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迷的小师姐(第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迷的小师姐(第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我知道了。”杨开郑重地点头。

“若你实在压制不住……你可以去找其他的女子。”苏颜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神色严肃。

“不至于吧,我又不是什么色狼。”杨开苦笑。

苏颜缓缓摇头:“你不明白,当那种**涌上来之时,你不在身边的痛苦。我两日前就来找过你了,可是这个夏师妹一直待在附近。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对她下手的,哎,希望她醒来的时候不要怪我吧。”

“那种感觉很强烈?”杨开眉头一皱。苏颜是什么样的性子他自然了解,能让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厚着脸皮来找自己索求,可想而之她到了怎样的极限。

“非常强烈,强烈到身心都在战栗!”苏颜正色道,“所以,我并不反对你去找其他的女子。”

杨开被她说的也是一阵心虚,没有了十足的把握,也不敢接话。

苏颜往杨开怀里缩了缩,眼睛又瞄到一旁道:“比如说,这个夏师妹就是个很好的人选。我看她对你也很在意,虽然她蒙着面纱,但她肯定也是漂亮的人儿,实力也不低,心地善良,脾气柔和,不妨你跟她多接触接触,若你坚持不住我又不身边的话,也有人能安抚你。”

“这话可不能说,后果很严重的。”杨开一想起梦无涯就头大。

“你们怎么认识的?”

杨开简单地将上次在九阴山谷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那意乱情迷的一吻却是没说。倒不是杨开要对苏颜隐瞒,只是这事牵扯到夏凝裳的清誉,自己怎能随便乱说?

“原来这样,那我得多谢谢她才是。”苏颜听完,不由对夏凝裳也起了一些好感。杨开送给她的九阴凝元露,正是从夏凝裳那里分过来的。

“待她醒了,找时间道个谦吧。夏师姐不会责怪你的。”杨开苦笑道。

“恩。我会的。”

两人相拥到半夜,说了许多体己话。

四更天左右,苏颜起身穿好了衣衫。

“我该走了。”苏颜轻轻地道,离开杨开。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心境上的磨练和考验。

“先不忙走!”杨开拉着她来到洞口处,指着扎根在一旁的阴阳妖参道:“先给它度点真元。”

“这是什么?”苏颜蹲下身子疑惑地看着阴阳妖参,忍不住道:“它竟然在对我笑,是天地灵物么?”

“恩。吸收阴气和阳气生存的一种天地灵物。此地只有阳气,阴气的话需要你来补充。”

苏颜也不迟疑,伸手摸了摸阴阳妖参,体内真元往它身上灌入着,让这一株天地灵物的表情更愉悦许多。

片刻后,苏颜收回了手,站起身来,与杨开拥抱。

拥抱之后,转身离去。

杨开微笑地看着她的背影,并未挽留。

直到苏颜身子一纵快要消失的时候。杨开才突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对了,夏师姐什么时候能醒?”

“天明吧。”苏颜的声音遥遥传来。

她并没有把夏凝裳也带走,刻意留在这里,自然是想杨开和她多接触接触,至于那姑娘醒了之后杨开该说些什么,她也无需操心。以杨开的聪明,随便编个谎话,博取她的好感还不是轻而易举。

离开了杨开的洞府,飞身到困龙涧上。苏颜扭头回望了一眼,心中又是愧疚又是不安,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象是个坏女子,**涌上心头。跑过来把杨开狠狠地那啥一顿,然后又心满意足地离去。

这个想法一升起。苏颜的脸都红了。

苏颜在困龙涧上自责不已,杨开站在山洞口也是心乱如麻,想了一阵,竟是大汗淋淋起来。

他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据苏颜所说,她是用迷药把夏凝裳给迷晕了过去。但是,她根本不知道夏凝裳是什么样的体质!

药灵圣体!本身便是天地间最好的药炉,配合她修炼的功法,可炼化天地间一切能量为丹。

论炼药,夏凝裳乃是宗师般的人物!这种人怎会被区区迷药给迷晕?

就算当时晕了,肯定也不会一直到天亮才能醒。以她特殊的体质,无需片刻就能醒转。

不会吧……

杨开的汗水涔涔而下……

身子僵硬地站在洞口处,足足一两个时辰没敢动弹,杨开有一种打个地洞钻下去的冲动。

许久许久,杨开才机械般地转过身,一步步地朝放置石床的石室中走去。

密封的石室内,还残留着濡湿的味道。

随着自己的靠近,杨开分明感觉到夏凝裳的呼吸有了些波澜,虽然很微小,若不仔细注意的话根本察觉不到,可杨开现在一门心神都放在夏凝裳身上,这一丝变化哪里能瞒得过他?

真是……尴尬死了。

抹了一把脸,杨开硬着头皮来到夏凝裳身旁,缓缓坐了下去。

这位小师姐自被安置在石床上之后,就一直这么平躺着没动过,酥胸随着呼吸慢慢起伏,匀称娇小的身子只占据石床的一边位置,修长的美腿笔直,一身绿色的长裙,将这空无一物的石室点缀的春意盎然。

杨开静静地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夏凝裳的呼吸果然又有了变化,胸腔里的心跳也变得密集许多,她的眼睫毛也有些微微的抖动,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晕。

“哎……”杨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俯下了身子,凑近夏凝裳的耳边轻声喊道:“小师姐,小师姐……”

夏凝裳不动不睁眼,宛若真的昏迷。

杨开无奈,开口道:“我要掀开你的面纱了。”

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