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还有什么话说

第两千五百三十四章 还有什么话说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这红衣少女,一看是那种被娇生惯养坏了的大势力的小姐,虽然实力不俗,但实战经验却是少的可怜,此刻愤怒之下,出手更是毫无章法,只晓得胡乱挥动软鞭,根本没发挥出自身的全部实力。,..

张若惜尽管也没参与过多少争斗,可在紫岳城那二十多天的时间内,她每天都在擂台上与人生死之斗,经验比起红衣少女自然要丰富的多。

所以两人这悠一交手,局面便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红衣少女彻底被压制。

砰砰砰

爆响之声不断传出,张若惜的两只手化为残影,不断地朝红衣少女身上招呼,每一击都让她踉跄后退,反倒是她的攻击,被张若惜轻松避开。

不过即便在一瞬间吃了几十掌,这红衣少女也是没受半点伤,一身狠戾的气息丝毫不减,只是这般打法让她极为愤怒,口中哇哇大叫,俏脸扭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防御帝宝”杨开眼帘微缩,总算看明白红衣少女为何没有受伤了。

因为张若惜每一击打过去,这红衣少女身上都会闪过一道微光,将张若惜的攻击全部化解,根本不会伤她分毫。

能有如此强大的防御能力,绝对是防御帝宝无疑。

这红衣少女身上绝对是穿了宝甲

帝宝难得,防御帝宝更是珍贵至极,能有一件防御帝宝傍身,这红衣少女果然来头不小。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红衣少女虽然没有受伤,但被张若惜打的狼狈不堪,不断地往后退去,口中还恶狠狠地叫嚷。

可打了一阵,她发现自己竟完全不是张若惜的对手。顿时嘶叫起来:“符老还不出手杀了她”

符老此刻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刚才被杨开神魂反制,虽然受伤不严重。但在杨开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也不敢轻举妄动。此刻听到自家小姐召唤,只能一咬牙朝张若惜扑去。

他这边身子才刚刚动弹,杨开便鬼魅般地闪到他眼前,轻飘飘地一掌朝他推了过来,淡淡道:“老丈,小丫头们打架,你别插手了吧,以大欺小可没什么意思。”

“嘶”符老倒吸一口凉气。身形爆退,杨开那一掌看起来平常至极,没什么太大的名堂,但他却是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

这真要是被拍中了,他估计自己会立刻丢半条命。

这小子什么人怎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一双眼睛满是惊疑不定,即便有心去救主,此刻也无能为力了。

那边老班头护着叫小灵儿的小女孩,早退到了房屋的拐角处,他将小灵儿死死地护在怀中,一脸惊惧地望着屋内的争斗。

他虽然在荒城内生活了一辈子。可毕竟只是道源一层境的武者而已,如今又有小灵儿需要照顾,自然是害怕惹火上身。

但是现在。自家的屋子里,两个少女打的不可开交,两个帝尊正面对峙,让他不禁有些头晕目眩之感。

这两拨人,似乎来头都极大,没一个是他能招惹的,尽管他心中感激杨开和张若惜出手相助,此刻也是不敢吭上一声,只能暗暗祈祷别闹出人命才好。

碰碰碰

张若惜双掌齐挥之下。已将那红衣少女逼到了墙角处,红衣少女退无可退。所有攻击又都被张若惜轻松避开,整个人仿佛变成了沙袋一样。只能被动地承受张若惜的击打。

好在她那防御帝宝极强,张若惜也没动杀机,所以尽管看起来狼狈不堪,却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只是这么打,脸面都丢光了,红衣少女委屈的眼眶都红了,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想哭。

“小辈,叫你家这女娃娃赶紧住手,给我家小姐赔礼道歉,否则你们必死无疑”符老被杨开震慑,无法出手去救援自家小姐,只能咬牙怒喝。

“还敢威胁我”杨开冷哼一声,目光森冷地望着符老,让后者心头一颤,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符老强自镇定下来,爆喝道:“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她可是”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杨开便一转头道:“若惜啊,人家穿了防御帝宝的,你这样打是没用的。”

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力量,那符老只感觉脑海中嗡鸣一下,后面的话竟是没法说出口了。

“防御帝宝”张若惜闻言,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打过去的感觉这么奇怪,仿佛打在一团棉花之上,原来人家跟自己一样,都有帝宝傍身啊。

“那怎么办”张若惜往后退了一步,收手而立。

红衣少女被狂攻一阵,虽然芳心震怒,却也脸色苍白,任谁被这么疯狂地殴打一阵,也会被吓得不轻,尽管她有帝宝防护。

此刻她望着张若惜的眼神充满了惊惧的神色,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人敢忤逆过她的意思,她便是要这天上的星星,也会有想方设法地给她摘下来。

她更没有被人打过一下。

可是今日,在这荒城的破败石屋中,她被张若惜打了何止百下

这一刻,她对张若惜又骇又惧,还有无与伦比的愤怒,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仇视。

听到张若惜问话,杨开摸了摸下巴,悠悠道:“帝宝虽然厉害,可也守护不了全部,人家刚才不是说要刮花你的脸么”

张若惜闻言,颔首道:“若惜懂了”

说话间,她冷冷地朝红衣少女望去,一双美眸不断在她精致的脸蛋上扫去。

“你、你要干什么”红衣少女瞧着张若惜那不怀好意的眼神,美眸里立刻溢满了惊恐,一边叫喊一边往后退去,可背后是墙壁,她能退到哪去手上的软鞭也早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