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这算什么

第两千五百四十八章 这算什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ps:早起,忽然心情郁结,哎,男人啊,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两日之后,四周的奇雾忽然变得淡薄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杨开的错觉。

而行走在前方的班老忽然停下了步伐,开口道:“小哥,这里已经快到出口了,此地奇雾对神念的压制也不太明显,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找到安全的道路。”

闻言,杨开连忙放出神念查探四周,发现果然如班老所说,此地的奇雾对神念的压制比之前要好很多,他能探查的范围也变大了。

只要神念能够探查到更多的地方,那他就绝对不会迷失在这奇雾中。

而且越往前走,奇雾的压制越小,他就越安全。

“这一路多谢了,班老回去的时候定要小心。”杨开抱拳道。

班老微微一笑,道:“小哥不必担心我,倒是你们,返回之日若还需用到小老儿的话,可去那边一处山洞等候。”他说着话,朝一个方向指了一下,接着道:“小老儿每个月都会在那边等候一日,带人离开古地通道,不过时间不定。”

杨开心中了然,微笑道:“班老做的是双向生意啊。”

若有人想进古地通道,他可以带人从荒城进入,离去之时还能带些人出去,这生意确实做的不错。

班老笑道:“小老儿实力低微,虽对地形了解颇深,但若遇到实力强大的阴魂实在无法抵挡,带些人出去正好也可以保护一二。”

“班老考虑的周祥。”杨开颔首道。

“好了,那小老儿就此告辞,小哥小姐一路顺风,早去早回”班老说完,便朝他先前所指的方向行去,应该是去那边等着带人离开了。

待到班老的身影消失不见后,杨开才将目光投向前方,望了片刻后他开口道:“若惜。剩下的路我一个人走。”

张若惜面上浮现出一丝苦恼之意,虽有心替杨开排忧解难,无奈此刻实力不足,继续留下来的话搞不好会成为杨开的累赘。只能咬牙答应了下来。

光华闪过,杨开将张若惜收进玄界珠内,这才迈步朝前方行去。

越往前走,奇雾的影响越小,杨开的神念所能探查到的范围也就越广。

眼看着便要离开这古地通道。踏入真正的蛮荒之地,某一刻,杨开忽然停下了步伐,转头瞧了一下四周。

到了此地,奇雾已经变得及淡了,几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周旁一切都瞧的清清楚楚。

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并无半点活物的踪迹,甚至也没有丝毫灵气的波动。

杨开却是咧嘴一笑,道:“尹兄。等待多日不就是为了这一刻,我既已至,你又何必藏头露尾?”

话落之时,那天空某处,仿佛一块完美的锦帛被撕下来一片,忽然露出一行二十多人的身影。

凌厉的杀机一瞬间轰然爆发出来,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地朝杨开望来。

与此同时,一道流光闪过,化作一面斗篷模样的秘宝,落在一个红衣少女的手上。

杨开目光在那斗篷之上流连了一会儿。眉头一扬:“隐匿秘宝”

先前他神念所过,并没有察觉到此地有人,但是直觉告诉他,黄泉宗的人绝对就埋伏在这里。出言一试,果然如此。

现在看来,倒不是黄泉宗这些人的隐匿功法有多么精妙,而是这斗篷的功劳。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谁炼制的,竟能将这么多人全部隐藏起来,让杨开都毫无发现。神妙至极。

“你也在这”杨开望着那红衣少女,微微有些意外。

虽说他早就知道红衣少女和符老早他一天进了古地通道,但他却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跟黄泉宗搅和到一起去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黄泉宗的人。

此刻,红衣少女用一副要吃人的目光瞪着他,似乎极为不忿,咬牙道:“你怎么发现我们的。”

符老忍不住扶了下额头,道:“小姐,他应该是没有发现我们,这无影可是大人亲自赐予你的宝贝,区区一个帝尊一层境如何能窥破它的玄妙。”

红衣少女愕然道:“没发现,怎么可能?他分明说了那样的话。”

符老顿时哑口无言。

尹乐生与华飞尘也是一脸无语,心想别人只是随口一诈,你就主动解开了这秘宝的隐匿神通,现在还问别人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就这智商,怎么敢出来乱跑的。

本来他们还指望利用红衣少女这帝宝打杨开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也只需要杨开再往前走出十丈就可以了,哪晓得现在却功亏一篑,己方阵容一暴露,根本无法再偷袭。

一时间,尹乐生和华飞尘的脸色都黑如锅底。

早知如此,他们怎会借助红衣少女的力量,自己隐匿起来不是更好。

“你们也是黄泉宗的?”杨开望着红衣少女和符老问道。

符老还没答话,红衣少女就率先开口了,冷哼道:“黄泉宗算什么,本小姐岂会来自那种地方。”

这话一出,符老脸色一变,而华飞尘和尹乐生的表情就更难看了。

红衣少女出口无忌,可这话当着黄泉宗人的面说出来,不啻于打脸啊。黄泉宗好歹也是东域的顶尖宗门,说出去都是响当当的招牌,可到了红衣少女嘴中,居然成了算什么。

这算什么?

华飞尘和尹乐生脸色不难看才怪。

若是旁人说这话,华飞尘早一巴掌拍过去了,偏偏这红衣少女,他连一根寒毛都不敢动。

符老连忙干笑道:“华长老别在意,我家小姐她向来如此,并无他意。”

华飞尘心中虽然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