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游(第四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游(第四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当日梦掌柜持掌门玉佩向长老会传令,晋升杨开为普通弟子,魏昔童非要在中间做些手脚,本意是试探,可不想事情根本没按照他预料的那般进行,杨开的拒绝,直接导致他由主动变为被动,当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此处,苏玄武心情一阵愉悦。

“二长老,我们不用出手么?杨开此番拒绝,定会麻烦缠身。”那弟子又出声问道。

“不!”苏玄武缓缓摇头“这事不用管了,只需看戏就成。”

“是!”那弟子虽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反驳。

“魏昔童啊魏昔童,我看你今次如何向掌门交代!”

面上带着一股自信,苏玄武将手上的白子落下。

死气沉沉的残局顿时有了一丝复苏的迹象,那被围困的白子如龙抬头,隐隐即将破困而出。

杨开自然不知自己一个无意间的举动会牵扯到这么多门道,此刻他就在山洞口处盘膝坐着,心神平静。

一日后,杨开长身而起,心中呼唤了一声地魔。

须臾,一道黑气从困龙涧下飞了出来,缠绕上杨开的指间,消失不见。

“在底下有什么发现?”杨开问道。

“老奴没敢太深入,只在下方千丈处吸收些邪魔之气,并无太大的发现,不过少主放心,待老奴多恢复些力量之后,定可以再深入一探究竟。”地魔的声音传了过来。

“恩。”杨开点点头,蹲下身子摸了摸那一株阴阳妖参给它灌了一滴阳液,开口道:“你就在此地汲取阳气,记住,若不是曾经见过的两个女子来此,定要逃跑知道么?”

阴阳妖参上的五官表情露出一丝了解的表情。

“少主这是要出远门?”地魔问了一声。

“恩出去走走,你随我一道。”

“这是自然。”地魔的语气中有些〖兴〗奋“少主,这次出行若是遇到可杀之人千万不要放过。老奴的破魂锥丧失灵性,需得人的神魂才能修补,汲取的神魂越多,破魂锥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就越强若能完全修复,嘿嘿,少主持此一宝便可雄霸一方,号令天下!”

杨开微微一笑,显然不会为地魔的言语蛊惑。

他想出去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一来,自己才刚拒绝那封晋升令,再留下来恐怕会很麻烦。

二来,他也是考虑到苏颜合欢功的双修,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念想,自己若留在这里,她一旦涌出欲望,便很难控制。她修炼的冰心诀,注定不能让她的心有太大的动摇自己一走,便等于帮她破釜沉舟,她就必须得全力抵挡,对她的修炼有莫大好处。

第三点便是出于自身的考虑,气动境的修炼,可不是单单只是打坐就可以了。唯有经历生死磨难,才能迅速地成长起来。

想起自己与苏颜之间的实力差距,杨开觉得自己不能再留在宗门内,过这种还算安逸的生活了。

在山洞内留下一封信杨开轻装上阵,趁着夜色只身离开凌霄阁。

在杨开看不见的一处树梢枝头,一道绿色的身影矗立在此,没有出声挽留,也没上前离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夜风拂来,吹动了那薄如蝉翼的面纱,露出倾城倾国的容颜。

许久,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才在她背后响起:“徒儿,夜深露重,早些歇息吧。”

语气中,满满的无奈和疼爱。

“恩。”夏凝裳抱紧了双臂,有些冷。

离了凌霄阁,杨开也没想到什么好去处,只是随意地找了个方向,双脚下火光乍现,风驰电掣。

一夜间,远离了凌霄阁两三百里。

一夜的疾行,竟让杨开的心神沉浸到了一种感悟的氛围中。

感悟自己双腿中元气的变化,每当速度提升起来之后那一种莫名的蕴动,期待着从中寻找出合理的规律。

自九阴山谷中,杨开粗略地懂得了如何运用元气增加自己的速度,再至传承洞天几次试验使用,效果还算不错。

但这只是对元气的粗糙使用,并没有固定的套路。

对敌之时,威力强大的武技固然重要,但若有精妙的步法傍身,也能让人如虎添翼,更加轻松地应付敌人的攻击。

这一点,当初在击杀龙辉的时候,杨开深有体会。龙辉那时候正是依仗一套步法戏耍了杨开许久。

步法,也是杨开现在最缺的东西。

杨开有自知之明,自己才不过是一个气动境的小武者,根本不可能创造出太过精妙的步法。

但他可以从自己的行走奔跑间,寻找到元气最合理有效的运用方式,思考如何让自己的速度提升起来,如何让最微小的元气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这样感悟出来的东西可能不算很高档,可能对别人也没有用处,但绝对是最适合自己的。

强大的武技,都是实力高深之辈在无尽感悟中创造出来的,那是自身实力和思想的浓缩。

感悟中,杨开的行动显得古怪诡异,面上一片迷茫,仿佛失了魂魄,但双脚却是动个不停。

时而向东飞奔几十里,时而又转向南边,慢步十几里,时而又向西,或者再向北。逢山过山,遇水趟水,速度时快时慢,方向飘忽不定。

偶尔间,一头撞在大树上,或者整个人栽进了水坑里,搞的一身狼狈,衣衫褴褛,对此,杨开却是丝毫不在意。

只有在体力耗尽之时,他才会暂时停下,寻些野味裹腹,待恢复之后继续这种漫无目的的旅程。

地魔看的暗暗心惊,以他的见识阅历自然是知道杨开在干什么,就是囡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