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圣灵

第两千六百零一章 新的圣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凤血果别无他用,对疗伤却有奇效,只要有一口气在,凤血果都能起死回生,在这一点上,它与不死原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梵蜈等人也都看的眼珠子直了,尽管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圣灵,可凤血果这样的绝世奇珍他们何时见到过?都被震惊的不行。

不过很快,三位圣尊的表情又是一垮,尤其是鸾凤,俏脸之上满是懊悔和不安。

因为从眼下的情形来看,这位天刑后人即便是血脉觉醒了之后,对杨开也是极为看重的,否则怎会从血门内召来一枚凤血果给他疗伤?这委实有些暴殄天物了啊。

可之前杨开被石火那般羞辱欺凌的时候,他们三个都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出手阻止,结果导致杨开变得这般狼狈,也不知道等下这位天刑后人会不会跟他们秋后算账。

尤其是鸾凤,若惜在她面前自掌脸颊,只求她能出手帮帮杨开,鸾凤却依然不为所动,甚至连阻止张若惜的念头都没有,结果张若惜把自己一边脸都扇肿了,嘴角边的鲜血到现在还没干涸。

早知如此,当时不妨就卖她一个面子,出手救下杨开,必定能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她却因为不愿得罪石火而袖手旁观。

那可是天刑后人的人情啊!

现在好了,石火死了,连本源之力都被剥夺,她之前的顾虑彻底成了笑话,反而还要提心吊胆。

平生头一次。鸾凤体会到了什么叫后悔的感觉。满嘴的苦涩。若再有选择的机会,就算得罪石火又如何?

“先生,你先疗伤!”若惜见杨开拿着那凤血果一动不动,忍不住催促起来。

她跟在杨开这么些年,什么时候见过先生这般狼狈?心疼的同时,内心深处亦是愤怒无匹!罪魁祸首的石火虽然被她灭杀,但袖手旁观的三人也很可恶。

杨开点点头。将凤血果放入口中吞下。

果子虽然珍稀,但却是若惜的一片心意,他自然不会拒绝。

清甜的味道在舌尖荡开,紧接着腹部内一股热流朝四肢百骸蔓延,充斥着血肉和骨骼之中,迅速修复着己身的伤势。

杨开暗暗心惊,尽管早就知道凤血果乃疗伤的圣果,可真正服下体会才明白这灵果的逆天之处。

传言中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一枚凤血果就足以让人生龙活虎。如今看来,这传言当真不假。

“先生,他们三个怎么办?”若惜一边悄悄传音,一边转头朝站在那边一动也不敢动的梵蜈等三人望去。

见她目光望来,梵蜈三人都是心头一紧,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那冰冷的双眸实在让他们发憷。不知道这位天刑后人心中在打什么算盘。

“你想怎么办?”杨开不答反问。

“杀光他们!”若惜眼神一寒。

杨开苦笑不已,知道这一次她怕是怒气不小,所以压根就没打算放过梵蜈等人。

“不过我听先生的。”若惜又补充了一句,“先生要他们死,我就杀了他们。”

杨开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前杀死石火的力量,并非是本身拥有的吧?”

若惜微微颔首,道:“是借助了先祖留在血门里的力量。我自己的力量,无法与他们为敌。”

“那力量动用起来,有何弊端?”杨开再问。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动用起来自然不会如臂使指,若惜说到底还是一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突然获得了能击杀一位圣灵的力量,不可能一点代价都没有。

若惜默然了一会儿才如实道:“对我的身体有些负荷。”

“那就算了吧。”杨开微微一笑。

“可是先生……”若惜似乎还不太愿意善罢甘休的样子。

杨开道:“他们之前虽然冷眼旁观,但也是人之常情,罪不至死!说到底,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石火死了就够了,而且,鸾凤之前还阻止过你,我欠她一个人情。”

若惜咬了咬红唇,这才微不可查地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杨开的说法。

“先生说不杀,那就不杀了,但无论如何也要敲打一下,否则他们还以为我们好欺负!”若惜轻哼了一声,从杨开面前徐徐站起,冷眼朝梵蜈三人望去。

杨开摇头苦笑,若惜血脉之力这一觉醒,忽然就性格大变,变得如此强势,让他颇有些不太适应。不过这是好事,在这个世上,软弱和温顺并不足以立足。

梵蜈、鸾凤和苍狗有生以来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煎熬的痛楚,眼看着若惜和杨开在那边嘀嘀咕咕,暗中传音不知道交流了什么东西,一个比一个心情紧张,忐忑不安。

此刻见若惜站起身来,三人皆是头皮一麻,本能地想要远离这是非之地,但石火之死乃前车之鉴,三人哪敢有什么轻举妄动,唯恐招来杀身之祸。

“不知大人,是否有什么吩咐?”梵蜈硬着头皮,抱拳问道。鸾凤苍狗也是一脸局促地望来,表情僵硬。

若惜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们三个听好了,之前尔等三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处处为难我家先生,便是杀了你们也难消本宫心头之恨!”

此言一出,梵蜈三人脸色狂变,差点没忍住赶紧逃走。可心有顾虑之下,还是硬撑着站在原地。

“不过……”若惜话锋一转,“先生慈悲为怀,不愿轻造杀业,罪魁祸首既然已经伏诛,先生也不愿再追究下去。”

梵蜈、鸾凤和苍狗顿时大喜,三双眼睛齐齐朝杨开望来,如同望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一脸感激莫名的神色。

“尔等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宫略惩小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