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二十九章 留影镜(感谢

第两千七百二十九章 留影镜(感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早起看到个大大的惊喜,感谢盟主老马的天空三次飘红,二十五万起点币的打赏,一举让武炼冲到了总销售榜第六,老马盟主厚爱,小莫拜谢!

………………

“你想干什么!”嵇英沉脸望着杨开。

杨开道:“不想干什么,只是嵇大师愿意相信自己弟子所说的话,本宫主觉得无论如何辩解都没用,懒得去做那口舌之争,想给你看样东西罢了。”

“何物?”嵇英皱眉,不知杨开这闹的是哪一出。

杨开拍拍手,望向殿外,道:“进来!”

几人齐齐朝殿外瞅去,只见一人从外面信步而来,站到殿堂中央,抱拳道:“见过宫主!”

“恩!”杨开轻轻点头。

“你……”

“南门大师!你怎么在这?”

弥奇与厉蛟都瞪大眼珠子,望着走进来的南门大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人身为北域顶尖宗门的宗主,自然也是与南门大军打过交道的,知道这人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极高,而且有些自恃傲物,往年他们两人也没少笼络过南门大军,想要他加入自己的宗门,可惜没能成功。

乍一见到南门大军出现在此地,而且对杨开如此恭敬,弥奇与厉蛟都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还是那个南门大军么?居然也有向别人低头的时候。

“我如今是凌霄宫的首席阵法师,为什么不能在这?”南门大军撇了两人一眼。

“首席阵法师!”

“南门大师你……哎!”

厉蛟与弥奇闻言。又是震惊又是失望。他们笼络过南门大军无数次,却都被他拒之门外,这凌霄宫才建立多久啊。居然就将他收服了,这个叫杨开的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杨开努嘴道:“南门大师,将那东西拿出来吧。”

“是!”南门大军应了一声,忽然从空间戒里取出几杆阵旗,随手往四周布置。

不大片刻功夫,一个阵法便已布置妥当,却让众人瞧的云里雾里。不明白这个时候他布置阵法是想要给大家看什么东西。

南门大军又从空间戒中取出一物,那东西似一面镜子,诡异的是镜面之中却没有任何倒影。让人看的有些头皮发麻。

高举着这镜子一般的东西,南门大军道:“此物是我早年所得,唤作留影镜,可记录一些影像。也不知是如何形成的。我曾找几位炼器大师看过,却无人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平素里也没什么大用,今日就献丑了。”

“留影镜!”

“记录影像!”

众人一听,隐约明白南门大军此举何意了。

那李轩更是脸色一白,傻傻地望着留影镜,似乎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神奇之物。

嵇英皱眉,若有所思地回望了李轩一眼。李轩目光不禁有些躲闪,这愈发让嵇英脸色难看起来。

南门大军伸手一抛。将那留影镜抛至空中,手上一杆阵旗挥动,帝元催起,霎时间大殿中央荡起一片氤氲,一道光芒忽然自那留影镜中折射出来,投向四周。

一副还算清楚的画面突兀地出现在大殿中央。

众人凝神望去,瞬间便认出这画面中的景象是凌霄宫的山门,因为刻着凌霄宗三个大字的匾额就在画面的正中央,让人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这画面之中有四人的身影。

其中一人正是那李轩,除他之外便是三个女子了,其中两个正是此前离去的两个女子,那叫晴儿的赫然就在其中。

没有任何声音传出,这留影镜似乎只能记录影像。

随着南门大军催动帝元,那画面也不断地变换着,仿若重现往日情景,栩栩如生。

众目睽睽之下,李轩凑到了祝晴身边,嬉皮笑脸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祝晴冷着脸置之不理。

几次三番,那李轩竟对祝晴动手动脚起来,祝晴神色恼怒,却也只是躲闪。

片刻后,眼见李轩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祝晴才一巴掌打出去,将李轩打飞。

再过一会儿,杨开突兀现身,问了几句话之后,狠狠一巴掌将李轩打翻出去,牙齿飞落。

……

画面变换,将那一日在山门前发生的事一一呈现,直到李轩灰溜溜地离开,画面才陡然定格。

南门大军收了阵旗和留影镜,冲杨开抱拳,转身走出大殿。

厉蛟与弥奇两人目光古怪地望着李轩,那表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祝晴的实力他们已经领教过了,那是连他们都不是对手的强大存在,这个李轩竟敢对她动手动脚了,被打一巴掌已是侥天之幸,若没有药丹谷弟子这层保护衣,只怕当时就死了。

可恨的是这家伙居然信口雌黄,污蔑杨开不但打他,还抢了他的源晶,搞的他们两个糊里糊涂地跟了过来,如今想要脱身怕是难了。

嵇英目光喷火,回头怒视着李轩,一脸的失望和痛心。

“师傅,我错了,弟子真的错了,还请师傅责罚!”李轩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有那留影镜记录下来的影像,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辩解也是没用了,如今只有赶紧认错,期望师傅念在师徒情谊,不会将他逐出门墙。

“我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嵇英痛心疾首,大怒之下冲李轩扬起巴掌,往日李轩在他面前表现的极为乖巧懂事,他确实没想到自己的弟子居然敢这么行事,对他简直失望透顶。

“师傅!”李轩大骇,一下子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那一巴掌却是迟迟没有落下。

许久,嵇英才长叹一声,将手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