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七章 龙性

第两千六百七十七章 龙性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炙热的气息迎面扑来,让祝晴浑身如芒刺背,极为不自在,抬眼一看,杨开双眸居然闪烁淫秽的光芒,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

祝晴顷刻间花容失色,哪还不知道杨开这是受到了龙化秘术的影响。

若是一般人这么靠近此刻的他,他或许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自己不一样,自己的存在绝对能让他挖掘出隐藏在心中最原始的**。

龙性本淫!

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可这是本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的。

杨开也觉得好生奇怪,心中明明下定决心要给祝晴一个教训,可当这么抓着她,嗅到她娇躯内散发出来的体香之后,心中的那股敌意竟莫名地消散了许多,反而另外一种感觉如沸水一般翻腾。

那是一种被他压抑了多年未曾释放过的感觉,一种男人的本能。

用一种挑剔的目光上下审视着祝晴,杨开暗赞这丫头果然有料的很,酥胸饱满圆润,起伏如山,衣襟下方透出的一抹雪白晃的人头晕目眩,那深幽白皙的欲壑更是让人怦然心动,仿佛一个漩涡般吸引着人的目光,让人无法自拔。

鼻尖萦绕的香气更是让杨开心猿意马,浑身血液翻涌。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露出极为陶醉的表情,微低着头,灼热的目光更是放肆而又大胆地凝视着那吹弹可破的雪白,似能焚化世间一切。

抓住祝晴拳头和胳膊的双手已经不满足于束缚,甚至轻轻地摩挲了起来,入手温软如玉,手感及妙。

鼻孔之中喷出两道清晰可辨的热流,冲在祝晴的颈脖间。让她浑身一阵酥麻。

“放肆!”祝晴花容失色,开口娇喝,区区一个人类。竟敢用如此放肆的目光审视自己,简直罪不可恕。该千刀万剐,而更让祝晴心惊的是,自己竟会被他的气息影响。

若是换做旁人,莫说是个帝尊一层境,便是帝尊三层境这样抓着她,她的心境也不会有丝毫起伏,可偏偏被他的气息一冲,祝晴分明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起了一些微妙的反应。

这让她骇然而又恼怒。

这人怎么回事?

娇喝之时。一只矫健而有力的小腿已经迅速抬起,毫不留情地朝杨开胯下踹去。

这一击没能得逞,因为杨开双腿一开一合,直接将她那圆润挺拔的大腿夹在了双腿中间,霎时间,蛮力迸发,祝晴竟是挣脱不得。

祝晴的腿因为身高的原因,并不算修长,可比例却是极好,腿上肌肉柔软中带着一丝刚硬。触感也极为美妙,这一夹之下,竟让杨开露出色授魂与的表情。

双臂被制。单腿被夹,祝晴整个人乍一看上去仿佛吊在杨开身上一样,这个姿势别提多暧昧了。

尤其是杨开现在衣衫褴褛,尽乎半裸,这般亲密接触,虽没到肌肤相亲的程度,却也相差不远,不过一层衣物的阻隔而已。

祝晴花容再变,终于有些慌了。

杨开又深深地嗅了口气。表情又是欢愉又是挣扎,皱眉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本能地以为自己情绪不对是祝晴施展了什么手段的原因。真没看出来,这女人不但力大无穷。居然还精通媚术。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施展的手段,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影响到了自己的情欲。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修炼媚术的女子他接触过不少,哪一个不是妖冶妩媚,这祝晴看样子也不像是修炼了什么媚术啊。

祝晴闻言,有苦说不出,只能咬牙道:“我能对你做什么,你快放开,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杨开手上一用力,直接将她揽进了怀里,霎时间,两人紧紧相拥,那饱满挺拔的酥胸挤压在杨开的胸膛上,传来一股惊人的弹性。

杨开清晰地感觉到两粒凸起,顶在自己的胸口,让他心中的**猛地扩大几分。

轻轻地在祝晴精致的耳垂边吹着气,杨开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

酥麻的异样感拂过全身,祝晴没来由打了个激灵,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可她知道自己的耳朵绝对变得一片通红。

果不其然,杨开脑袋微微后仰,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耳垂瞧了一会儿,这才咧嘴笑道:“这么敏感?”

祝晴恼羞成怒,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冷冰冰望着近在咫尺的杨开,道:“放了我,我不跟你开玩笑,否则星界虽大,必没有你容身之地。”

杨开脸色骤冷,手一抬,扣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往后一拽。

祝晴惊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仰了一下,露出痛楚的神色。

“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么?”杨开脸上满是戾气,浑然换了一个人似的,“你单方面地来找我麻烦,单方面地要杀我,如今被我擒了,却还敢威胁我,你脑袋没坑吧?”

“这是你逼我的。”祝晴咬牙,美眸缓缓阖上,待到再睁开的时候,忽然一声龙吟响彻云霄,杨开看的清楚,一只巨大的火红的巨龙虚影忽然在祝晴身后一闪而逝,紧接着,祝晴的娇躯内竟弥漫出一股龙之威压,那一头漆黑的长发居然霎时间变得火红灼热,不但如此,她的头顶上,居然生出了两只小巧的龙角,龙角亦是火红之色,看起来精致非常。

这一番变故电光火石,龙吟声之后,祝晴的气息陡然变得危险至极。

杨开愕然,不过很快便撇嘴道:“龙之本源?我也有啊。”

怪不得第一眼看到祝晴的时候杨开感觉有些怪异,那个时候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一种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