内丹的存在,别说嵇英从未见过,便是那十大帝尊都不曾见过。

更何况。内丹这东西妙用无穷,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时常会需要用到妖兽的内丹入药,一枚上好的内丹,就等于一个完美的药引,能炼制出一炉绝佳的灵丹。

这东西对嵇英的吸引力,比起源晶大多了,也难怪他如此惊讶。

“嵇大师想要啊?”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

嵇英脸色一红。干咳一声道:“这等好东西,哪个炼丹师不想要。”

“想要我可以全给你啊。”杨开笑容不减。

“当真?”嵇英一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沉着脸道:“不会是要嵇某替你凌霄宫炼丹吧?”

杨开哈哈大笑道:“嵇大师目光如炬。”

嵇英哼道:“杨宫主打的好主意,不过可惜嵇某是不会答应的。”

对此杨开也早有所料。自然不会失望,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若是嵇大师胜了,这东西就分你一半吧。”

“好好好,这话可是你说的,希望杨宫主能说话算话。”嵇英大喜,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杨开在给他送内丹一样啊。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炼丹术上输给杨开。

“嵇大师,那戒指里的东西,能价值五十亿么?”厉蛟与弥奇在一旁听了半晌,还是不知道戒指里的东西价值几何,忍不住开口问道。

“五十亿?”嵇英不屑地瞧了他们一眼,淡淡道:“那戒指里的东西,足够买下你们两大宗门!”

“什么!”弥奇与厉蛟皆是大惊失色。

足以买下两大宗门,那戒指里到底装了什么宝物啊,居然能得嵇大师如此肯定。

心中愈发好奇了,恨不得现在就把杨开打晕,抢了戒指一窥究竟。

“本宫主的赌注已经确定,两位还要赌么?”杨开转头望着弥奇与厉蛟。

弥奇皱了皱眉,神色坚定道:“赌,为什么不赌,白送的好处岂能不要?”

“不错。”厉蛟也正色道:“本座相信嵇大师。”

嵇英眉头一皱,道:“你们要赌,是你们自己的事,胜负都与我无关。”

炼丹术并非是用来赌博的,他之所以答应与杨开赌一场,主要是被杨开气到了,自然不愿厉蛟与弥奇也与自己的胜负绑在一起,搞的好像胜负都是他的责任一样。

“是是是,嵇大师说的不错。”厉蛟连忙改口,“这只是我跟弥奇兄与杨宫主的对赌。”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杨开微微一笑。

嵇英扭头望着他,道:“你先。”

杨开沉声道:“嵇大师这般小瞧对手,真的好么?”

话虽然这样说,手上却没闲着,伸出双手在自己鬓发上一抹,摆出一副大干特干的架势,弹指如丝,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