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四十章 凭什么是我

第两千五百四十章 凭什么是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山洞内这五六人的修为也是层次不齐,从道源一层境到三层境都有,杨开目光一扫,发现并无帝尊,也就没太在意了。.

而这些人在杨开进来之后也都看了他一眼,除了在看到张若惜之后眼前一亮外,并无太大的反应。

“小哥小姐这边来,这里还有位置”班老招呼一声,带着杨开和张若惜朝山洞右侧走去。

那边还有一点空余的位置,三人依次盘膝坐下,静待风啸离去。

山洞内其他人似乎也都是单独行动的,个个都沉默是金,是以一时间整个山洞都静悄悄一片,只有风声不断传来,让人感觉像是进入了寒冬腊月一样。

等了一阵,风声渐大,又有几人灰头土脸地从外面冲进来,将剩余的位置都占据了。

这山洞确实不大,只能容纳十几个人避难,再多的话就没办法了,那几个人后来的武者都站在山洞边缘处,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唯恐罡风吹进来,若真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必定首先遭殃。

“班老,这风啸会持续多久”杨开观望了好一会,发现外面的风声正在不断地增大,并无停歇的架势,便朝班老打探起来。

班老回道:“说不好,长则五六天,短则半日功夫,风啸起落,毫无规律,不过雷潮之后却必有风啸,小哥他日从古地返回时,可要记清楚了。”

杨开点头道:“多谢班老提醒。”

班老微笑道:“不过小哥其实也不用太担心,风啸虽然恐怖。但只要能在它来临之前找到这些山洞避难。便可高枕无忧。”

杨开眉头一扬,道:“听班老话中的意思,这样的山洞在通道内不止一处”

班老颔首道:“自然不止一处,整个古地通道两面环山,中间约莫百里不到的峡谷,靠近两面山壁的地方,都是有山洞存在的。虽然小老儿没有仔细算过,但十处总是有的。而且这山洞似乎是天然生成,受此地环境特殊的影响,坚硬无比,寻常攻击根本破不开,也没办法扩大,所以想要寻找避难之地的话就得赶早,一旦晚了可就没位置了,我们这次算是运气不错。每一年都有无数武者因为找不得避风之地死在通道内,就算运气不错找到了,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张若惜闻言,不禁吐了吐舌头道:“怪不得进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洞口处那么多骸骨。”

班老冷笑一声,道:“这些骸骨可不都是因为罡风而亡。绝大多数是死在他人之手。”

张若惜皱了皱眉。还没听明白班老是什么意思,班老却道:“稍等片刻,小姐就知道小老儿所言何意了。”

张若惜一脸狐疑,却也没再多问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忽然从外面飚射而来,直接朝山洞内部冲来,一副气势汹汹,急不可耐的模样。

可还不等这人靠近,那站在洞口边缘处的一个消瘦武者便脸色一沉,忽然抬手朝前方拍出一掌。

来人倒也不甘示弱。同样一掌迎上。

轰地一声响动之后,交手的二人皆是身形微动,似乎势均力敌的样子。

下一刻,一道狼狈的身影落在了山洞口处,目光怨毒而又急切地朝那阻挡自己进山洞之人望去。

消瘦武者冷哼一声,面色不悦道:“此地已没位置了,朋友去别的地方吧。”

“哪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来人咬牙低喝,他一路飞奔至此,看样子在风啸之中吃了不小的亏,身上光芒也是闪烁不定,显然消耗巨大,此刻又被人阻拦了一下,显得气急败坏。

但刚才动手阻拦他的那人实力不弱,真要打起来,谁赢谁输还真说不定,现在最紧要的是要找个避风的地方,他自然没心情再与消瘦武者交手过招。

他目光越过站在洞口边缘处的消瘦武者几人,往内部一扫,一下子定格在班老身上。

班老不过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在这山洞之中算是最弱的一员了,他若是想抢个位置避风的话,班老无疑是最好下手的对象。

既然没位置,那抢一个就是。

不过还不等他开口赶班老出去,便忽然眉头一皱,目光有些忌惮地在杨开身上扫了一下。

杨开虽然只是盘膝坐在那里,并没有释放自身的气息,可他毕竟是帝尊境,那人根本无法看透他的修为。而且杨开与班老坐在一起,显然是同伴,不管杨开修为到底如何,他也不想以少敌多。

只是略一犹豫,那人的目光便从班老身上移开了,伸手一指,口中爆喝道:“那边的小子,给我滚出来,你的位置大爷要了。”

他所指的方向处,有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躲藏在阴暗处,一直把身子缩着,似乎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而他的修为,与班老一样,也都是只有道源一层境而已。

听到这人喊话,那青年把身子缩的更紧了,装着听不到的样子。

那人冷笑一声:“给你三息功夫,你若不自己滚出来,大爷就出手了,到时候是死是活全看你自己造化。”

眼看躲不过,那青年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委屈地道:“为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

他在雷潮之后第一个来到这山洞,也是躲在最深处的,却没想到一下子就被人给揪出来了。

来人实力比他高出两个小层次,真要对他用强的话,他根本无力反抗。

可是此刻风啸即将来临,被抢占了位置,无处避风,他出去也是必死无疑。

所以他尽管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闻言,站的洞口处的那人冷笑一声:“实力低微,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