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 鬼王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 鬼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班老闻言,苦笑道:“安全现在才是灾难的开始啊”

杨开脸色一变,凝声道:“难道那落雷”

班老摇头道:“落雷已经无需顾虑了,雷潮已经既过,那一个月内便不会再有那般密集的落雷,我们现在需要提防的只有一样罡风”

之前在荒城之中,皮三就曾提醒过杨开,进入古地的这个通道内有三险,奇雾,落雷,罡风。

奇雾自不必说,常年充斥在这通道之中,不熟悉道路之人很容易就会迷失在其中,那落雷的恐怖威能杨开也见识过了,以他强比帝尊两层境的神念,也在一瞬间被落雷斩断,可见其杀伤之蛮横。

罡风既然能与奇雾落雷并列,显然也不是能轻视的。

而且班老此刻脸色极为严峻,愈发让杨开感觉不妙。

“那罡风威力如何”杨开沉声询问。

班老道:“单比较杀伤的话,落雷自然胜出一筹,但熟悉此地通道之人,恐怕无论是谁都宁愿遇到落雷,而不愿遭遇罡风。”

“这是为什么”张若惜一脸茫然。

班老苦笑不迭:“因为罡风连绵不绝,虽然杀伤力不比落雷,可胜在持久啊,那罡风所过之地,犹如最锋利的秘宝切割,不但能刮下武者的血肉,甚至能动摇神魂,若是在罡风之中待久了,只怕会死的无比凄惨。”

张若惜闻言,不禁打了个冷战。

听班老这话中的意思,被罡风袭击,就好比钝刀割肉啊,最恐怖的是这罡风竟还能动摇神魂。

班老肃然道:“雷潮之后,必有风啸。而且是席卷整个通道的巨大风啸,我们若不能在一炷香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地方躲避,必死无疑。”

“风啸”杨开脸色一沉。虽然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但他也能想象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连忙道:“这附近可有避风的地方”

班老转头看了看四周,沉声道:“先前为了躲避落雷,小老儿有些慌不择路了,此地我也瞧着极为陌生。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通道的中心地带。”

“中心地带”张若惜皱了皱黛眉,忽然脸色微变道:“班老你不是说过,这通道的中心地带有”

她话还没说完,在那极远的位置处。忽然浮现出两团殷红的光芒,笼罩在这通道中的浓浓奇雾竟无法遮挡住这两道光芒的印射,直让三人瞧的清清楚楚。

一种极为冰寒的感觉忽然弥漫出来,那阴寒的意境直接将班老和张若惜笼罩,让他们手脚冰凉,浑身发冷。

“啊”张若惜不禁惊呼一声。

因为她发现那两团殷红的光芒竟是两只极为可怖的眼睛,那眼睛之中充斥着难以想象的戾气,似由鲜血浇筑而成,让人瞧上一眼就心神震荡,惊恐翻腾。

“鬼王”杨开低喝一声。目光毫不避讳,直朝那两团殷红光芒迎了上去,浩瀚如海般的神魂力量迸发出来。化为精纯的神魂攻击,朝那边迎去。

无声的碰撞之后,杨开身形一晃,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那不知距离多远的殷红光芒却是忽然红光大胜,威力不减反增,一路逼迫而来,似要乘胜追击,将杨开碾压成齑粉。

一瞬间,杨开脑海之中。乱像丛生,只感觉自己似乎跌进了九幽炼狱之中。身旁全是张牙舞爪的小鬼,口中发出怪异的叫声。扑咬而来,欲要将他抓住,食肉饮血。

那一只只小鬼面目憎恶,狰狞可怖,极为骇人。

“灭世魔眼”杨开再也不敢藏私,右眼一瞬间变成了金黄之色,威严的竖仁呈现出来,从那金瞳之中,一股奇特的力量弥漫出来,一下子驱散了脑海中的幻像,稳住了心神。

不但如此,那右眼之中还传来一股奇特的吸引力,似乎化为一汪无底的深渊,欲要将鬼王的视线吸入其中,让其永远无法挣脱。

识海之中,温神莲七彩光芒大放,一股股清凉之意将杨开的识海充斥的严严实实。

“哼”在那奇雾深处,一声冷哼传出,鬼王似乎因为杨开的反击而有些震怒,霎时间,四周阴风陡生,寒意暴增,大地瞬间成为冻土。

呜咽悲鸣之中,从地面处竟深处一只只半透明的鬼爪,朝三人脚踝处抓去。

这一变故发生的极快,班老和张若惜实力不够,在鬼王哼出那一声之后,两人便陷入了一种迷茫的状态中,似乎失去了意识一样,只是瞪大了眼睛朝前观望,并无丝毫其他的反应。

杨开伸手一抬,将两人从原地抬起,口中爆喝一声:“鬼王,我等只是逃避雷潮,无意中路过此地,并无打扰之意,还请行个方便。”

“桀桀”及其刺耳的笑声响彻起来,跌宕四面八方,让人根本无从分辨那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与此同时,奇雾深处两团殷红光芒也湮灭了下去。

鬼王直接隐去了踪影。

阴风大盛,那奇雾甚至都流动了起来,因为雷潮而消失的鬼物们也不知何时重新出来,隐藏在奇雾之中,游弋在杨开三人四周,伺机而动,那些从地面探伸出来的鬼爪更是逐渐凝实,不断地朝杨开抓来,却都被他的护身帝元挡开,发出嗤嗤的声响。

杨开目光游梭,盯着奇雾的某个方向,冷哼道:“鬼王,你自逍遥便好,可千万不要自误”

此言一出,鬼王似乎是被彻底激怒了,一只巨大的鬼爪忽然从奇雾深处探出,犹如一座大山降临,猛地朝杨开所在之地拍下,那爪锋锋锐至极,似能将空间撕裂。

“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

杨开神念涌动,一道流光忽然从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