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安若云之怒

第两千六百三十一章 安若云之怒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太平城?”安若云神色一动,“生何事了?”

太平城这三个字对旁人或许陌生,但对安若云来说却宛若心中的一根刺。当年石天荷不惜忤逆她,要嫁的那个男人便是太平城的人。

听到她问话,石天荷娇躯一抖,怯怯地抬头瞧了安若云一眼,却见安若云正眼都不瞧一下自己,芳心之中满是苦涩,知道自己师尊这是一直都没原谅自己。否则既然早看到了自己,为何一直不召见自己上去问话。

杨开微微笑道:“这事说起来,与安师妹还有些关系。”

安若云听了,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那边脸色苍白的石天荷,神情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太平城的事如何与大师姐扯上关系了?杨师兄仔细说来听听。”长孙莹好奇问道。

杨开道:“我与姬瑶师妹前几日在太平城歇了一夜,第二日准备出城之时,碰到一人乔装打扮想要离开太平城,却被人堪破端倪,阻拦了下来……”

他当即将在太平城城门处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通,说着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安若云,似是在说给她一个人听。

待听到董海居然不顾夫妻百年情分,不但污蔑石天荷盗取董家镇族之宝,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其逐出董家的时候,安若云座椅上的扶手一把被她捏碎了。

石天荷虽是她的弃徒,但毕竟是她教养长大的,什么时候轮到一个董家如此欺凌了。

更何况,石天荷的心性她最知道不过,怎么可能去干偷盗这种事。

“后来我与姬瑶师妹才知道,那什么盗取镇族之宝一事不过是欲加之罪罢了,根本原因却是天荷听闻师门有难,想要回谷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可如今北域局势动荡,但凡与冰心谷扯上一点关系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董家不敢让天荷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才随意按上一个罪名缉捕于她,并将她逐出董家,借此让她与董家脱离关系。免得被牵连其中。”

杨开接着道:“我与姬瑶师妹正是碰到了天荷,这才知道冰心谷的情况,所以一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说完之后,他便端起身边的茶水,轻轻地抿了起来。

“欺人太甚!”安若云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将另外一边扶手也拍碎了。

大殿之中,众多冰心谷女子也是听的一脸怒容。

想当初,整个北域的男子都以能娶得冰心谷弟子为荣为傲,可是如今龙游浅水,虎落平阳,区区一个太平城董家,竟然都欺负到她们头上来了。

嫁入董家百年的弟子,贵为主母之身,到头来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逐出家族,还按上了偷盗的坏名声。

这让一群女子简直气炸了肺。

“天荷你过来!”安若云眼帘一抬。望着一直站在杨开身后的石天荷。

石天荷闻言,娇躯猛地一颤,步伐艰辛,有些迈不开,还是虞丹轻轻推了她一把,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石天荷这才走到安若云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一言不,却是泪流不止。

安若云手掌高高举起,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似是想抽下去,可试了几次都没能狠下心,最终一跺脚,收了手。

深深地吸了口气。安若云沉声道:“逆徒,你可知错!”

石天荷泪流满面,点头道:“弟子知错!”

安若云恨道:“百年前我就劝过你,不要因为那一次的救命之恩下嫁董家,报恩之法有很多种,没必要牺牲自己的一生幸福。你偏偏不听,到头来却落到今日这般结局,你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石天荷以头扣地,匍匐不起,哭泣道:“请师尊责罚!”

安若云冷着脸道:“不要喊我师尊,百年前我就没你这个弟子了,你我也早已断绝师徒关系,今日的果,是你当日起的因,是酸是苦,你都要自己受着,与我没有关系,与冰心谷没有关系。”

“请师尊责罚!”石天荷悲恸祈求。

安若云怒道:“还敢喊我师尊!”

长孙莹有些看不下去了,站起来道:“大师姐,别动气了,天荷当年虽然没听你的话,忤逆了你,但如今也是吃了苦头,相信她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而且……她这一次可是拼死也要回冰心谷的,就是因为听到了师门有难,凭着这份心志和忠诚,大师姐难道不能原谅她么?”

其他的师姐妹也都纷纷点头,七嘴八舌地开口劝说起来。

安若云听在耳中,却是一言不。

虞丹见状,也急忙走上前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安若云面前,道:“师尊,您就原谅天荷师妹这一次吧。”

紫雨也是娇躯一晃,同样来到安若云面前跪下,道:“师尊,天荷师妹已经知错了,您就原谅她吧。”

两人与石天荷一样,都是安若云门下,自然是有资格求情的。

“你们……”安若云见状,那叫一个怒不可揭,指着虞丹和紫雨,纤细手指不住地点着,咬牙道:“好好好,你们都翅膀硬了,都不听话了,还有脸喊我这个师尊。”

虞丹和紫雨娇躯一颤,连声道:“师尊息怒,弟子不敢。”

“既然不敢,那就赶紧给我站起来。”安若云怒道。

虞丹和紫雨对视一眼,齐声道:“那师尊还请原谅天荷师妹。”

“你们还跟我讨价还价?”安若云气疯了都。

“好了!”冰云忽然开口喝了一声。

她一话,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冰云扫了扫左右,这才将目光投到一直匍匐在那,以头扣地的石天荷身上,道:“你叫石天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