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瞒的我好苦

第两千六百五十四章 瞒的我好苦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病毒凶猛,这几天小莫一家子,连人带狗全生病了,诸位书友要注意保暖。,

整个北域,有一半地方都是冰天雪地的,但并非全部,不过冰心谷传承的是冰系功法,当年冰云开创冰心谷的时候自然是选择在了严寒的地方。

小灵儿虽然也开始修炼了,但年纪尚幼,实力低微,感觉到冷是正常的。

“杨公子”班老在一旁忐忑不安地道:“小丫头真的能拜入冰心谷么”

虽然他也瞧出来了,杨开与冰心谷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否则也不至于直接通过空间法阵来到人家谷内,但此事关系到小灵儿日后的前途,他自然有些关心则乱。

“放心,拜入冰心谷绝对没问题的,不过日后能取得多大的成就,就看她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杨开微微笑着。

“不求太大成就,只求丫头一生平安便好。”班老由衷叹息,得了杨开肯定的答复,也是有些欣喜。

以前在荒城那种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每一次给人带路进古地通道,班老都记挂着小丫头的安危,可是不帮人带路的话,爷孙两又无法在那边立足。

这下好了,只要小丫头能拜入冰心谷,他就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冰心谷外不远,便是冰轮城,那是冰心谷的产业”

左右是在等待战事结束,杨开便与班老闲聊起来,告知他冰心谷这边的情况,得知冰轮城距离冰心谷真的不远之后,又是老怀大慰。

如此一来,日后小灵儿若是思念他或者他想见小灵儿的时候。也不会太麻烦,只要他能在冰轮城找个营生,维持自己的生活便可,小灵儿这边根本无需他来操心。

两人闲聊中,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小,最终听不到任何打斗声。只有一阵阵女子的欢呼声传遍四野。

明显是冰心谷方面大获全胜了,所以冰心谷的弟子们才会这般欣喜。

七千对十万,最终却是取得了胜利,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嗡嗡嗡

一阵阵异响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一群群汇聚成云的漆黑虫豸从冰心谷各个位置冲进冰湖小岛中。

杨开见了,自然是取出奴虫镯,将这些噬魂魔虫收进镯内。

今日这一战,噬魂魔虫们的功劳也不小。早在杨开返回冰心谷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的噬魂魔虫释放了出去,给它们下达了屠杀敌人的命令。

以噬魂魔虫如今的实力,虽然无法帮杨开应付太激烈太高层的战斗,但对于这种大范围的杀戮来说却是最得心应手了。

没了帝尊境坐镇的十万大军,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噬魂魔虫杀戮的步伐,虫云所过之处,问情宗聚拢的大军就如稻草一般倒下。

杀戮有噬魂魔虫。防守有玄武七截阵,再加上冰心谷的帝尊境和三位妖王出手。冰心谷的胜利不过是既定的结局而已。

“杨少,杨少”

就在这时,一人的呼喊从不远处传来。

“杨公子,有人在找你呢。”班老闻声朝那边瞧了一眼。

“不理他。”杨开撇了撇嘴,继续跟班老说着话。

班老察言观色,虽然不知道杨开为何一副不待见那人的模样。但也识趣地没有多问什么。

片刻后,南门大军总算是发现了杨开的身影,面色一喜之下,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抱拳道:“杨少原来你在这啊。”

也多亏杨开一路行来的时候顺手杀了一些敌人。让冰心谷不少女弟子发现了踪迹,否则南门大军恐怕还真找不到这里,南门大军也是询问了不少人,才顺着痕迹摸到这里来的,一见杨开果然在此,顿时心中大喜。

此地乃原先的冰湖禁地,地处隐蔽,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

南门大军一扫之前的不忿之态,反而变得前倨后恭,谄笑不已,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只怕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善于拍马奉承之辈,哪还有点大师的风范,一身节操都不知道碎成什么样子了。

“杨少,你可瞒的我好苦啊,早知那阵法是出自杨少之手,在下何必去麻烦冰云前辈。”南门大军面上一片笑容,其实心中苦得不行,酸甜苦辣咸,简直就是五味杂陈。

他刚才与杨开分别之后,便去找了冰云,想要打探玄武七截阵的事情,不过那个时候冰云正坐镇指挥杀敌,他也不方便打扰,直等到尘埃落定之后,才敢上前。

一番询问,南门大军惊了个呆。

原来冰心谷的玄武七截阵竟是杨开在一个多月前传授下来的,根本不是冰心谷之物,冰云也明白地告诉南门大军,阵法一事冰心谷这边不方便与他做什么交流,他若想知道详情的话,只能去问杨开。

南门大军傻眼了。

也意识到之前与杨开分别的时候,杨开说的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当时他还嗤之以鼻,不以为意,原来人家杨开早就挖了个大坑,就等着他往下跳呢。

一时间,南门大军又悔又恼,他好歹也是一代阵法大师,虽然没什么大背景大靠山,但却也是受人敬仰的存在,便是那些帝尊三层境级别的宗主门主们见到他,也恭敬有加,毕竟谁家没有护宗大阵,谁家不需要布置阵法

如今若是为了一门阵法再回头去求杨开,那不是自己打脸么蛮荒古地一事已经被打过一次,这次岂不是被打了左脸又主动贴上右脸

自己怎么那么贱啊南门大军都在心中狠狠地鄙视自己。

左思右想,实在没办法,即便是自取其辱,他也无法隔断那绝世奇珍对他的诱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