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九十五章 没死

第两千五百九十五章 没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众目睽睽之下,张若惜忽然扑到那大坑上方,跪倒在地,双手并用,奋力刨着掩盖了坑洞的泥土,那眼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流淌,口中呜咽不断:“先生,先生……”

哽咽之声悲痛欲绝,整个人更像是失去了思维一样,竟连源力都没有动用,只是凭借着一双血肉之手,将面前泥土不断翻飞。

眨眼功夫,那纤纤十指之上便一片血肉模糊,可她却仿若感觉不到疼痛,依然奋力刨动。

伤心绝望到极点的情绪,似化为实质一般朝四周蔓延,让诸多妖族和被控的石灵一族无不动容,那一滴滴落下的眼泪,竟逐渐掺杂上一丝淡淡的殷红,似乎从她眼中流下的并非只是单纯的泪水,而是血与泪的控诉。

“不要丢下若惜,先生不要丢下若惜……”

血泪模糊了视线,张若惜眼前根本无法视物,可那一双手却是机械般地努力着,想要将杨开从地下拯救出来。

“这个小丫头……”梵蜈眯着眼,眉头微皱着,盯着张若惜跪倒在地的背影,心情颇有些复杂。

“与那小朋友的关系似乎不浅,可惜实力太低了@7一些。”鸾凤也是微微叹息一声,道源三层境,在这里能做什么?此地随便拉出来一个妖王,最起码都是帝尊两层境的存在,道源三层境实在是不够看。

“哼!”石火斜睨了张若惜一阵,忽然冷哼一声,一伸手便朝张若惜抓了过去。

他本就是出尔反尔偷袭杀死了杨开,如今忽然蹦出来一个人类女子在杨开葬身之地胡乱施为,这不是在戳他的痛脚么?

若惜毫无防备,直接被他巨大的巴掌拦腰捏起。

五丈高的石火。捏着张若惜,就仿佛捏着一个袖珍小人一样。

与杨开越来越远的距离让张若惜猛然惊醒,抬起头来,一双赤红的美眸盯着近在咫尺不断打量她的石火,忽然奋力挣扎了起来,拳打脚踢不断。口中哀求道:“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要救先生,先生还没死,我要救他!”

可她的力量与石火哪能相提并论,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是纹丝不动。

石火冷笑不迭,道:“你那先生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不要做无用之功了。”

若惜摇头。泪如雨下:“我不信,我不信,先生不会死的,先生绝对不会死的。”

石火怒道:“你这小丫头,这般冥顽不灵,信不信本座直接捏死你?”

若惜咬牙,忽然一抬手,一道方方正正的大印凭空出现。

万兽印!

大印之中。忽然飞射出一道道漆黑之力,霎时间。四周阴气森森,一阵阵鬼哭狼嚎之音响起,那从印中飞出的漆黑之力也眨眼化为一只只体型各异的妖兽。

“兽魂!”石火眉头一挑,有些讶异地望着眼前那些看似虚无的妖兽。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下就认出这些东西都是兽魂。

梵蜈、鸾凤与苍狗的眉头同样微微皱了起来,他们是古地的圣尊,古地亿万妖族皆归他们统帅。张若惜这万兽印中忽然冒出来这么多兽魂,多少让他们有些心中微怒,毕竟每一个妖族都是他们的手下,即便是死了,兽魂也不应该被一个人类收去封印在秘宝之中。

这件秘宝。绝对是古地妖族所无法容忍的秘宝。

就在四大圣尊短短失神的片刻,从那万兽印中涌出的兽魂竟一下子多达几万,而且那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多,那一只只兽魂,体内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各不相同,可竟有不少比在场的妖王都不逊多少。

“哪来这么多兽魂!”石火终于变了脸色。

如果说万兽印中只是封印了几十上百只兽魂也就罢了,可以解释为是这个女子击杀妖兽后将兽魂封印进去的战果,可这几万兽魂,其中十二阶妖兽比比皆是……

这就有些让人震惊了,而且看那架势,万兽印中似乎还封印了更多的兽魂。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进了万灵之墓吧?”石火蹦出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

说话之时,一巴掌朝万兽印拍了过去,圣灵之力沛然而发,直接将万兽印打的光芒狂闪,灵性大损。

而从印中飞舞出来的那几万兽魂,更是在万兽印被攻击的一瞬间,竟都纷纷被吸了回去,没能发挥出一丁点的作用。

实力相差太大了,若惜即便是动用万兽印,也无法给石火造成什么困扰。

石火大手一甩,就将张若惜给丢了出去,口中道:“小丫头这秘宝有问题,得仔细查个清楚。”

鸾凤微微颔首,伸手将张若惜给吸了过来,控制在自己面前,让她不得动弹。

而石火也把玩着手上的万兽印,神念往内涌入,一番查探之后,脸色忽然大变,惊喝道:“百万兽魂!”

“什么?”梵蜈几人纷纷动容。

一个万兽印内,居然封印了百万兽魂,且不说这秘宝到底是何人炼制的,这上百万的兽魂是从哪里来的?几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放眼整个星界,百万兽魂,除了蛮荒古地只怕没有地方能够提供,而蛮荒古地中有百万兽魂的地方只有一个——

万灵之墓!

难道这小丫头真的进了万灵之墓,石火刚才的猜测成真?

“小丫头你叫什么?”鸾凤望着面前依然在挣扎的张若惜,惊声问道。

张若惜不答,一个劲地想往前冲去,可在鸾凤面前,她哪里能走的掉?甚至连动下身子都是奢望。

“哗啦……”

一声异响传来,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边满是泥土的坑洞之中,竟忽然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