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七十八章 木灵一族

第两千五百七十八章 木灵一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随着小小继续朝前走去,很快便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带。

此地已经汇聚了七八个石灵,纷纷站在一个石盘的后面,这些石盘每一个都有磨盘大小,应该是石灵一族自己制作出来的,摆放在此充当桌子用。

石桌的后面,也都有石凳。

在那最前方的石桌后,耄耋的石灵长老已经入座,正笑眯眯地朝这边望来。

杨开与张若惜随着小小一路通过的时候,那些站在两旁的石灵都纷纷行礼,搞的杨开很是不好意思,也只能跟张若惜两人不断地回礼。这些石灵每一个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可以说他们比当今星界九成九的人都要高寿,在他们面前杨开当然不能无礼。

长老下首位,有两张空的石桌,明显是给杨开和张若惜准备的。

待到近前,长老才抬手道:“两位客人请入座”

杨开告罪一声,走到长老左右边的石桌后方坐下,若惜瞧了瞧,也只能走到另一边安静落座。

小小倒是一溜烟地跑到最后方,与一个石灵挤在一桌,还一副及不老实的样子,惹的那石灵抬手敲了他一下,发出咚地一声响动。

立刻老实不少。

“有客自远方来,我石灵一族倍感荣幸,设宴招待贵客,还望客人莫要计较弊处寒酸。”长老呵呵笑着,声落洪雷,震耳发聩。

杨开起身道:“长老客气,能得贵族招待是小子的殊荣,岂敢计较太多。”

长老微笑颔首,伸手示意杨开请坐,这才开口道:“我石灵一族天生族人稀少,在此诸位已是我族仅存族人,各人与贵客自我介绍一下,免得贵客混淆不清。”

“是”底下众石灵纷纷应诺,这才一个个起身,朝着杨开所在的方向行礼。自我介绍道:“石一”

“石二”

“石三”

……

“石八”

杨开瞧的一阵目瞪口呆,嘴角抽搐。

这些石灵的名字倒是省事的很,一个个都以数字为名,算上长老和小小。总共也才十个族人而已,当真是稀少的有些不像话。

关键是他们这样自我介绍也没太大意义,杨开瞧来瞧去,还是觉得这些家伙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压根分不清谁是谁。

虽然分不清。可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杨开一一回礼,一副我记住了的模样,实则根本两眼一抹黑。

待到八个石灵都介绍完了,长老才呵呵一笑,道:“我石灵一族天生不过十,过十必夭,这也是天数。”

杨开愕然道:“贵族从来没有超过十个族人?”

长老颔首道:“不错”

杨开心头恍然,怪不得当年自己虽然得了两个石灵的胚胎,却最终只有小小一个孵化出来的,另外一个实在是逼不得已。被他给祭炼成了法身,这才存活下来。

他还以为时运不济,现在看来,倒不是他当时培养的问题,而是天命使然。

不知道把法身给放出来,这群石灵会有什么反应。

长老又道:“族人虽少,但也与世无争,方才苟存至今,让客人笑话了。”

杨开连忙摆手。

“闲话不多说了,晚宴这便开始吧。”长老呵呵一笑。朗声道:“地处简陋,无甚招待,唯奉上些许灵果与灵酒,还望客人莫要嫌弃。”

“不敢不敢”杨开口中答着。面上却是一片狐疑。

因为这长老虽说要奉上什么灵果灵酒,可他压根就没见到东西。而且石灵一族十个族人都在这里,谁来上酒上果盘?偏头望去,却见其他九个石灵包括了小小都稳坐原地,动也不动,反而一双双眸子都满是期待地望着丛林深处。一脸意动的神色。

搞什么鬼?杨开满心狐疑,却也只能静观其变。

“啪啪”长老忽然拍了两下手掌,一副召唤什么东西的样子。

霎时间,只见四周树木光华大放,一道道五颜六色的霞光自丛林深处绽放,那萦绕在树冠和从木之间的彩带也一下子都活了过来。

光芒朦胧之中,似有一道道娇小的身影飞空而来,一个个脚踩那游离的彩带,身上散发着离奇的光晕,仿若天人下凡而来,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杨开一下瞪大了眼珠子,入目所见,只看到一个个约莫只有自己胳膊长短的娇小人儿莫名出现,这些小人似乎并非血肉之身,身上流光溢彩,个个都生的玲珑剔透,仿若由玉石雕刻而成。

丛林之中一下子活跃起来,从四面八方涌出上百个这样的小人,小人有男有女,男的面容清秀,英俊不凡,女的容貌出众,姿色不凡,身穿短裙,精致的胳膊和小腿裸露在外,肌肤如雪。

这些小人一个个手上都捧着一些东西,各自飞舞到一张张石桌前,将手上东西依次放下。

很快,每一张石桌上都摆上了石杯,酒坛,还有一蓝蓝扑鼻清香的灵果,那些小蓝子应该也是利用藤蔓编织而成,精致无比,每一个小蓝子上都装了一些品种不同的灵果,早已清洗干净,可随意品尝。

杨开与若惜哪见过这样的生灵,都瞧的眼睛不眨一下,惊奇万分。

一个女性小人飞到杨开面前,将挽在胳膊上的小蓝子放下,抬头一瞧,正见到杨开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她,顿时两颊飞红,掩面而退,一副娇羞无限的样子,搞的杨开颇为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吓到人家了。

那边张若惜却是伸出一根手指,一个女性小人的脸蛋戳去,却不防那女性小人伸手拍开她的手指,噘了噘嘴,气鼓鼓地走了。

若惜不禁吐了吐香舌,不过美眸却一直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