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重开帝天谷

第两千六百六十七章 重开帝天谷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千叶宗,杨开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此地还算是巍峨高山,天地灵秀。可今日再过来之时,所见到的一切却都是破败不堪,景色萧条。

那山野之间,皆是断垣残壁,本林立其中的亭楼阁宇也基本倒塌,处处可见大战残留后的痕迹,地上的鲜血早已干涸,天空中飞鸟掠过,大地一片**。

杨开凌空缓缓飞过,面色阴沉如水。

神念扫过,偌大的千叶宗如今不见半个活人,只有在山脉之中偶尔发现几只走兽飞鸟的身影,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腐臭的气味。

千叶宗真的被灭了。

虽说千叶宗不算什么大门大派,但说到底也是传承了几万年的宗门,鼎盛时期更是南域一霸,拥有门徒无数,强者如云,但今时今日,这世上便再无千叶宗这个宗门。

一股无明业火在胸口翻腾,憋的杨开难受至极,虽然只是直觉,但杨开总感觉这事跟自己有些关系。

只是他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自己跟千叶宗灭门到底有什么样的牵连。

或许,只有找到流影剑宗问清楚,才能明白这一切的缘由。

杨开蓦然抬首,目光朝千叶宗正殿所在的位置望去,那边浮现出几个活人的气息。

他目光一沉,身形晃动便朝那边驰去。

少顷,落到正殿前方,这正殿前本矗立着一座雕像,正是千叶宗祖师的遗像。供后人瞻仰膜拜。只是此刻这雕像早就倒塌,似乎有人一剑将之砍倒,切口处整整齐齐,彰显出手之人实力的不凡,杨开伸手摸了一下断口,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灵动的风的气息。

大殿内,飘荡出一股肉香味。里面隐约还传来几人的说话声。

杨开推门而入,裹起一阵寒风。

殿堂内,几个人升腾渠火,正在煮着不知名的肉汤,席地而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副快活行乐的模样。

听到动静,几人同时回头。一个年纪稍大些的男子起身,瞪着杨开道:“你是什么人!”

杨开瞧了他们几眼,发现他们并非千叶宗的弟子,不免有些失望。

想来也是,若是千叶宗幸存下来的弟子,只怕早就隐姓埋名逃之夭夭了。哪还会在自家宗门大殿中做这些事?

几个人最厉害的也不过道源一层境。剩下几个还只是圣王境,似乎都是一些没什么来历的散落武者。

千叶宗被灭,如此大的山门荒芜,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自然是很好的落脚点。

杨开没有与他们纠缠的兴致,只是开口道:“千叶宗没活人了?”

免得他们眼力不够,说话之时稍稍放出点威压。

几人顿时如临大敌,那本故作姿态摆出些威风的男子更是脸色一变,身子顷刻间矮了半截,战战兢兢地望着杨开道:“不曾见到。”

意料之中。杨开点了点头,左右打量了一眼,也没再多说。

那男子额头上一片冷汗淋淋,杵在原地不敢动弹,好大一会功夫,杨开才转身走出去。

直到此刻,殿堂内的几个武者才如蒙大赦,纷纷软了身子,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杨开这样的强者如果愿意,随手间便可取他们性命,而且这些所谓的强者本就是喜怒无常,什么时候杀人没人知道。

所以外出历练行走,见到比自己厉害的强者最好是能避则避,绝不要与之打交道。

这一番死里逃生,让几人匆匆对视一眼,哪还顾得了快要煮熟的肉汤,纷纷逃窜出了大殿,朝远方奔去,速度之快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无名山谷中,杨开左右观望了一阵,少顷,眼睛明亮地站在某一块地方。

这山谷杨开很熟悉,上一次来千叶宗的时候他就来过此地,因为这里是千叶宗的禁地,历代以来,除了千叶宗宗主之外,再无人能够进入这里。

表面上看,这里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山谷,但实际上这里却是有莫大的幻阵笼罩,隐藏了进入千叶宗那一个**的小天地的空间法阵。

帝天谷!

杨开也终于想起了千叶宗那**的小天地的名字,正是在那帝天谷内,杨开遭遇了一只实力强大的尸傀,流炎也得到了自己的灵傀之躯。

这山谷内当日应该发生过一场大战,因为四周满是战斗遗留下来的痕迹,处处可见干涸的鲜血,白森森的骨头,看样子当日千叶宗被灭之时,这里死掉不少人。

山谷正中央,那空间法阵所在之地,杨开仔细检查着破损的法阵,不大片刻后,眼前一亮。

他看得出来,这空间法阵是被人以蛮力直接破坏了,而且出手之人行事匆匆,显得很是迫切,仿佛当时有什么急事一样。

杨开不禁猜测,破坏这法阵的人,是不是千叶宗宗主叶恨呢?

如果是他的话,那这个消息就不算太坏,因为空间法阵另一头的帝天谷中,极有可能还有千叶宗的弟子存活。

若他是叶恨,在明知宗门即将不保的情况下,势必会将自己门下弟子和亲近的人转移进帝天谷,然后毁了空间法阵,保全他们的性命。

帝天谷可是一片**的小天地,虽然不算多大,但只要毁了空间法阵,这世上便很难有人再进去了。

那被匆匆破坏的法阵痕迹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脑海之中念头电光火石,杨开起身道:“妖王,护法。”

他要重开这空间法阵,进那帝天谷一看,到时候一切便能明了。

鹰飞颔首,身形一纵,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隐匿到了什么地方。

杨开大袖一扫,狂风拂过,将破损的空间法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