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六十九章 弥天大祸

第两千五百六十九章 弥天大祸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大人,是牛大人那边的人马!”一个妖族忽然凑近羊有为身边,低声说道。

羊有为闻言,面色微变,连忙浮空看去,待看清那边行来的庞然大物的模样之中,忍不住低喝道:“牛全!”

牛全这个名字他之前提到过,杨开虽然没有细问,也知道那牛全是一个妖将,应该与羊有为是平起平坐的存在,却不想今日居然在这里碰到了。

杨开正在考虑要不要让羊有为配合自己杀人灭口,免得让那些不相干的妖族发现自己与羊有为搅和在一起生出变故,却不想羊有为居然直接朝那边飞了过去,待到那半空中,朝下大声呼唤道:“老牛,你干什么去!”

没有任何回应。

羊有为的脸色再次一变,急急道:“老牛,我是老羊啊,你醒醒看着我!”

那些跟着牛全一路飞过来的妖族显然都认得羊有为,当即有妖族痛哭流涕道:“羊大人,你快施法救救我家大人吧,大人他今日不知怎地,忽然现出了真身,不管不顾地朝这边跑来,我等拦也拦不住,喊也没有任何回应。”

听他这么一说,羊有为立刻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目光朝那无形的墓门所在之地瞧了一眼,面上浮现出一丝哀伤之色,重重地叹了口气,摆摆手,又飞回到杨开身边。

轰隆隆……

树木拦腰而断,那庞然大物终于从树林中冲撞出来,杨开定眼望去,发现那前方出现了一只体型巨大无比的牛形妖兽,浑身泛着青濛濛的光泽,一身兽皮上沟壑满布,纵横交错,明显是岁月流逝留下的印痕,那四只蹄子一个个都宛若房屋般大小,每一次落下都是地动山摇。

这妖兽头颅两旁长了两只弯如镰刀般的尖角。不过其中一只角却是断了一截,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为,断角不但没有削弱这妖兽的气势,反而愈发让它显得狰狞。

这应该就是那个叫牛全的妖将了!杨开心中有数。却不清楚这妖将为何会现出自己的真身,虽说妖族现出真身之后战斗力会大幅度增加,但毕竟不如人身灵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妖族是不会现出真身的。

“怎么回事?”杨开扭头望着羊有为。

“大限已到。这是要进墓地了啊。”羊有为微微叹息一声,语气中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他早就知道牛全活不了太久,却没想到这一日竟来的这么突然。

杨开瞧了瞧那牛全,又瞧了瞧众妖之前所指的墓门所在的位置,幡然醒悟道:“它能感受到万灵之墓的召唤?”

羊有为颔首道:“所有古地的生灵,在大限将至之前,都能感受到万灵之墓的位置,会不由自主地进入其中,老牛他……哎……”重重一声叹息。凝噎无语。

“这个倒是可以看看。”杨开眉头一扬。

他与这牛全没什么交情,先前正不确定这万灵之墓是真是假,现在居然就有验证的方法了,所以杨开倒是没什么感触,反而瞧的津津有味,就当开个眼界了。

牛全的那群手下依然在不断地呼唤,可化作真身之后,它似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只知道一步步地朝墓门所在的位置行去。

不大一会功夫,所有跟来的妖族都从羊有为的手下这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知道自家大人是要进万灵之墓,顿时一个个都神情黯然,表情悲恸。

众目睽睽之下,那牛全行至山谷空旷地带。忽然顿下了步伐,仰天哞叫了一声,一头朝前方扎去。

杨开一瞬间瞪大眼珠子。

因为在那虚空之中,一扇呈现出灰黑色的光门忽然闪了一下,那光门高达十几丈,明明一直矗立在那里。却隐匿在无形之中,若非牛全进入掀起了一丝涟漪,只怕其他人还看不到。

正如羊有为此前所说,只有古地里那些将死的生灵,才能看到这一扇墓门。

牛全通过那墓门,庞大的身躯很快消失不见,涟漪荡过,墓门也同时隐匿下去。

跟着牛全来到此地的那些妖族俱都痛哭流涕,一个个哀嚎不已。

羊有为也是砸吧砸吧嘴,一脸不是滋味的表情。

“还真有墓门!”亲眼见证了之后,杨开知道羊有为等人刚才没有说谎欺骗自己,也由此印证了老三是真的进了万灵之墓!

这下可如何是好?杨开一个头两个大,他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危险,若是进了里面又该如何出来,万一这万灵之墓是有进无出之地,进入其中岂不是自寻死路?他虽有空间力量傍身,也不敢轻举妄动。

倒是若惜那丫头,之前居然能看到墓门,实在让人奇怪。

想到这里,他扭头朝张若惜望去,不看还好,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因为张若惜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墓门所在前方,伸出一手朝那无形的墓门探去,一双美眸中泛着奇异的光芒,看起来极为古怪。

“若惜你干什么!”杨开大喝一声。

张若惜娇躯一颤,猛地回过神来,待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来到了墓门面前,花容顿时失色,想要抽身后退。

可就在这时,那隐匿的墓门居然再一次显露出来,而且这次是完整地显露。

空旷山谷之中,一扇巨大的灰黑色光门散发出奇怪的光芒,一闪之下,光芒将整个山谷都笼罩其中。

所有被这光芒笼罩住的妖族都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一双双眼睛中透出及其惊恐的神色,大呼小叫不断。

杨开也是睚眦欲裂,在那灰黑色的光芒笼罩下,任凭他如何催动力量,竟也无法挪动步伐,空间力量施展出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