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第两千六百七十一章 山有多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剑光闪烁,剑气纵横,剑阵威力爆发开来,夺目光芒似能通耀古今,将城门处偌大一片范围彻底笼罩。

首当其冲的杜宪避无可避,无数肆虐能量化作绞杀之力,将其包裹。

顷刻间,杜宪便四分五裂开来。

“哈哈哈,自不量力!”那领头的流影剑宗弟子本见杜宪这般气势汹汹袭来,还以为他有什么杀手锏,哪晓得不过雷声大雨点小,一轮剑阵攻下,敌人便已身首异处,顿时大笑起来。

可笑声方起,他便本能地察觉到不对,面色一变,瞪大眼珠子瞧向那四分五裂的杜宪,仿若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一幕,惊骇道:“傀儡!”

这个义无反顾,视死如归朝他们冲过来的杜宪,居然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只傀儡!

只不过这只傀儡炼制的太过精妙,与真人完全无异,大战之中,他根本没时间去仔细分别,如今将对方分尸之后才发现端倪。

“爆!”一声低喝,宛若黄泉之音,在每个人耳畔边响起。

那被斩碎的傀儡杜宪的尸块上,丝丝灼热光芒忽然闪烁而出,瞬间变得明⌒亮无比。

及其危险的气息犹如海啸一般弥漫开来。

那流影剑宗弟子脸色大变,嘶声竭力地吼道:“快跑!”

说话间,手上利剑转动,荡起一层层固若金汤的剑意,守护周身,脚下一点,急速后退。

轰……

巨响声传出,城门外一团灼目的白球一下子爆裂开来,笼罩了足足方圆百丈范围,狂暴的能量冲击卷起骤风。席卷虚空。

一声声闷哼响起,却又戛然而止,一道道生机忽然湮灭,象征着一个个武者的陨落,直让那些围观之人看的心惊肉跳,面色发白。

少顷。尘埃落定。

流影城城门处,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丈,方圆百丈的大坑,坑旁一片狼藉,那城墙都断裂了一大截,地面上,便是焦糊的死尸和断臂。

咔嚓嚓……

一直盘旋在原地,守护着杜宪与叶菁晗的傀儡蟒此刻盘旋着身子,微微扬起头颅。猩红的蛇芯不断吞吐。而在它蜷缩的腹部处,叶菁晗与杜宪两人依然站在那里,毫发无损。

狼藉的大地之上,有一道身影踉跄爬起,正是刚才那个领头的流影剑宗弟子,他在诸多弟子当中实力最强,见机的也最快,所以虽然在那傀儡的自爆中受了一些伤。却总算捡了一条性命。

才刚刚站起身来,面前的光芒便是一黯。有人挡在了他的前方。

抬头望去,正是杜宪。

四目对视,这流影剑宗弟子睚眦欲裂,怒喝道:“你耍诈!”

挥剑欲朝杜宪斩去,可方一动作,便感觉浑身疼痛难忍。一身力量周转不灵,脸色变得愈发苍白。

那傀儡杜宪的自爆,威力极强,差不多等于一个道源境顶峰武者的自爆了,流影剑宗诸多弟子当时距离极近。这一爆之下几乎全军覆没,他纵然侥幸捡回一条性命,此刻也不好过。

杜宪双眸赤红,咬牙道:“比起流影剑宗在我千叶宗所在之事,这点又算得了什么,这只不过是利息罢了!”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不管流影剑宗是不是受人指使,都是杀人凶手,杜宪自然不会对他有任何怜悯。

说话间,狠狠一掌便朝这个流影剑宗弟子头上拍去,欲要杀之而后快。

“小辈放肆,此乃流影城,安敢逞凶杀人!”

一声怒喝传来的同时,一道苍老身影忽然横亘在天空中,随手一扬,便朝杜宪抓去。

一股帝意弥漫开来,杜宪竟是觉得浑身一僵,无论如何拼命都是动弹不得。

“帝尊境!”杜宪脸色一变,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引出了强者,不过这人似乎不是流影剑宗的宗主,也不知道对方跳出来是何意图,与流影剑宗又有何关系。

“小小年纪便如此嗜杀成性,若是成长起来那还了得?老夫便带你回去化解杀孽!”

这老者似乎在为自己的出手而做解释,话落之时,大手已经抓到了杜宪头上。

虚空之中,另有几道人影闪动,却是朝站在原地的叶菁晗冲去。

千叶宗,区区小宗,放在以前怕是没什么人会在意,这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也是因为流影剑宗大肆宣扬的缘故。

不过傀儡之道毕竟是旁门外道,即便有些用途,也不能引人瞩目。

可是今日在见识到杜宪与叶菁晗施展出来的傀儡术之后,这些隐藏的帝尊境们却不敢再小觑什么了,两个千叶宗余孽,只依靠着一些傀儡,竟在流影城大杀四方,这样的好东西若是能够得到,绝对能提升自家宗门的力量。

所以一瞬间,叶菁晗与杜宪便成了香饽饽,不少人都打定注意将这两人带回去,挖掘出千叶宗炼制御使傀儡的秘密。

“哪来的老东西这般厚颜无耻!”

一声冷哼响起,一股精锐的气劲直朝那老者蓦然出现,犹如蛟龙出海朝其轰去。

老者心头一跳,本能地察觉到危险,再也顾不得去抓杜宪,连忙催动力量朝那气劲拍去,一身实力瞬间催动七八成。

轰……

闷响声中,那老者身形踉跄,往后跌退好几步,脸色骤然苍白,胸口气血一阵翻滚,险些没一口鲜血喷出来,心中暗暗骇然,瞪目朝攻击来源的方向望去,低喝道:“阁下何人!”

杨开冷笑不答,而是凌空朝叶菁晗所在的地方拍出几掌。

啪啪啪几声,几道鬼鬼祟祟朝叶菁晗摸去的身影骤然现行,个个都脸色难看。

而没了那老者的压制,杜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