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贪得无厌

第两千六百八十五章 贪得无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伸手一摄,将托盘抓在手上,掀开盖在上面的红布瞧了一眼,发现托盘上有一个约莫一尺高的傀儡,呈狼型。

“东西可对?”

杨开转头望着叶恨问道。

叶恨激动道:“正是我千叶宗的天傀啸月天狼!”

东西失而复得,叶恨几乎要热泪盈眶。

杨开微微颔首,将这天傀随手抛给了叶恨,道:“收起来吧。”

心中也有些啧啧称奇,当年他也见过这些天傀的原型,一个个大如山岳,镇守在千叶宗的各个要害位置,却不想居然能缩小到这种程度。

千叶宗的傀儡之道,果然非比寻常。

叶恨一呆,道:“可是这是杨公子你的拍卖品,叶某……受之有愧!”

这好歹也是一百万上品源晶的东西,价值巨大,叶恨哪好意思白拿。

杨开微笑道:“这东西只有在你们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拿着吧,待会可能有一场恶战。”

千叶宗的傀儡,以秘术炼制,以秘术驱使,一脉相承,旁人就算得了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唯有修炼了那些相应秘术的武者,才能挖掘出这些傀儡的最大价值。

听杨开这么一说,叶恨心头一凛,默默地将天傀收起。

而那婢女却是芳心一颤,没来由地感觉不安,强挤出一丝微笑,望着杨开道:“客人,拍卖品已经给您送过来了。还请支付源晶!”

杨开摆摆手道:“不急。我还有要竞拍的东西,等拍卖会结束了一并支付,免得麻烦。”

“啊。”婢女听的眉头直皱,哀求地望着杨开道:“可是…可是我们没这规矩啊,而且奴婢也做不了主。”

杨开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道:“既然做不了主,就去问能做主的人。”

被他眼神一扫。那婢女顿时打了个冷战,也不敢再啰嗦什么,告罪一声,急匆匆地去汇报了。

便在这时,高台上又有一个婢女捧着托盘走了上来,花青丝面无表情地娇喝道:“第二件拍卖品,千叶宗天傀百足银蛛,底价一百万上品源晶!”

说完之后,静静地站在那里。

杨开立刻道:“一百万我要了。还望诸位再给个面子。”

一言出,全场哗然,那些帝尊境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第一件拍卖品啸月天狼出来的时候,杨开就是这句话,那些帝尊境也确实给了他这个面子,没人与他竞争什么的。可这第二件拍卖品出来。他居然还撂出这句话,这就显得有些贪得无厌,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过一想起杨开身后的妖王和他无法无天的做法,大多数帝尊境还是选择保持沉默,不当这个出头鸟,倒是一些不知他底细的帝尊境在自己的包房内小声的冷嘲热讽起来,却也没有开口加价。

那些人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在场确有不少帝尊境,个个耳聪目明,哪里听不到。

本来还有些担心杨开暴起伤人。却不料杨开所在的厢房居然一片宁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而这个时候,那个给杨开送去啸月天狼的婢女也找到了武鸣,小心翼翼地将之前遭遇的事情说了一遍。

武鸣听的大怒,咬牙骂道:“混账东西,居然想吃白食!”

一百万上品源晶,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啊,可看杨开那意思,分明是不想支付,所以才会随便找个由头将婢女给打发了。

武鸣相信,就算拍卖会结束,杨开也不会支付一块源晶。

这般做法,简直是小人行径,为人不耻。

“大人,那现在怎么办?”那婢女也是慌了神,在自家的拍卖场上叫人白买了东西,传言出去七曜商会哪还有什么信誉可讲,可她只是一个商会的婢女,实在没权利做出什么决断。

武鸣目光闪烁了一阵,冷哼道:“无妨,不管他。”

反正今日杨开是死定了,不管那空间戒里有多少好东西,到时候都会成为战利品,你不是想吃白食么,到时候将你一网打尽,看谁厉害。

婢女听了一惊,道:“可是他又开始竞拍了,若是等会他再竞拍成功,该怎么办?”

武鸣挥手道:“都给他送过去。”

“啊!”婢女大惊失色,似乎没想到武鸣居然会给出这样的答案,不过在今日的拍卖会开始之前,她们这些婢女就已经得到了通知,一切都要听从武鸣的调派,所以也不敢反驳什么,只是心中觉得古怪,今日这拍卖会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武鸣轻轻冷笑着,目光在杨开所在的包房内扫了一眼,心中暗想且叫你得意一阵,待到师尊他布置周全了,便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整场拍卖会,既是吸引杨开前来的手段,也是拖延时间的策略,在拍卖会举行的同时,师尊已经在暗暗着手准备了,待到这里布下天罗地网,谁也别想从这里逃脱。

第二件拍卖品果然无人竞价,很快又有一个婢女送到了杨开所在的包房之中。

似乎是得到了叮嘱,这一次这个婢女倒是很识相地没有再找杨开要什么源晶,将东西送到便恭敬退了出去。

杨开随手又抛给了叶恨。

叶菁晗与杜宪两人在一旁看的暗暗振奋,觉得这一趟过来应该可以将千叶宗的所有天傀都收回,若是如此的话,那千叶宗未必就不能东山再起,诸多秘典都被他们带进了帝天谷,若收回这些天傀,以后再招些弟子的话,千叶宗定还有重现光辉的一日。

“第三件拍卖品……”高台上,花青丝依然神色寡淡地履行着自己身为拍卖师的任务。

不过她这话还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