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宝库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宝库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问情宗基业占地广袤,杨开带着姬瑶等人足足在这里转悠了两日功夫,才总算将这偌大基业走的七七八八。

越是观望,杨开对这地方越是满意。

之前他说这里可能是北域天地灵气最浓郁之地,也仅仅只是因为问情大帝偌大的名头罢了,可如今看来,这话倒有可能一语中的。

因为这里的修炼环境比起青阳神殿来还要优越许多。

青阳神殿也是顶尖宗门,论地位实力与问情宗相差无几,可偏偏在这环境上还是略差了一筹。

恐怕只有那些大帝创建的宗门,才能与问情宗一较高下了。

如此基业,还有这么多现成的建筑,更有问情宗几万年遗留下的底蕴,让杨开愈发舍不得拱手让人,心中暗暗盘算起来。

走过的地方虽多,却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

最后还是在姬瑶的带领下,几人来到一座巍峨的山峰上。

姬瑶早些年跟冰云来拜访过问情宗几次,知道这山峰是问情宗最机密之地,如果说问情宗有储存财富的库房的话,那么这个库房必定就藏身在这山峰之上。

杨开等人抵达之时,只见这山峰外一层光幕笼罩,显得坚固至极,显然是开启了禁制阵法的缘故。

这让杨开眼前一亮,不惊反喜。

光幕完好无损,就说明自开启之后没人攻破它,如果里面真有什么好东西的话,绝对还留在其中,不至于被那些逃跑的问情宗弟子带走。

制止了几位妖王欲以蛮力破阵的打算,杨开在空间戒里一阵翻找,找出好几块看起来极为不凡的令牌来,旋即一块块的灌入帝元试验着。

不大片刻功夫,其中一块令牌之上晃出一道光芒,激射进光幕内,那光幕顷刻间裂开。

这些令牌。都是杨开从问情宗高层武者死后的空间戒中翻找出来的。尤其是那能开启禁制的令牌,应该是封玄的宗主之令。

“进去看看,里面都有什么好东西。”杨开精神振奋,率先走了进去。

山峰之上。殿宇一座,建造的气势恢宏。大气不凡。

几人进了殿宇之中,只见其中摆设装饰尽显古朴之风,似乎那些家具什么的都有及老的年头。岁月流逝的痕迹显而易见。

神念扫过,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杨开沉吟了一下道:“分头找找,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招呼一声。”

“是”三位妖王当即分散行动起来。

姬瑶没走,只是跟在杨开身后四下转悠。

“你真要在此开宗立派”

走了一阵。姬瑶忽然开口问道。

三位妖王都是粗狂豁达之辈,所以没怎么留意杨开这几日意动的神色。倒是姬瑶一直默默观察,发现杨开是真的动了心,想要在这里开宗立派了。

“有一点点想法。”杨开回头望了一眼姬瑶。咧嘴笑道:“怎么了”

姬瑶轻轻摇头:“没什么,只是你若要在此开宗立派的话,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也觉得不错”

姬瑶道:“问情宗与我冰心谷都在北域,你若能在这里扎根,倒也可以与冰心谷守望相助,而且你也有这个资格了。”

杨开虽然只有帝尊一层境的修为,但姬瑶却知道,他这个帝尊一层境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便是自己与他单打独斗,也决然不是对手,这世上能与他交手的,唯有那些帝尊三层境强者。

如果连他都没资格开宗立派的话,那这世上大多数宗门都没资格存在。

杨开笑了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还没有完整的计划,而且真要实施起来肯定有很多麻烦。”

姬瑶淡淡微笑,道:“这个没什么,你到时候与师尊说一说,她会给你提供帮助的,冰心谷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杨开点点头,道:“此事不急,我也只是简单地想一想罢了,真有那一日的话,必定会请冰云前辈出山指点的。”

姬瑶颔首,心中生出一丝期待。

杨开与冰心谷关系密切,与自己的师尊冰云更渊源颇深,一旦他真的在问情宗的祖业上扎根下来,那么就真的可以与冰心谷互为犄角,互相扶持,到时候两尊庞然大物在此,又有谁敢来招惹也绝对不会发生这一次冰心谷被围困的事情了。

这一次冰心谷之所以遭此劫难,主要就是因为一直以来有些故步自封,与外界交流太少,与外面宗门势力关系太浅的缘故。

“不过这宗门的名字你得仔细想想,总不能继续用问情宗的名号吧。”姬瑶提示道。

杨开微微一笑,颔首道:“我自有打算。”

宗门的名字,他早有腹案。

就在这时,一声鹰啸忽然从一个方向传来。

杨开转头朝那边望去,开口道:“鹰飞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过去看看。”

姬瑶点头跟上。

不大一会功夫,两人便来到了一面绝壁之前,这绝壁屹立在山峰之上,看起来毫不起眼,但鹰飞却是目光灼灼,一副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时不时地还伸手拍拍在这里,摸摸那里。

见到杨开到来,鹰飞忙道:“杨少,这里有古怪。”

杨开闻言扫了一下面前的绝壁,神念放出查探了一下,颔首道:“果然有古怪。”

这绝壁乍一看毫不起眼,但其实却有极为高明的禁制笼罩,让人不经意间根本发现不了。

若是杨开来此的话,说不定一个粗心大意就忽略过去了,可是鹰飞的本体乃是巨鹰,不但以速度见长,眼力更是不俗,一下子就瞧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却不知那些令牌是否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