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五十八章 日子苦啊

第两千五百五十八章 日子苦啊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幽魂怒道:“段红尘你适可而止啊”

这已经不是看得起那小子,而是看不起自己了,幽魂焉能不怒。

段红尘淡淡道:“他精通空间之力”

“有这事?”幽魂微微惊讶,段红尘既然说那小子精通空间之力,那就是真的精通,这样的人还真不好杀。

“他还学了岁月如梭印”

“什么?岁月如梭”幽魂这下是真的震惊了,岁月如梭,那可是岁月大帝的神通,普天之下唯一一时间法则牵扯到的神通,连他幽魂都没法窥得门径。岁月如梭印一出,搞不好还真能拿自己女儿陪葬。

“对了,山河钟也在他手上”段红尘一点点信息往外抛着,却仿佛一次次重击打在幽魂身上,让他的表情越来越夸张。悄悄打量过去,段红尘心中爽的不行。

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些的,毕竟当时在碎星海中,杨开可没暴露过这么多底细。

幽魂大帝已经一脸呆滞,嘴角不断抽搐。

好半晌,他才沉声道:“元鼎那家伙的山河钟?”

段红尘扬眉道:“除了那个山河钟,还有什么山河钟?”

幽魂的表情抽搐的更厉害了。

虽说他是十大帝尊之一,手上帝宝不缺,但山河钟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洪荒异宝,想不觊觎都不行啊。当年围攻噬天的时候,噬天拼着受伤也要先斩杀了元鼎,最大的原因就是忌惮山河钟的镇压之力。

连噬天都忌惮的玩意,他幽魂岂能无视。

空间之力,岁月如梭,山河钟……

这小子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怎么什么好东西都能被他给得到,普通武者能得其一便是祖坟冒青烟了,他倒好,居然全捏在手上,也不知道他家祖坟埋在什么地方。

无福者无运。这小子的福源有些逆天了。

默然了一会儿,幽魂冷哼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真是无聊”

段红尘呵呵一笑,道:“随便聊聊嘛……”

他知道。幽魂应该是不会对杨开下杀手了。因为他也没有把握以魂降之躯将杨开斩杀,若非如此,段红尘也不会透露出这些情报来。

说话间,段红尘又不耐地催促道:“你倒是快点把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啊,老夫还等着你将我和噬天分开呢。这老狗一直盘踞在老夫身体内,搞的老夫想去青楼找点乐子都不方便”

幽魂大帝封号幽魂,自然是极为精通神魂力量的,也是十大帝尊中对神魂力量研究最透彻的一人,所以段红尘才会来幽魂宫,找幽魂大帝帮忙,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将噬天的神魂从自己身躯内剥离出来。

若是连幽魂都没办法,那他只能暂时保持这种状态另想他法了,想想以后的日子,段红尘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说起正事。幽魂也肃然起了神色,道:“红尘,我也不瞒你,你这情况有点棘手,我不一定能帮的上忙。”

“帮不帮得上,试过再说。”段红尘沉声道。

幽魂点了点头,重新闭上眼睛。

古地通道外,杨开提着百万剑,心神一直关注着符老,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

魂降而来的幽魂大帝跟他说了一句等着之后。便忽然没了动静,这让杨开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要不要趁其不备,先跑了再说呢?

可这边的事情不解决的话。搞不好会被幽魂宫给盯上,幽魂宫与黄泉宗可不是一个等级的,被幽魂宫的人盯上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想着想着,一个更大胆的念头浮现出来。

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将面前这两人给杀了,一了百了。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在脑海中转了一圈。便被杨开给抛之脑外。真要是这么做,那就彻底得罪幽魂大帝了。

先看看情况吧,杨开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如果幽魂大帝真要冲自己下手的话,再做打算也不迟,想到这里,他朝琳儿那边望了一眼,正好碰见她的目光。

四目对视之下,杨开咧嘴狞笑,模样可怖。

琳儿吓了一跳,赶紧撇开视线,心想父亲大人在搞什么,杀了这小子不就完了,自己女儿被欺负了也不出头,真是让人伤心。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没动的符老忽然像是回过神一样,抬头朝杨开望了一眼。

杨开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硬气道:“大人有何指教?”

符老嘴角微微一扬,上下打量杨开,又瞧了瞧那边死掉的二十多个黄泉宗弟子,知道这些人实在是死的不冤。一个人有那么多福源,又与红尘大帝联手对付过噬天,他们如何能是对手。

山河钟啊,这洪荒异宝自几万年前被元鼎从这里带出去之后,居然还有再回此地的一刻。

“事情的经过我了解的差不多了。”符老淡淡说道,“此事确实是小女有些无理取闹,没你什么事。”

“哈哈,大人果然目光如炬。”杨开闻言一下子放松下来,知道自己没什么危险了,幽魂好歹是大帝,既然这么说了,定然就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

反倒是那边的琳儿听了,气的一噘嘴巴,满脸的不乐意。

符老点头道:“古地凶险,你好自为之吧。”

说话间,朝琳儿那边伸手一摄,帝元涌动便将琳儿擒了过来,这便要走了。

“等等”杨开一见他这架势,连忙喊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符老转头,有些不耐地望着杨开。

杨开嘴角一抽,道:“大人,你不会是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了吧?”

开什么玩笑,自己因为那胡搅蛮缠的女人受了伤,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