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零二章 软软的饭

第两千六百零二章 软软的饭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将石火本源封进法身体内,若惜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

刚才那一番动作看似随意,想来也消耗她不少精气神,左右望了望,她再度伸手一招,之前被石火夺走的那万兽印咻地一声飞了过来,被她握在手心处。

“先生,你送我的这件礼物,我留下了。”若惜将万兽印紧紧地攥着,眼中满是不舍。

“你要去哪?”杨开一惊,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

若惜抿着红唇道:“我的血脉之力已经觉醒,我需要去继承先祖的力量。”

杨开立刻朝血门处望去。

若惜展颜一笑,面上刻意保持的冰冷一下子融化开来,语气轻柔道:“先生,等若惜出来就能帮到你的忙了,以后也不会再拖累你,今日之事也永远不会再发生。”

杨开张了张嘴,巍然一叹道:“是我没能保护好你。”

若惜摇头:“不关先生的事,是若惜太自作主张了。”

杨开不再多说,只是望着她道:“非去不可么?”

张若惜点了点头,神色坚定。

杨开颔首道:@5“那便去吧,既是你先祖的力量,没道理不去理会,不过万事小心。”

“若惜知道的。”若惜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又看了看小小道:“先生,小小我带进去了,必定让他继承泰岳之力!这事等会你跟石灵一族打个招呼。”

“好!”杨开点头。

石灵一族这一次倾巢出动,本就是想送小小进血门去继承那圣灵泰岳的力量,只可惜事情的发展与他们期望的出入很大,不过现在既然有张若惜带小小进去,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小小,进了血门。一切听若惜的吩咐,不要给她惹什么麻烦。”杨开又叮嘱了小小一声。

小小不迭地颔首,口中呜呜不断,一副我很老实的样子。

“放心吧先生,石头叔能继承石火本源,小小继承泰岳本源更没有问题。”若惜宽慰道。

说完之后。她又扭头,朝梵蜈等人望去,脸上的柔情瞬间被冰寒所取代,冷声道:“我家先生若是在古地中出了什么意外,待本宫从血门中走出之日,便是你三人葬身之时!”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若是别人,梵蜈等三人早就冲过来拼命了,可偏偏张若惜这般说。他们三个一点脾气都没有。

梵蜈更是惶恐抱拳道:“大人放心,有我梵蜈在的一天,必定不会让这位先生出任何岔子。”

鸾凤与苍狗亦是战战兢兢地应着。

三人暗暗想,看这架势,想要以后活的滋润一些,还得跟杨开搞好关系才行啊,只要跟杨开搞好了关系,还怕这位天刑后人找自己麻烦么?

一时间。在三人的眼中,杨开赫然成了一块闪闪发光的宝贝。人人都想来啃一口。

“先生……”若惜再次转过头,美眸之中满是依依不舍的神情,抿着红唇道:“若惜……这就走了。”

杨开坐在地上,多少也有些感伤,却是强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总有再见的一天。我等你从血门里出来。”

若惜低着头,脸颊之上忽然飞上一团红润,有些紧张地道:“临走之前,先生能不能满足我一个要求?”这话说的及没自信,一边说还一边偷偷摸摸地朝杨开望去。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杨开微微一笑,道:“你说,莫说一个要求,便是十个百个,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

“那……先生闭上眼睛!”若惜一咬牙,鼓足了勇气,说完之后只觉得脸颊发烧发烫。

梵蜈等三人在旁边怔怔地瞧着,皆都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猛然意识到自己等人还是小瞧了这位天刑后人与杨开之间的关系,本以为两者只是关系不浅的朋友,如今看来……却是这位天刑后人情窦初开了啊。

这还了得,若真如此的话,那日后他们可不是要跟杨开搞好关系这么简单了,只怕要惟命是从才行啊。

这可当真应了杨开之前说的那句话。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有要求助他的地方。

当时杨开虽然指的是石灵一族,梵蜈压根不屑一顾,可现在看来,这话还说的真没错。

杨开闻言亦是愕然,他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若惜这神态和语气,他哪里还瞧不出一点端倪,心中微微一叹,自来到星界到现在,他从来不敢去招蜂引蝶,毕竟在远离此地的故土之中,还有苏颜,夏凝裳,扇轻罗和雪月在等着他。

星界闯荡这么多年,他的生活也是极为自律,从未与任何一个女子有过太亲密的举动。

可他也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念头百转,杨开如言闭上了眼睛。

若惜紧咬着红唇,胸腔内一颗心脏噗通噗通跳动起来,那剧烈的心跳简直犹如战鼓在锤击,发烫的脸颊更如火烧了一样。

她一步步地来到杨开面前,然后蹲下身子,伸出颤抖的双手捧住了杨开的脸颊,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紧张地抖动着,缓缓印上自己的红唇。

额头上很快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鼻尖更是萦绕着一股醉人的香味,撩人的发丝抚过杨开的脸颊,带起酥酥麻麻的感觉。

仿佛只是一瞬,又仿佛过了千百年,若惜如受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醉眼朦胧,精致的耳根都一片殷红,惊慌道:“先……先生,若惜真……真的要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之后,她一扭身便朝血门那边冲去,似乎一刻也不敢在这里多待。

结果身子莫名发软,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