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请你自重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请你自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今天到10号人在外地,更新会有点慢,见谅。。

……

主要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刚才控制法身从玄界珠轰出一拳,让他神念消耗过大,到现在还有些头疼,温神莲正在发挥功效,一丝丝清凉之意在脑海中弥漫,消耗的神念也在急速恢复着。

谭君昊已然重创,法身那一拳可不是好挨的,便是面对全盛的谭君昊,杨开也有一战的信心,更不要说他如今不在巅峰。

素未谋面却来阴谋坑害自己,杨开势要将他斩杀于此!

“小辈找死!”谭君昊怒喝,双手一扬,揽天地之势,咬牙道:“敢忤逆老夫,今日老夫便让你死个明白。”

话音落下,四周忽然多出一道道身影,齐聚身边。

杨开眉头一皱,朝那些身影打量过去,很快便发现这些人赫然都是帝尊境。

虽然大多数都是帝尊一层境,却也有几个帝尊两层境,而且不少人都看着眼熟,似乎都是之前参加拍卖会的各大宗门宗主长老们。

数量不少,足足二三十人。

这些帝尊境们诡秘出现,一个个也都满眼茫然,之前谭君昊将阵法运转开来之后,他们便都被分离开了,置身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一直在寻找出路却始终也无法找到。

莫名地涌现出一股力量,将他们全都拖进了这里,再转头一瞧,立刻发现了杨开和谭君昊两人。

再看到谭君昊身上的伤势,这些帝尊境们都心头一凛,暗暗惊悚。

谭君昊此刻可是散发出帝尊三层境的强大气息,居然还受伤了,伤势看起来还挺严重的,此地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杨开站在那边。

这伤势难道是那个叫杨开的青年所为?他一个帝尊一层境,有什么本事居然能伤到三层境?

“啊?谭长老!”一个中年男子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谭君昊,忽然惊呼一声,上前拱手道:“见过谭长老。您怎么在这?”

谭君昊扫了他一眼,颔首道:“你认得老夫?”

那中年男子赔笑道:“十多年前,在下有幸得星神宫赏赐,进那天级秘地修炼一阵。当年曾远远见过谭长老,谭长老怕是不记得在下的。”

这中年男子虽然也是一方门主,但不过只有帝尊一层境修为而已,所处的宗门在整个南域也不过二流水准,面对星神宫的长老。哪敢托大?也正是那一次得了星神宫的赏赐,在天级秘地里修炼,他才有幸突破到帝尊境。

对星神宫,他可是感激涕零,如今乍一见到星神宫的长老,自然是恭敬无比。

谭君昊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

但这中年男子一番话,却让其他人都吃惊不小。

“谭长老,星神宫……难道说……”

尽管在场的大多数帝尊境都不认得谭君昊,甚至从未见过他。但此刻也都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星神宫是大帝宗门,想成为长老,必须是帝尊三层境的修为,而帝尊三层境,便是在星神宫中也不多,总共就那么几人。

没见过谭君昊,谭君昊的大名众人却是听过的。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纷纷上前抱拳道:“见过谭长老!”

“都不必多礼!”谭君昊微微一摆手,高人的架势拿的十足。

先前说话的那中年男子沉着脸道:“谭长老,是何人竟如此大胆敢冲您出手?竟还将您打伤了。”

谭君昊脸色一冷。朝杨开望去,道:“便是这位小朋友,老夫一时不慎为他偷袭得手!”

杨开听的一阵猛撇嘴。这话虽然说的也没错,自己确实是偷袭得手的。但若不是你主动找茬,自己无缘无故偷袭一个帝尊三层境做什么。

那中年男子闻言大怒,冲杨开厉喝道:“果然是你这孽畜,谭长老乃星神宫长老,地位尊崇,身份尊贵。星神宫更是我南域霸主宗门,庇护我南域亿万武者。你这小孽畜能得见谭长老乃是你的荣幸,非但不懂感恩图报,竟还出手偷袭,速速滚过来赔礼道歉,谭长老宅心仁厚或能饶你一命,若还冥顽不灵,我等必杀你!”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谭君昊听的心情大爽,面含微笑。

倒是其他帝尊境们表情各异,他们可不似那中年男子,没得星神宫太大的恩惠,对星神宫虽有敬仰之意,但也不至于冲谭君昊纳头跪舔。

不过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满是同情地望着杨开。

之前在拍卖会上,杨开就提到过什么星神宫长老,如今看来,这位星神宫长老便是谭君昊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谭君昊结上仇的,得罪了谭君昊,这南域还有活路么?年轻人果然气血方刚,不懂收敛。

“吆……我道是谁,原来是十三号房那位吃屎三斤的朋友啊,怪不得此地忽然这么臭气熏天的。”杨开斜睨着那中年男子,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空气。

“啊……”

“竟然是他!”

“真吃了啊?”

“这这这……”

诸多帝尊境闻言,都纷纷瞪大眼珠子朝那中年男子望去,更有甚者,瞬间往旁边跳去,拉开了和中年男子的距离,一脸嫌弃的表情,好似真的闻到了臭味一样。

一瞬间,中年男子身边方圆三丈居然是空无一人,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独立开来一样,就连谭君昊也是眉头一皱,表情古怪地望着那中年男子。

“你……”那中年男子伸手怒指着杨开,脸色涨的通红,又羞又气。

之前在十三号房内遭遇的一切,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侮辱。当时只觉得便是被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