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一章 有多大接多大

第两千七百三十一章 有多大接多大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又看到个惊喜,感谢盟主庄生晓梦迷蝴蝶a的十万飘红打赏,太感谢了,小莫忽然感觉自己棒棒哒……

…………

九为数之极,一炉灵丹顶多也只能成丹九枚。,

提议换一种道源级的灵丹,并非是嵇英没有胜算,只是不想胜之不武!他成为帝丹师已经多年,炼制过无数帝元丹,杨开就算同为帝丹师,也不可能有他这样的丰富经验。选择帝元丹炼制的话,他就在无形之中占了很大的便宜。

可换成道源级的灵丹,虽说他也依然占着便宜,但最起码大家的起点不会相差太大。

杨开摇头道:“不必了,多谢嵇大师好意,就炼帝元丹!”

他自然明白嵇英为何有这个提议,心中对他的观感顿时好了几分。

并非人人都能成为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的,就算这嵇英是妙丹大帝的亲传弟子,可若是人品不过关的话,杨开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头上。

之前李轩之事他能爽快低头认错,甚至赔礼道歉,当着自己的面将李轩逐出药丹谷,便让杨开觉得这个嵇英心性不错,人品厚道,如今再看,果然如此。

换一个角度去想,他是妙丹大帝的弟子,是药丹谷的人,之前就算不给杨开道歉,杨开也拿他没什么办法,除非真的要冒着得罪药丹谷的风险为难他。

单次一条就足够了,这个嵇英虽然出身不俗,身份高贵,却没有大多数炼丹师那种虚伪的高傲,再加上他帝丹师的身份,若能成为凌霄宫首席炼丹师。那日后宗门灵丹一事就无需杨开多操心了。

甚至说可以让嵇英给凌霄宗培养一批炼丹师出来!

一个宗门的发展,光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只有面面俱到,才是迈步向前。

“既然杨宫主执意如此,那嵇某自然没有问题。”嵇英沉声说道,有一种好心被当驴肝肺的憋屈。

说着话。翻手见取出一堆药材,分成两份,望着杨开道:“这两份都是炼制帝元丹的药材,无论品质还是年份皆没有差别,杨宫主请检查。”

杨开微笑道:“嵇大师的为人,我信得过。”

“那你选一份!”嵇英道。

杨开随手选了一份,嵇英的名声地位摆在这,就算要赢杨开,也是堂堂正正用炼丹术打败他。不可能去耍什么阴谋诡计。

见杨开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嵇某没来由有些火大,冷哼道:“既如此,那便开始吧。杨宫主既是帝丹师,应该有自己的丹炉吧?需不需要我借一个给你?”

“不必了。”杨开微笑摇头。

既要比拼炼丹师,那自然是要大庭广众之下对决,不可能藏着掖着。也没移步,直接就在这大殿之中拉开了架势。

嵇英随手一抛。一个三足丹炉便飞了出来,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丹炉悠一出现,大殿内便弥漫出一股奇特的香气,如兰似麝,让人精神一震,丹炉古朴,明显上了年头。两端龙头仰立,栩栩如生,似是调节炉火大小的关键所在,而炉内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图案,让人瞧一眼便有些头晕目眩。

一股帝意弥漫开来!

“好炉!”杨开瞧的眼前一亮。赞不绝口。

同为炼丹师,对好的炼丹炉自然有一种特别的钟爱之情,嵇英这个炼丹炉一拿出来,杨开就知道不是凡物,而且从那弥漫出来的香气推断,嵇英绝对用这炼丹炉炼制了无数灵丹,应该已与这丹炉达到了一种人炉合一的境界。

嵇英傲然道:“这是嵇某手上最差的丹炉。”

拿出最差的来,无非是不想占便宜,也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杨开微微颔首,一扬手,将自己的炼丹炉也抛了出来。

这个炼丹炉通体紫光莹莹,出现的瞬间也是帝意弥漫,与嵇英的炼丹炉明显是同一个档次的存在,都是帝级丹炉。这不禁让嵇英瞧的一怔,似没想到杨开也有这样的底蕴。

不过转念一想,杨开若真的是帝丹师的话,有一个帝级丹炉也是正常的。

唯一让嵇英狐疑不解的是,这个丹炉……瞧着似乎有些眼熟。

嵇英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丹炉,若是见过的话肯定能认出来的。

对决在即,他也没心思去多想,连忙沉浸心神,即便对手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他也没有任何掉以轻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呢。

拿出自己的真正本事,全方面地击败他,才是对炼丹术的尊重,才是对师尊多年教导的回应。

“开始吧?”嵇英神色肃然,扭头望着杨开。

杨开正要点头,忽然将视线投到一旁,微笑道:“弥宗主与厉宫主要不要也来下个注?”

“我们也可以下注?”弥奇与厉蛟对视一眼,颇有些惊喜。

“来都来了,两位难道甘心空手而归?”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们。

“好!”弥奇低喝一声,“我们下注,就是不知杨宫主能接多大的赌注!”

“有多大接多大,赌上宗门基业也是可以的哦。”杨开漫不经心地一说。

“什么……”弥奇与厉蛟一听,都是脸色一变,被杨开的话给吓到了。赌上宗门基业,这也太大了,虽说弥奇与厉蛟有心落井下石,从杨开这里割几刀肉带走,但赌上宗门基业这种事他们想都不敢想。

就算他们对嵇英有十足的信心,也不敢这么豪赌。

“两位不敢啊?”杨开轻蔑地望着他们。

“非不敢,而是没有必要,我们也无冤无仇的,何必玩这么大。”弥奇嘴硬道,其实就是心里发虚。

“是啊是啊,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