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全部受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能修炼到帝尊境,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审时度势,杨开与谭君昊之间的恩怨他们怎愿意插手。)

当下便有人抱拳道:“谭长老,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

说完转身就走。

其他人彼此瞧了一眼,也都纷纷上前告辞,眨眼功夫便有一大半人四散而去,还剩下一些眉头微皱,踌躇不已。

他们似乎已经瞧出这一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谭君昊无缘无故地将他们召集到此地,又提前布置下阵法,显然不会让他们轻易离开的,这个时候辞行,只怕会得罪谭君昊。

一时间心中懊恼不已,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来流影城参加什么拍卖会,现在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一潭浑水中,想抽身离开都是奢望。

果不其然,眼见那些帝尊境四散开,谭君昊轻哼一声,朗声道:“诸位觉得自己能走的掉么?”

那些帝尊境纷纷止步,转头望着谭君昊,先前开口说话之人皱眉道:“谭长老,此言何意?”

话语之中隐隐有些质问的意思了,谭君昊就算是星神宫长老,地位尊崇,实力超群,也没道理限制这诸多帝尊境的自由吧?与他有仇的是杨开,又不是自己这些人。可听谭君昊话中的意思,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谭君昊淡淡道:“也没什么。只是此地已被老夫布下大阵,没得老夫允许,谁也别想离开。”

诸人闻言,脸色陡变。

那之前说话之人皱眉道:“谭长老,我等敬你是星神宫长老,星神宫更是我南域霸主宗主。庇护我南域亿万武者,还请出言指点,我等要如何做才能离开这里?”

若是旁人这么做。在此的帝尊境只怕立刻便要翻脸了,无缘无故地被限制了自由。这种事谁能容忍。可偏偏谭君昊不一样,不提他帝尊三层境的强大修为,便是一个星神宫长老的身份,也无人敢在他面前放肆。所以纵然这人心中恼怒,却也不得压下怒火,仔细问个清楚。

“是啊谭长老,还请指点。”有人立刻拱手附和。

谭君昊微微一笑,道:“想离开这里。也简单。”伸手一指杨开,道:“帮老夫杀了他,老夫便放尔等离开此地。”

众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珠子,嘴中的苦塞过吃了一百斤黄连……

杨开此前几次行凶,众人都看在眼中,知道这青年实力彪炳,极不好惹,在场的帝尊境没有人有信心能在他手下活过性命。

现在谭君昊却叫他们去对付杨开,这不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么。

这他妈还是星神宫长老?一瞬间,众人只觉得星神宫这高大雄威的招牌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轰然倒塌。对星神宫别提多失望了。

星神宫是南域霸主宗门,若是里面的长老都这样不讲道理,以势压人。谁还心存敬仰。

“谭长老……莫不是开玩笑?我等与这位小兄弟也是无冤无仇的……”

“是啊谭长老,还请你高抬贵手,放我等一马。”

一时间,群情激奋,不过面对谭君昊,众人还是收敛着自己的怒意,不敢太过无礼。

谭君昊不为所动,朗声道:“此子对老夫极为不敬,不但出言侮辱老夫。更打伤了老夫的弟子,甚至还抢夺了老夫的一件重宝。若是尔等能帮老夫制服他。他日老夫必有重谢。”

“竟有这等事,那倒是他的不对了。”

“是啊。谭长老毕竟是星神宫长老,居然敢侮辱谭长老,抢夺重宝,实在是大大的不该啊。”

“要赔礼道歉,这绝对要赔礼道歉。”

一群人咋咋呼呼,表面上都在附和着谭君昊,实际上却是一点实质性的意思都没有,都在和稀泥。没人是傻子,单凭谭君昊一句空口白牙的承诺便去找杨开的麻烦,这不是嫌自己命长么。

杨开乐呵呵地望着,此时也是忍不住叫道:“谭老狗,你好歹也是星神宫长老,实力更高过本少两层,竟还要广邀帮手来对付本少,你还要不要脸,有本事就别牵连无辜之人,过来与本少单打独斗。”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对杨开好感大生,觉得他这话说的在理。

你们两人的恩怨,牵连我们这些无辜之人干什么,这位谭长老也实在是莫名其妙的很。

谭君昊脸色一沉,恨恨地瞪了杨开一眼,又扫了一眼众人,道:“诸位当真不愿帮老夫这个忙?”

众人表情尴尬,视线飘忽,却是没人响应。

倒是那最先开口说话之人一脸愤慨道:“谭长老莫要再强人所难了,天下之事大不过一个理字,你与这位小兄弟之事你们自己解决便是,以谭长老的修为,想拿下他不过易如反掌,何须我等出力。”

这人一脸络腮胡子,看起来极为豪迈,并非什么心机深沉之辈,谭君昊种种作为让他极为看不惯,此刻也是话里夹枪带棒说了一通。

谭君昊冷冷地瞧了他一眼,单手忽然一掐诀。

那络腮胡子大汉立刻惨叫一声,仿佛遭遇了什么重创般,浑身剧烈颤抖起来,那颈脖处,立刻浮现出一个凸起迅速在肌肤之下游动。

“怎么回事!”诸人大惊,纷纷从这络腮胡子大汉身边跳开,生怕被殃及池鱼。

“刘兄,刘兄!”有与这络腮胡子大汉相熟的武者大声呼喊。

可这位刘姓武者却是妄若未闻,自顾地发出惨叫,不一会儿便脸色苍白,浑身被汗水湿透。

刺啦……

他忽然一把撕开了胸口的衣服,瞪大了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低头朝自己胸口处望去,只见那个在肌肤下游走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