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六十一章 有没有天理?

第两千六百六十一章 有没有天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帝元涌动,人头攒动之时,大战一触即发。

面对十几位帝尊境联手袭杀而来,杨开不但不闪避,反而哈哈大笑,惹的众人侧目不已,不知这小子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不过此刻箭在弦上,即便众人察觉情况有异,也是停不下手,个个都盯着杨开手上的空间戒而去。

霎时间,十几人扑到杨开面前,各施手段,凶猛攻击狂暴袭来。

“凝!”一声冷哼响起,空间法则萦绕之下,方圆百丈范围,空间瞬间变得粘稠凝固。

这一番变故让袭来的十几人大惊失色,体内帝元一下子运转不灵,好似陷入了深潭泥沼之中,竟让人生出一种举步维艰的错觉,出手的招式威力大减,连带着祭出的帝宝都光华暗淡。

“什么!”众人脸色狂变,察觉不妙正欲抽身而退时却是为时已晚。

杨开抬起双手,化作漫天掌影朝前轰去。

一阵爆响,一道道身影狼狈不堪地飞跌出去,个个都在半空中口喷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啪啪啪……

十几个帝尊境,如饺子一样落了一地都是,待重新站起之后,每个人都面如土色,神魂震骇。

反观杨开,一下子击退这么多帝尊境,似乎也费力不小,身形微微一晃,却没有后退的迹象,脸上血色也是稍稍白了一下而已便恢复如初。

不过那身影依然挺拔地屹立在山门前,犹如一杆定天神针。渊渟岳峙。镇守着这一方大地。

“怎么可能!”

“他是帝尊一层境?”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

十几个帝尊境,内心深处涌出一股及其不真实的感觉,仿若生出梦境一般。

之前他们虽然不知道杨开的深浅,但看杨开的年纪不大,也知道他修为不高,所以才不太把他放在眼中。事实证明他们猜的也没错,杨开这一动手。修为便暴露了出来。

确实是帝尊一层境无疑,比他们这些人只弱不强。

可偏偏就是这个帝尊一层境,竟以一己之力一下子将十几人的联手攻击击溃,并让每个人都受了伤。

此事若非发生在自己身上,只怕没人敢相信,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尤其是李庆远这样的帝尊两层境,他纵横北域这么多年,还从未碰到过如此离奇之事,帝尊一层境他也交手过不少。从来都是他碾压别人的份,可谁又有眼前这青年这般凶猛?

贪婪觊觎的目光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无限的凝重。

传闻在这世上有些武道天才,虽然修为不高,却能做到越阶作战乃至杀人,李庆远也见识过这样的人。不过那些所谓的天才。顶多跟自己战成平手而已。与眼前这个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庸才。

眼前这个人,不但是越阶作战,甚至是以一对十几人根本不落下风。

李庆远甚至怀疑这青年并没有使用全力,若是他真的使用全力的话,说不定十几人一下子就要死掉一半!

念及此处,李庆远的额头忽然生出了冷汗……

帝尊一层境就如此了得,若是叫他晋升到帝尊两层境乃至三层境,岂不是无敌天下了?到那时候恐怕只有那些登临大帝之位的强者才是他的对手。

“小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人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似乎还不愿接受自己被击飞的命运。觉得杨开是不是投机取巧了,心中很是不服气。

这个问题也是所有人想知道的,如此了得的青年俊彦,不可能是默默无闻的后起之秀,最起码大家应该听说他的名号才对。

扭头望了那问话之人一眼,杨开咧嘴一笑,朗声道:“本少杨开,想必诸位应该不会陌生!”

“嘶……他就是杨开?”

“那个在碎星海中杀了封溪,惹的封玄大怒的杨开?”

“冰心谷与问情宗两派大战,皆因他而起。”

“听说这次问情宗全军覆没也是他一手策划的功劳,不知从何处拉来了强援,一举将封玄与姚卓等人杀个干净!”

不得不说,在北域这片大地上,杨开也颇有些知名度了,这也多亏了封玄此前的大肆宣扬。毕竟两派大战事关重大,问情宗不可能师出无名,而杨开杀了封溪,冰云包庇杨开便是问情宗向冰心谷开战的理由。

在此之前,北域武者都很好奇这个叫杨开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胆子杀了封溪,暗暗觉得这小子怕是无法善终。

可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是问情宗被灭门,而始作俑者居然跑到问情宗的基业来开宗立派,鸠占鹊巢,欲要创建一个凌霄宫!

此事若是叫问情大帝知道,只怕就算是死了也要气活过来。

一时间,山门外鸦雀无声,无论是那十几个帝尊境,又或者是外面的几千武者,皆都怔怔地朝杨开望来。

刷刷刷……

几道破空声响起,紧接着,三道身影忽然出现在杨开身边,那三道身影悠一现身,便卷起了滔天的威压,这威压之盛,似乎让整片天地都暗淡一分,所有人都感觉呼吸一滞,胸口处仿若被压下一座大山,表情艰辛。

一双双目光朝那三道身影引凝视过去,个个都眼眸颤抖。

尽管看不清这三人的虚实,可那强盛的威压却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这三个家伙随便谁出手,都能将这里所有人斩尽杀绝,屠戮一空。

一股寒气瞬间从脚底板涌上来,直冲头顶,数千人面色灰败,宛若死了爹娘一样,有心立刻逃走却根本不敢妄动,只能站在原地承受煎熬。

“杨少,发生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