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敢不敢赌

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敢不敢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忽然听到杨开说他能炼制帝级灵丹,嵇英着实吃了一惊。

很快,脸色又是一沉,有些不悦道:“杨宫主莫不是在说笑。”

帝级灵丹岂是那么容易炼制的,能炼制帝级灵丹的,唯有帝丹师!若随随便便哪个人都能成为帝丹师,那帝丹师在星界也没这么高的地位了。

看这杨开明显年纪不大,能将一身修为提升到帝尊境,已是天纵之才,哪有什么时间去学习炼丹术?所以嵇英断定杨开是在随口胡扯。

这简直就是对天下炼丹师的羞辱,对炼丹之道的蔑视!

这人果然没把炼丹师放在眼中,那逆徒李轩虽然颠倒了黑白,无中生有,可这一点却是没有说错。

嵇英心中恼火,恨不得拂袖离去。碍于刚才还误会了人家,又有些抹不开脸面。

不过那脸色却是明显沉了下来。

“嵇大师不信?”杨开望着嵇英。

嵇英哼了一声。

不信拉倒!杨开轻笑,他是帝丹师就是帝丹师,没必要给别人证明什么,不过转念一想,忽然挑眉道:“既然嵇大师不信,敢不敢赌一把?”

“赌一把?”嵇英皱眉,“赌什么?”

“就赌本宫主到底是不是帝丹师!”杨开微微一笑。

嵇英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杨开这自信满满的样子,让他也不禁怀疑起来,这家伙难道还真是个帝丹师?如果是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

能成为帝丹师的人,足以让他正视。这倒让他动了点好奇之心,想要求证一下事实。

“赌注何物?”

“让我想想……”杨开装模作样地挠了挠头,左右瞧了瞧,忽然拍手道:“有了。我凌霄宫创建伊始,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如今有了个首席阵法师,正好缺一个首席炼丹师,若嵇大师输了,就当我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如何?”

弥奇与厉蛟闻言。俱都大惊,纷纷劝阻道:“嵇大师莫要信他。”

“不能与他赌啊。”

凌霄宫本就够难缠的了,若让嵇英成为首席炼丹师,与药丹谷扯上了关系,那日后这北域只怕没人能奈何得了凌霄宫了,弥天宗和离龙宫就只能仰凌霄宫的鼻息而存。

弥奇与厉蛟怎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犀雷瞪眼道:“你们闭嘴!”

弥奇与厉蛟虽然不满,却也果然不敢再说话。

嵇英怔了一下,失笑道:“原来杨宫主打的是这个主意。”

杨开轻笑道:“嵇大师敢不敢赌?”

嵇英道:“嵇某的赌注是成为你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那敢问杨宫主的赌注是什么?”

杨开爽快道:“我若不是帝丹师。嵇大师要怎样便怎样!本宫主绝无怨言。”

嵇英脸色一凝,杨开这话出口,让他意识对方似乎不是在胡扯,而是真的有所依仗,这个依仗无疑就是身为帝丹师的身份了。

他还真是帝丹师?

嵇英心中已信了几分,不过不免还是有些震惊。

如此年纪,修为到了帝尊境不说,怎么还有时间去修炼炼丹术?他本身就是帝丹师。知道这一条大道上的荆棘与艰辛,自然愈发能体会道帝丹师的珍稀。

认真地想了一下。嵇英道:“不妥不妥,杨宫主这赌法不妥,太占嵇某的便宜了。”

杨开是不是帝丹师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若真与他这般对赌,那就太傻了。赌赢了没什么好处,赌输了却是作茧自缚。嵇英还没傻到这种程度。

“嵇大师不敢么?”杨开微微一笑。

嵇英摇头道:“你休要用激将之法,嵇某是不会上当的。”

杨开越这么说,他越觉得杨开是在给自己下套,一旦赌输了,那可就要成为这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了。日后哪还有清闲日子可过?

虽说炼丹对他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他可是妙丹大帝的亲传弟子,怎能成为别家宗门的炼丹师?更何况这偌大宗门炼起丹来,岂不是要把他累死。

杨开挠了挠下巴,道:“这样啊……那咱们换一个赌法?”

嵇英皱眉道:“杨宫主又想做什么?”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妙。

杨开道:“赌注不变,我与嵇大师比炼丹之术,炼制同一种丹药,看谁炼制出来的灵丹数量多,品质高!”

嵇英吃了一惊,瞪眼道:“你…你要与我赌炼丹?”

自己没听错吧?身为妙丹大帝的弟子,居然有人要跟自己比炼丹之术?

弥奇与厉蛟也俱是一脸古怪的表情,认真地上下打量杨开,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有病。

比什么不好,居然与嵇英比这个,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不错,就比炼丹之术!”杨开微微颔首,挑衅道:“嵇大师莫非这也不敢?”

嵇英脸色一沉,道:“杨宫主,此前嵇某那逆徒颠倒黑白,是嵇某管教无妨,嵇某也与你道歉认错,杨宫主既能开宗立派,难道也是心胸狭隘之人,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寻嵇某的麻烦,非要羞辱嵇某不成?”

如果说杨开之前要与他赌是不是帝丹师还算靠谱的话,那如今要与他赌炼丹术就显得太愚蠢了,嵇英觉得杨开这是在刻意寻衅滋事,找他的麻烦。

杨开摇头,认真地道:“并非如此,我是真要与嵇大师比炼丹之术,也是真心希望嵇大师能成为我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

一言出,嵇英大怒:“你觉得你能赢我?”

原本的不悦彻底变成了愤怒,杨开此言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在刻意找麻烦了,而是彻底的羞辱。凭什么,他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成为凌霄宫的首席炼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