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调虎离山

第两千五百八十五章 调虎离山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可是……那口钟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回来了?”谢无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瞪眼道:“难不成你……”

杨开微笑颔首:“不错,那口钟现在属于我,我已经将它藏在那个地方。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来吧。”

谢无畏骇然抬头,眼中满是震惊之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妖王,这个小忙你不会不帮吧?”杨开又沉下了脸,“你可别忘了,你的魂印还捏在本少手上。”

谢无畏皱眉道:“你要本王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四位圣尊,到底所欲何为?”

“那是本少的事,你无需多问。”杨开冷哼一声。

谢无畏对他的推脱置之不理,自顾地道:“你这是想将四位圣尊引开……难道你要进血门?你不是人族么?”

血门是古地生灵的禁地,那里也只有古地生灵才能生出血脉吸引,杨开一个人族想进血门做什么?谢无畏怎么也想不通。

“管那么多干什么。”杨开不耐地推了他一把,将他转个身,拍着他的背道:“速速去办事要紧。”

谢无畏不走,回过头来,双眸冒着精光,道:“杨少你若是想进血门的话,到时候得算我一个。”

“你也想进血门?”杨开愕然地瞧了他一眼,很快心头了然,知道谢无畏也想去取得那圣灵之力。

谢无畏哼道:“若非那四位坐镇在附近,本王早就冲过去了,岂会等到现在。”

杨开呵呵一笑,颔首道:“好啊,那就看你到时候有没有那个机缘了。”

谢无畏当即精神一震,身形晃动。便从杨开的眼前消失不见。

……

那破损的石亭处,四位圣尊并肩而立,遥遥望向血门所在之地,目光凝重。

便在这时,下面忽然有一位妖将急匆匆地冲了过来,抬头抱拳道:“见过几位大人!”

梵蜈垂眼朝下方瞧了瞧,冷冷道:“何事!”

那妖将道:“回大人。谢无畏谢妖王有要事求见。”

“谢无畏?”梵蜈皱了皱眉。

谢无畏他自然知道,正是他手下八路妖王之一,有头脑,实力强,算得上是最顶尖的妖王之一,这个时候他跑来见自己做什么?

梵蜈一挥手道:“叫他过来。”

“是!”那妖将应了一声,连忙退去。

不大一会儿,谢无畏便跟在他身后重回此地,即便是身为妖王。在面见这四位圣尊之时,谢无畏还是感觉压力如山。尤其是他与杨开密谋之事非同小可,一旦被圣尊察觉恐怕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不免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谢无畏抱拳道:“见过几位大人。”

除了梵蜈瞧了他一眼之外,剩下三圣尊压根就没理会他,毕竟谢无畏是梵蜈手下的妖王,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什么事?”梵蜈淡淡地问了一声。

谢无畏抬头看了看他,一副事关重大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副模样倒是引起了其他三位圣尊的好奇心,都纷纷扭头望来。

梵蜈道:“有事但说无妨,几位圣尊也都不是外人。”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谢无畏心中暗喜,表面不动声色,再次抱拳道:“回大人。属下手下一妖将,之前在距离此地三千里外的一个山谷中无意间发现了一口钟!”

“一口钟?什么钟这么大惊小怪?”梵蜈皱着眉头问道。

谢无畏道:“据那妖将描述,再加上属下自身的推测。那钟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山河钟!”

“什么?”梵蜈大惊,其他三位圣尊也都一瞬间眸爆精光。震惊地朝他望来。

霎时间,谢无畏身子一矮,只感觉身上似乎压下了一座座大山。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你能确定那是山河钟?”鸾凤第一个忍不住,厉声问道。

谢无畏艰辛道:“八成的可能。因为属下的那个手下说那口钟散发着及其浓郁的蛮荒之力,而且似有镇压天地之气象,他也只是遥遥地看了一眼,不敢靠近,便匆匆回来禀报了。”

“镇压天地之气象,蛮荒之力……”苍狗激动的嘴唇直哆嗦,“必定是山河钟无疑了,那口钟具体在哪?”

梵蜈将他的激动瞧在眼中,淡淡道:“这就奇怪了,山河钟当年被元鼎从古地盗走,几万年来不见踪影,传言这洪荒异宝早已随着元鼎的陨落遗失在了碎星海,怎么会无缘无故地重新出现在古地,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他无疑已经起了疑心,所以尽管那山河钟对他也有大用,可还是忍不住打探清楚。

鸾凤闻言,美眸中也是异色一闪,微微颔首道:“这个时间点确实有些古怪。”

石火眼珠子转了转,恍然道:“几位是怀疑有人想要调虎离山?”

梵蜈冷哼一声,一脸冰寒地望着谢无畏,道:“无谓,本座向来待你不薄,你可知道欺骗本座是什么下场?”

谢无畏浑身一僵,在那莫大的压力之下,头都抬不起来,只能沉声道:“大人待属下有知遇之恩,属下自然不敢忘怀,只是此事确实属实,属下不敢有任何隐瞒。至于那口钟……属下听闻,前几年人类那边的碎星海刚好开启了,是不是有人从碎星海中将山河钟带了出来?”

此言一出,倒让梵蜈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碎星海的事他自然也知道,谢无畏这话倒也有些依据。

“到底是不是,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左右不过几千里的路。”苍狗一副迫不及待地架势,在一旁催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