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五十二章 活该你有今天

第两千五百五十二章 活该你有今天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前后不过十息功夫,那黄泉宗弟子便忽然浑身一阵抽搐,紧接着断绝了生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他的身上此刻无一完好之处,连那花花绿绿的肠子都被他自己给扯了出来,看起来骇人至极。

漆黑的能量依然在他身上燃烧着,似要持续到天荒地老。

咻咻咻

一道道黑光,接连不断地从天罗封绝大阵内飞射出来,精准无比地朝一个个黄泉中弟子射去。

那些弟子们被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起身逃遁,口中大呼长老救命。

华飞尘哪有功夫救他们的命,此刻他与尹乐生两人联手也依然被杨开追得鸡飞狗跳,连口气都喘不过来,所以即便知道那些弟子正在遭受万鬼噬身之苦也无能为力。

不过就算他此刻空闲,也是没办法救下那些弟子的。

对黄泉宗的弟子来说,万鬼噬身是最恐怖的酷刑,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死法,这与他们修炼的功法,祭炼的秘宝有关。

但这毕竟是黄泉中的根本,又有哪个弟子不去修炼

一声声惨叫传出,这次却不是那些阴魂了,而是被万鬼噬身的黄泉宗弟子们。

短短三十息功夫,黄泉宗这边的人手便折损了一小半,全都是因为黄泉炼狱幡破损而受到反噬身亡的。

不过大阵却是依然在运转。

天罗封绝大阵是个比较奇特的阵法,也是及其灵活的阵法。五个人可以布阵,十个人也可以布阵,二十个人也可以

所以即便这边死了不少,那阵法也没有停止运转。

只不过黑球的颜色似乎变淡了不少,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三道身影正在急速飞窜。激烈交锋。

自己这边的人手一下子死了一小半,剩下的黄泉宗弟子们自然是胆战心惊,他们知道。再不逃的话自己跟那些死去的师兄弟们肯定没两样,早晚都要被反噬而亡。

但华飞尘不开口。他们又哪里敢逃真要在这个时候逃走,他们必定会遭到整个黄泉宗的追杀,所以只能咬牙苦苦支撑。

“召唤鬼王啊,一群蠢货”尹乐生忽然破口大骂起来。

那些黄泉宗弟子闻言全都一震,紧接着面上闪过一丝决然的神色,忽然齐齐掐动灵决,浑身源力涌动。

紧接着,一口口精血从他们口中喷出。朝那黑球喷去。

殷红的鲜血印入黑球之中,就如雨水落进了大海,很快消失不见。

可是黑球内的幡魂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不断地沸腾咆哮起来。

华飞尘适时地飞扑过去,挡在杨开面前。尹乐生则迅速抽身后退,一脸怨毒地望着杨开,下一刻,他手上忽然出现一面鬼幡。

正是黄泉中弟子的标志黄泉炼狱幡。

他双手握住这鬼幡,也是一张口,冲自己的秘宝喷出一口精血。猛地挥动之下,那鬼幡迎风便张。

呼哧呼哧

鬼幡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声响,仿若呼吸之声。让人感觉及其诡谲。

而伴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那黑球之中的浓郁黑气和无数幡魂竟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样,齐齐地朝尹乐生手上的黄泉炼狱幡汇聚过去。

不到片刻功夫,所有的黑气和幡魂都消失不见。

杨开三人所在之地,视野一片清明,只剩下一个太乙玉桂碗的洁白光幕笼罩大地,封锁空间。

杨开心头一跳,本能地察觉到一些危险的感觉,与华飞尘争斗之时。忙里偷闲地朝尹乐生那边望了一眼,只见尹乐生狞笑不止。厉喝道:“杨开,这下看你死不死。”

他话落之时。手上的黄泉炼狱幡忽然爆为一团黑雾,而在那黑雾翻腾之中,两只猩红的双目忽然闪烁起妖异的光芒,似能吞噬人的神魂一样,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紧接着,两只巨大的鬼爪从黑雾之中探出。

撩撩绕绕之际,一个巨大的身影呈现出来。

这身影高达五丈有余,通体漆黑,却是面目可憎,额头处甚至还有一支朝天弯曲的独角,嘴中遍布獠牙,身影悠一出现,便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四周的空气似乎也一瞬间降至冰点。

呼哧

那身影的鼻孔中喷出一道白气,竟将虚空都冻结。

“鬼王”符老眼帘一缩,知道黄泉宗这些人是要拼命了,否则也不会祭出这样的秘术,此秘术一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这个鬼王,与古地通道内的鬼王可不一样,古地通道内的鬼王是自然生成的,经年累月修炼到那等强大的修为,而眼前这一只却是黄泉宗众多弟子利用自己所掌控的幡魂融合而出。

不可否认,这鬼王散发出来的气息及其强大,竟堪比帝尊三层境强者,那阴气一荡,便是在外面观战的符老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反倒是修为更低的琳儿相安无事,不过她的身上却闪烁出一层微弱的光芒,似乎正是这光芒的笼罩,才让她避免了被阴气侵蚀的命运。

“师叔助我”尹乐生厉喝。

华飞尘当即虚晃一招,逼退杨开,身形连闪之下直接退到尹乐生身旁,一拳砸在自己的胸口处。

鲜血从华飞尘口中喷出,正喷在那鬼王的身上,让鬼王的气息又增不少。

灵决掐动之下,华飞尘与尹乐生两人神色一片肃然,似是产生了什么共鸣,与那鬼王建立起了一层莫名的联系。

杨开神色凝肃地站在原地,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不停打量那鬼王。

不愧是东域的顶尖宗门,竟有如此离奇的秘术,他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想还有这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