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一十六章 首席阵法师

第两千七百一十六章 首席阵法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网

姬瑶不理,转身丢给杨开一个后脑勺。※%,

杨开放下茶杯,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心中无语,转头望向冰云,岔开话题道:“前辈找我有事?”

冰云颔首,道:“你可知弥天宗和离龙宫两大宗门?”

“似乎听闻过。”杨开皱眉想了下,抚掌道:“北域的宗门?”

他在北域的活动时间不长,活动范围也不大,不比对南域那边知根知底,所以对北域的大多情况并不是太了解,最了解的也不过是冰心谷和问情宗了。

乍一听到弥天宗和离龙宫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仔细一想,立刻记起这两大宗门的底蕴和实力并不必问情宗差多少,算起来也是北域的顶尖宗门,都有帝尊三层镜强者坐镇。

杨开皱眉道:“前辈忽然提起这两大宗门,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么?”

自己如今在北域开宗立派,弥天宗和离龙宫既然也是北域的顶尖宗门,那日后肯定是要互相打交道的,搞不好还有一些竞争和摩擦。

他们不比冰心谷,冰心谷与杨开关系极深,不可能会发生冲突。

冰云道:“放眼整个星界,东域有幽魂大帝的幽魂宫,南域有明月大帝的星神宫,甚至连那西域都有夜影大帝的影杀殿,各大顶尖宗门皆对这些大帝宗门俯首称臣,听从号令,遵从管辖,唯独我北域,没有大帝宗门。”

“这是为何?”杨开奇道,之前还没考虑过这些,如今听冰云这么一说,才忽然发现确实如此。

冰云摇头道:“我也不知,可能北域许多地方太过严寒,不如其他地方物资丰富。不适合开宗立派吧。”顿了一下接着道:“不过我北域虽然没有大帝宗门,却也有一位大帝,那便是妙丹大帝。”

杨开微微颔首,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

妙丹大帝常年居住在北域的药丹谷,话说回来了,他之前还得到过妙丹大帝三弟子公孙木遗留下来的传承。若非如此,杨开对星界的草药也无法如此了解,正是因为得了那公孙木留下的玉简和各种丹方,杨开在炼丹之道上才能这般如鱼得水。

不过当时在得到那传承的时候,却被公孙木设置的一道禁制打入体内,想要解除那禁制,必须在百年内修炼到帝尊三层镜,或者去找妙丹大帝解除。strong/strong

公孙木此举,不过是想让杨开给妙丹大帝传个话。告知他自己已经知错,请妙丹大帝将他重新收入门墙。

只不过那禁制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对杨开造成什么危害,他也就没去理会,反正距离百年期限很长,而且他也有自信在百年内修炼到帝尊三层镜。

自然无需去麻烦人家妙丹大帝。

冰云道:“这么多年来,北域四大顶尖宗门一直维持着一个平衡,本宫失踪多年,冰心谷虽然遭到一些打压。但好歹也勉力维持了下来。但是如今,这个平衡却被打破了。”

打破的平衡无疑就是被灭的问情宗。

杨开扬眉道:“那又如何?”

冰云呵呵一笑。道:“对我冰心谷来说,自然没什么,问情宗欲灭我冰心谷,反被灭之也是咎由自取,但对那弥天宗和离龙宫来说,却就有问题了。”

杨开神色一戾。道:“他们难道还想找麻烦不成。”

冰云道:“你能灭掉问情宗,未必就灭不掉弥天宗和离龙宫,他们担心也是正常的。”

“他们欲如何?联手与我作对?”

冰云笑道:“唇亡齿寒,抱团取暖却是正常的。最近他们两大宗门走的很近,或许会有一些行动。”

杨开冷笑不迭:“他们就真不担心我会灭了他们。”

冰云正色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灭了问情宗,得了问情宗那么大的基业和数万年的储藏,换做是谁都眼红。不过也不一定,或许他们只是联合起来,好让你有所忌惮。免得你野心勃勃,欲要一统北域。”

“我可没那个心思。”杨开摇了摇头,他留下问情宗的基业也只是为故土的人考虑,哪会去想着一统北域,没有大帝的威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事。

冰云叫杨开过来也只是给他提个醒,并没有别的意思,见他自有打算,自然也不多说什么。

杨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上次问情宗为难冰心谷的时候,这两大宗门出力了没?”

冰云瞧着他,反问道:“你觉得呢?”

杨开心头了然,知道这两大宗门就算没出力,恐怕也在暗中推波助澜了。否则问情宗当时怎么会一下招揽到那么多帮手,说不定那些人当中就有两大宗门的弟子。

真是可恶,早知道就不那么轻易放过他们,应该好好盘查一番才对。

弥天宗和离龙宫都是北域顶尖宗门,应该有不少储藏。

各大宗门之间明争暗斗是正常的,他们助问情宗灭冰心谷,明显也不在乎什么平衡,如今自己占了问情宗的地盘,表现出了强势,他们倒是担心起来了。

不惹我就罢了,若是惹了我定叫你们好看,杨开心中暗暗发狠。

又在冰心谷逗留了一阵,杨开才告辞离去。

与姬瑶打招呼的时候,竟然没得到回应,搞的杨开颇为郁闷,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她了。

走出大殿,外面飘着雪花,祝晴一身银装素裹,竟没用帝元阻隔,脚边还有一个一人高的雪人,奇丑无比。

“你一直站在这?”杨开好奇地望着她,虽说让她等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