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 差不多了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 差不多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好在也不知道武鸣那师尊到底在忙些什么,杨开将龚家主带回来之后也不见半点反应。

约莫一刻钟后,花青丝再次走上高台。

众人神色一振,知道拍卖会的下半场这便要开始了,都纷纷抬头朝高台上望去。

高台上,花青丝娇声道:“诸位久等了,下面要拍卖的……是一位道源两层境的武者!”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全都朝台上瞩目。

毕竟此前这个拍卖会早就在宣传会出现一位来自下位面星域的星主,此刻一听花青丝的说法,都下意识地以为那位道源两层境的武者便是那个星主。

对于星主大家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在广袤的星界中,并没有星主这种存在。

几万年前倒是有过不少,不过自从噬天大帝荼毒了诸多星域之后,星界与各大星域之间的通道便全被封闭了,星界中的强者再也无法轻易前往那些下位面的星域中炼化星辰本源。

如今忽然出现一个星主,可是极为稀罕的存在。

任何一个星主体内都有完整的星辰本源,若是能够将之剥离出来,便可继承其星主之位,拥有完整的星辰本源,日后武道之路也定会一帆风顺。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气息阴森,瘦骨嶙峋,仿佛鬼魅般的老者忽然从后台处出现,那老者应该是被种下了什么禁制,一身气息全无,不过即便如此他也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双凹陷在眼眶中的眼珠子,仿佛两团鬼火在跳动,极为骇人。

“这便是星主?”

“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拥有完整的星辰本源,居然才修炼到道源两层境,看样子资质真不怎么样。”

“你懂什么,传闻这些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武者,个个都资质顶尖,心性沉稳。在各自的星域之中称王称霸,若非如此,怎能千辛万苦来到星界。每一个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武者,在资质上都堪比那些大宗门的核心弟子。”

大厅内一阵议论纷纷。交头接耳,冲高台上那瘦弱老者指指点点。

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

虽说下位面的武者来到星界不易,数量也不多,但很多人都知道。那些星域之中没有星界这样优良的修炼环境,他们能在各自的星域中修炼到巅峰之境,本就是极为难得的人才。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年才来到星界的时候,刘纤云就告诉杨开,如他们这样的武者,许多大宗门都是极为欢迎的,只要透露出自己是下位面来的武者的信息,必定能被一些大宗门接纳培养。

因为如他们这样的武者,晋升帝尊境要比星界大多数武者都有希望。

“鬼祖……”一号房内。杨开目光复杂地望着高台上的瘦弱老者,一眼就认出他的身份。

鬼祖常年被一身鬼气包裹着,平常人根本窥探不到他的真面目,不过如今被禁锢了一身修为,自然无法再催动什么鬼气。

他这般瘦骨嶙峋,倒并非是因为受到了什么折磨,只是本身如此罢了,他修炼鬼道,一身血肉早就尽乎干涸,转化成了鬼气。

高台上。花青丝继续道:“他并非星主,不过却是那位星主的朋友,也是一并从下位面星域过来的,所以资质方面不用担心。”

“不是星主……”

“搞什么东西。”

“不是星主也拿出来拍卖。这不是耍人玩么。”

台下诸人纷纷大叫起来,都不买账。

“桀桀桀桀……”鬼祖一阵冷笑,宛若厉鬼嚎叫,让那大厅内的武者个个都变色不已。

“花姐别闹了。”杨开忽然开口道,“你师尊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把人给我送过来吧。”

鬼祖笑声一敛。愕然地朝一号房望来,旋即那眼眶中的两团鬼火迸出奇异的光芒。

花青丝苦笑道:“好。”

她也不想如此,只是师尊之前这么吩咐过,她不得不照办而已,不过现在杨开既然开口,她当然也会遵从,最重要的是师尊并没有反对,可见杨开说的不错,师尊确实准备的差不多了,无需再多拖延什么时间。

说话间,花青丝伸手示意了一下,当即有一个婢女领着鬼祖朝一号房走去。

房门打开,鬼祖走进,见了杨开之后,激动抱拳道:“宗主!”

“长老受苦了。”杨开一抬手,将他扶了起来。

鬼祖一脸惭愧道:“是老朽学艺不精。”

想当年他在恒罗星域之中,不说天下无敌,却也算是一方豪强,虚王三层境的强大修为,整个星域能胜过他的还真找不出来,可到了这星域之后,竟是处处受制,如今更是伦为监下之囚,被人当成拍卖品拿出来示众。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鬼祖也知道敌人强大,非自己现在所能招惹,若非杨开忽然出现,自己只怕不知道被谁给买走了,一辈子为奴。

想想都不寒而栗。

叶恨,叶菁晗等人也都急忙上来相见。

鬼祖等人在千叶宗中待了不少时间,彼此之间也早已熟稔,此刻见他脱困,自然为他高兴。

“我替你解开禁制。”杨开伸手搭在鬼祖的肩头上,运转神念查探起来,一边研究一边开口问道:“赤月他们现在如何?”

鬼祖道:“并无性命之忧,不过都被封印的修为,待会似乎都要带出来拍卖。”

杨开颔首道:“如此就好。”

说完间,浑身帝元忽然一震,猛地朝鬼祖体内涌去。

鬼祖苍老的脸上不自然地闪过一丝殷红,张嘴吐出一口黑血,却是莫名地感觉浑身一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