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2016……

2016……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十三号包房内的禁制阵法还完好无损,所以众人的神念都被阻挡在外,根本无法查探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那一句句对话却是清晰无比地传入众人耳中。本文由。。首发

只听到十三号房内的帝尊境求饶不成似乎是想要拼死一搏,可却根本没传出什么争斗的动静便被制服,随后一阵呜呜的声响传出,紧接着又是几声咕嘟咕嘟的怪异吞咽声……

尽管看不到任何东西,可众人似乎都能想象出那十三号包房内的帝尊境到底遭遇了什么。

“呕……”

大厅内,一个女子率先支持不住,张口吐了出来。

这声音似乎是个导火索,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还在苦苦支撑的武者再也撑不下来,个个都扭开脑袋,吐的一塌糊涂,霎时间,整个大厅内一片乌烟瘴气,直让其他人大皱眉头。

包房内的其他帝尊境也都是满面不解,七曜商会好歹也是南域两大顶尖商会之一,出了这样的事,怎么也没人来管。隐隐地,不少人觉得这一次的拍卖会有些不简单,似乎不小心蹚进了一片泥潭之中。

好大一会功夫,杨开才从十三号包房内闪身而出,拍了拍手道:“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要求,真是大开眼界。”

背后不断地传来一阵阵呕吐之声,给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继续!”杨开抬眼望着高台上的花青丝。

花青丝微微颔首,心知杨开这次怕是被自己师尊给惹恼了,正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那七号房和十三号房却主动撞了上去,他哪里会轻饶。

十三号房能捡回一条性命已是运气,不过以他的遭遇来说。那种待遇只怕还不如被杀了一了百了。

环视四周,花青丝道:“一号房出价一亿上品源晶,还有要加价的么?”

众人漠然。心想人家都开价一亿了,这还加个屁啊!

花青丝颔首道:“既然没有。那这第三件拍卖品就归一号房所有了。”

伸手示意了一下,那婢女立刻捧着托盘朝一号房走去,小脸上满是苍白,腿肚子打颤,仿佛要去的不是一号房,而是什么幽魂炼狱。

杨开重新回到房中,将第三件天傀收好。

高台上,花青丝再次开口道:“第四件拍卖品。千叶宗天傀……”

“一亿!”杨开朗喝道。

花青丝抿嘴一笑,环顾大厅道:“没人加价了吧?”

说完之后便给那刚从后台中走出来的婢女打了个眼色,这下她连场面话都懒得说了。

接下来的拍卖简直就是杨开与花青丝两人的互动,但凡有拍卖品呈上,杨开便不假思索地报价一亿,花青丝也是干脆至极地让人将天傀送到一号房来。

各大包房内,诸多帝尊境的表情既无奈又难看。自己等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参与拍卖会,没想到全都成了陪衬,别说竞拍到拍卖品了,就连竞拍的资格都没有。人家开口就是一亿,谁能与他竞争。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杨开这个人有问题。似乎不是来参加拍卖会,而是刻意来砸场子的。

先不说他刚才杀了七号房的人,羞辱了十三号房的人,单是这个报价就有些耐人寻味。

他确实资本雄厚,手上好几亿的上品源晶,但就算这样也不至于如此出价吧?那些上品源晶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唯一的解释便是杨开压根就没打算支付。

来此的帝尊境都不是傻子,看了这么久,哪还咂摸不出滋味来。内心深处隐隐涌出一丝不安,似无形的枷锁缠绕在心头。让人心神不宁。

偏偏那个台上的拍卖师居然也及其配合,让人感觉怪异至极。

前后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千叶宗九件天傀便已拍卖完毕,也不出所料,所有的天傀尽落杨开手上,转交给了叶恨。

叶恨激动的无法自已,根本没想到这些天傀还能失而复得,他本以为千叶宗被灭,宗门传承只怕真要断绝在自己手上,这些日子一直愧疚万分,觉得对不起千叶宗的列祖列宗,心死如灰,即便是李青云将他完整无缺地送回来了,叶恨也依然打不起什么精神。

可是如今,九大天傀重新收回,让叶恨忽然又涌起了一股斗志。

千叶宗在他手上被灭,也一定要在他手上重建,再现祖上辉煌,被他安排进帝天谷的五百弟子便是希望,还保存完好的秘术典籍也是希望,这九大天傀更是希望。

霎时间,叶恨精神焕然一新,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叶菁晗与杜宪将这一切瞧在眼中,也都暗暗振奋不已,对杨开的感激又深了一层。毕竟天傀这种东西实在是了不得的东西,任何一具都堪比帝尊境,旁人若是拍到了,只怕会留着使用,可杨开却是全都还给了叶恨,此举堪称一个高风亮节,让人想不感激都难。

“杨少,他们似乎在拖延时间。”鹰飞忽然开口说道。

杨开点点头,道:“我知道。”

他都已经表现的如此强势了,每一件拍卖品都尽收囊中,可武鸣那边居然也没有出面阻止,反而默不作声,这不是拖延时间是什么?

宁愿割舍九大天傀也要拖延时间,可见背后筹谋之大。

“要不要让那位花夫人将拍卖的速度提快一些?”鹰飞皱眉问道。

杨开摇了摇头道:“花姐被钟下了催心蛊,也是身不由己。”

“催心蛊!”鹰飞脸色一变,明显也是听说过这种东西的。

“既来之则安之,看他们想耍什么花招吧。”杨开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高台上,花青丝忽然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