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七百章 本少人心所向

第两千七百章 本少人心所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c_t就在诸人一愣神的功夫,杨开已经挥动风雷羽翼,冲进人群之中。strong/strong。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诸多帝尊境脸‘色’大变,纷纷躲避,竟无一人生出与他一战的信心。

杨开哈哈大笑,犹如虎入羊群,又如入无人之境,直接扑到那夏姓武者面前,身子裹在剑光之中,一剑朝他劈了过去。

夏姓武者虽被岁月侵蚀,气血大减,但尤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察觉危机袭来,一抬手,体内帝元凶猛运转,一柄飞刀模样的帝宝化作流光,朝杨开袭去,同时神‘色’惶恐地后退。

但他便是全盛时期也绝不可能是杨开的对手,更何况眼下身受重创,拼劲全力‘激’发出去的飞刀帝宝看似凶猛,却只在杨开腰间划过一道伤口而已。

杨开偏身躲开飞刀帝宝,连人带剑从他身上穿过。

碰……

夏姓武者整个人爆为一团血舞,尸骨无存,只剩下一枚空间戒从半空中跌落。

众人再望去,只见杨开一身鲜血淋淋,凌立虚空之中,整个人仿若鲜血浇筑一般,刚硬冷毅的脸庞上杀机沛然,却在那咧嘴狞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獠牙,宛若杀神降临天地,另人不敢直视。

不可力敌!无法为敌!

每个人心头都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感觉若再与杨开为敌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先前杨开虽然杀了几人,但那几个不过都是帝尊一层境而已,还算不得什么,但那夏姓武者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尊两层境啊,连帝尊两层境在他面前都如土‘鸡’瓦狗,自己这些人如何是其对手?

心中怯意大增,竟无人再敢冲杨开出手,都一脸惶恐地站在那里。

杨开横剑扫出,万千剑芒袭去,将另外几个中了岁月如梭印的帝尊境打的千疮百孔,瞬间毙命。他们这几人没有夏姓武者那么高的修为。中了岁月如梭印后,受到岁月之力的侵蚀,一身实力十去其八,还没反应过来便赴了夏姓武者的后尘。

“想死想活!”杨开百万剑一点。朝众人喝问。

此言一出,诸人大惊之下又大喜过望。

他们本就不敢再与杨开为敌,无奈中了催心蛊,若不动手只怕谭君昊第一个就不放过他们,可若是动手。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以杨开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又有几人能够活得下来?

此刻听杨开这么问,大有绕他们一命的味道啊。

当下便有不少人点头道:“想活想活reads。”

一辈子辛辛苦苦,披荆斩棘,总算修炼到了帝尊境,为亿万武者敬仰,美‘女’权财予取予求,这好日子才刚开始,谁会想死?

“想活的话都给我站到那边去。”杨开抬剑,指了一个方向。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踌躇不已,若是站到那边就能活命,谁还会犹豫什么,关键是要看谭君昊愿不愿意放过他们。

果然,谭君昊见杨开鼓动那些帝尊境,顿时沉声道:“尔等若是听他的话,只怕离死也不远了。”

杨开冷哼一声,瞥了谭君昊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又转头望向众人。道:“信我就站到那边去,本少保你们无恙,若是不信,大可以再冲本少出手试试。看本少是不是能把你们全杀光!”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能保他们无恙!”谭君昊冷笑不跌,这片天地已被大方圆五行阵镇压封锁,众人又被他种下催心蛊,生死自由全在他一念之间,杨开固然了得。也休想坏了他的权威。

“那你就瞪大狗眼看清楚。”杨开冷笑,再次望向众人道:“给你们十息时间,过时不候,十息之后还不站到那边者,杀无赦!”

众人闻言都是脸‘色’一变,心中憋屈的要死。

一个谭君昊,一个杨开,都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招惹的,如今他们却是被连累其中,心中之怨可想而知。

继续顺从谭君昊,为他驱使,只怕也没多少机会能活下来,可若杨开真能保他们无恙,倒也未尝不可一搏。最主要的是,杨开与谭君昊比较起来,不那么令人讨厌,他固然猖狂,好歹也算有些道义,最开始也没想过要大开杀戒什么的,刚才杀了几人也是‘逼’不得已。

每个人心中都是思绪翻滚,权衡利弊,杨开与谭君昊也不催促,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杨开是无所谓,这些人若是不识相,大不了全杀光就是,若是能信他一次,多少可以让他保存点力量。杀这些人,他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还有一个谭君昊对他虎视眈眈呢,帝尊三层镜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杨公子,妾身信你。”忽然一个‘女’子开口郎喝,第一个站了出来,飞身到杨开指定的那片地方。←→x79小說网

杨开扫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这个‘女’子他稍微有些印象,刚才众人与他战斗的时候,这‘女’子似乎一直都没用多少力,显然是不想真的得罪了他。

‘女’子见他望来,红‘唇’一动,传音道:“妾身是夏笙的朋友。”

杨开眉头一扬,这才重新打量了她一下,明白她之所以选择相信自己,并非了解自己的为人,而是夏笙的缘故。她恐怕也是从夏笙那里听说过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也是青阳神殿的人reads。

心中一动,传音道:“既是夏笙的朋友,便是我杨开的朋友,说保你无恙,必保你无恙。”

‘女’子闻言大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