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女婢

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女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readx红光乍现,忽然从凌霄宫内飞射而出,直接冲出护宗大阵。

待到楼船前方时,红光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正是负气离去的祝晴。

其实此刻她心里后悔的要死,刚才跟杨开闹翻,一时气恼拔脚就走,浑然忘记了长老叮嘱下来的任务,心中大骂杨开也不知道阻拦或者挽留一下自己,搞的她现在处境尴尬。

忽然见到山门外有楼船停住,自然是好奇地看了一眼。

一目扫过,掠过弥奇和嵇英,却在厉蛟身上停顿了一瞬,嘴角微微一撇,似乎甚为不屑。

莫名其妙地,厉蛟竟是心弦一紧,平白生出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仿佛面前这个娇小的女子随手就可以致自己于死地一样。

心中大惊,骇然自己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自己已是帝尊三层镜,这普天之下能随手杀死自己的,恐怕也只有大帝了吧。

难道眼前这女子是个大帝?

这也不可能啊,没听说有哪个大帝是这个样子的,花影大帝虽是女子,却也绝非她这种形象。

这是怎么回事?厉蛟一时间不禁有些疑神疑鬼,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紧张出现错觉了。

“是你!”李轩失声叫了起来,手指着祝晴,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

“她是何人?”嵇英皱眉问道。

这女子是从凌霄宫内飞出来的,应该是凌霄宫的人,难道是凌霄宫宫主?可是不对啊,不是说凌霄宫宫主是个叫杨开的男子么?

“师尊,就是她,与那凌霄宫宫主一起打了弟子,弟子好苦啊……”李轩痛哭起来。

“她也动手了?”嵇英面色一沉。

“不错,就是她先打了弟子的,她可是帝尊境,弟子不过道源一层境。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啊。”李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神态伤心至极。

“无耻!”嵇英怒骂,本来见这女子长的清丽脱俗,还多少有些好感。可听了李轩一番话之后,这丝好感顷刻间荡然无存,顿时觉得这女人怎么看怎么可恶。

“身为帝尊境居然恃强凌弱,简直丢我等帝尊的脸面。”弥奇怒喝一声,帝元催动。“便让本座来教训教训你,给李师侄讨个公道!”

话落之时,人已如大鹏展翅朝祝晴扑去。

嵇英神色一动,似乎是想阻止弥奇的莽撞,可转念一考虑,又放弃了,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教训一下也好,免得这个凌霄宫太过目中无人。他倒不担心弥奇不是对手,弥奇好歹也是帝尊三层镜,这女子就算再怎么强大。也敌不过弥奇的。

祝晴黛眉紧皱,一腔怒火顷刻间爆发出来。

本就在杨开那受了委屈,弥奇这主动撞上来正好让她有了发泄的口子,抬手,扬拳,狠狠捣出,直朝弥奇胸口处轰去。

弥奇双手翻飞,结出一个大印,冷笑道:“米粒之光也敢争辉!”

双手朝前推去,帝意弥漫。招式凶猛,似是要一举将祝晴镇压。

粉拳突进,摧枯拉朽,将弥奇的帝意搅的一塌糊涂。力之漩涡乍现,仿佛一个吞噬万物的黑洞,结与胸前的大印竟一下子崩碎开来。

“什么?”弥奇脸色大变,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惊悚的感觉,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对手,这女子虽然没有动用帝元。但那力量竟是大的不可思议,待到再想变招挽回已是来不及了,只能凶猛催动帝元以做防护。

轰隆隆一阵……

娇小的粉拳砸在弥奇的胸口处,肉眼可见地,那胸腔都凹陷下一大块,站在弥奇身后的嵇英等人更是清楚地看到弥奇的后背猛地凸起,仿佛长了个罗锅,而在那后背处,气浪爆破而出,将弥奇的衣服炸开一个大窟窿。

北域顶尖宗门弥天宗宗主,帝尊三层镜强者弥奇,直接飞了出去,撞在楼船的防护罩上,呈大字型贴在半空中。

“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悚。

虽说弥奇有轻敌的嫌疑,但能一拳将他打成这样,这女子的实力之强已经毋容置疑了。

本振奋地观望,想看看弥奇好好替自己出口气的李轩,此刻也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颈脖,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浑身颤抖,心中满是后怕。

前几日他虽然被祝晴打了一巴掌,但也并无大碍。

当日她若是用这样的力量打自己,那自己哪还有命在……

冷汗一下子出了满身。

怔了好大一会儿,嵇英这才想起撤去楼船的防护罩,将弥奇放进来。

“本座倒是小瞧你……哇……”弥奇落在甲板上,本还想说句场面话挽回颜面,可话说到一半便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如纸。

嵇英大惊,连忙给他服下一枚灵丹。

“你们什么人!”祝晴打了弥奇一拳,心情平缓不少,冷漠地望着前方问道。

嵇英脸色一怒,还以为对方是故意来羞辱自己的,毕竟他已经跟那大总管自报过家门了,对方既然从凌霄宫里出来,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啊。

凌霄宫已经嚣张到这种程度了么。

“晴儿不得无礼!”一声郎喝从远处传来,声音落下到时候,杨开与花青丝已经齐齐赶来。

祝晴瞪了他一眼,将视线撇到一旁。

别以为叫声晴儿我就会原谅你!

“嵇大师远道而来,本宫主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恕罪!”杨开笑呵呵地抱了抱拳,神色不卑不亢,将自己与嵇英放在了平等的地位上。

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