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红衣少女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红衣少女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带路的人?”杨开惊奇不已,这进入古地竟还有人专门带路,这倒是新奇的很。

不过一想起古地通道中的诸多危险,倒也很快释然。

“大人你可不要小瞧这老班头,他实力不高,只有道源一层境而已,而且一大把年纪,但整个荒城进入古地且安全返回的人,就属他的次数最多,小的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单是听说的便有百次左右。旁人别说百次了,便是三五次能够完整地回来都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他是整个荒城最厉害的领路人,没人能与他相比。”

杨开不禁动容,惊道:“他为何能进出这么多次。”

皮三苦笑道:“这一点我也想知道啊,只是老班头从来不将那秘密告诉旁人,不过根据小人推测,他应该是掌握了一条安全进出的道路。”

杨开颔首道:“这倒是要去见一见了,不知道这位班老如今可在荒城?”

诸事小心为上,他虽然艺高人胆大,但若有人领着安全进入古地,倒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在的,昨日我还见到他了,只不过找他领路的话,最少也要三十万源晶。”

“源晶不是问题。”杨开微微一笑。

三十万源晶对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罢了≌,皮三吃的这一桌酒席还花了五十万呢。

“那小的带大人过去?”皮三殷勤地问道。

杨开点点头,想了想,又叫来了这酒楼的侍者,让她再拿十坛蛮荒酒过来,准备打包带走。

这东西他不需要饮用,但是张若惜多饮一些却是没有坏处的。

不多时。那侍者便取来了十坛蛮荒酒,不过让杨开意外的是,没等他支付源晶,那侍者便微笑地道:“这些酒水不用付钱,我家掌柜的说,这些是送给大人的。还请大人笑纳。”

“掌柜的?”杨开眉头不禁一皱。

倒是皮三,一脸愕然地望着杨开,眼中全是惊奇的表情。

“你家掌柜的为什么要送我这些?”杨开望着那侍者问道。

侍者摇头道:“奴婢也不知。”

杨开皱了皱眉,一挥手,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些源晶留在桌子上,这才将那些蛮荒酒丢进空间戒,招呼张若惜和皮三道:“走吧!”

那侍者微微一呆,似乎没想到有人连白送的东西都不要,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开已经离开了这酒楼。

出了酒楼,皮三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道:“大人,你认识那掌柜的?”

“不认识,我第一次来这里!”杨开淡淡回道。

“那就奇怪了,既然不认识,他为何要送你十坛蛮荒酒?”

杨开轻笑一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管他有什么目的。”顿了一下,他问道:“这酒楼有什么背景?”

皮三道:“小的也不清楚,似乎很有些年头了,掌柜的也一直神神秘秘的,从来不露面,所以荒城里没人知道这酒楼到底什么来头。不过大家都猜测它背后有大势力的影子,要不然也无法在荒城中立足,更开设这样豪华的酒楼。”

竟然连皮三这样的地头蛇都不知道这酒楼的来历,看样子果然是有大势力的影子了。

杨开拒绝了人家白送的酒水,就是不想跟这酒楼扯上什么关系。免得到时候拿人手软。

酒楼二楼处,一双明媚的眸子望着杨开离去的方向,许久之后才微微叹息一声,忽然开口道:“传讯给少主,就说他提过的人已经来了,估计很快就要进古地,让他准备好。”

“是!”黑暗之中传来一人的回话。

……

荒城占地面积不小,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杨开等人才来到城西某处。

皮三遥遥地指着那边一栋石屋道:“这就是老班头的住处了,大人自己过去便好,老班头对小的印象不太好,所以小的就不陪大人了,免得让他看到了对大人也有偏见。”

杨开点头道:“辛苦你了。”

皮三笑道:“大人严重了,祝大人一路顺风,早去早回,小的告退!”

说话间,皮三兔起鹘落,很快消失不见。

“走吧。”杨开招呼一声,径直地朝皮三所指的那间石屋走去。

这里的房屋建造的没有丝毫美感可言,但却极为结实,很符合荒城的风格。

不多时,杨开便与张若惜两人来到了石屋前方,放眼望去,这石屋有些像是一处农家小院,外面用一层石头砌成一圈围墙,对着房屋中心的位置有一扇大门。

此刻大门洞开,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武者一左一右把持在大门后方。

见杨开与张若惜到来,这两人皆是冷眼望了过来,一脸冰寒的表情。

“嗯?”杨开微微有些愕然,他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这门口有护卫把守,一看就是住着什么大人物啊,而且这两个护卫,竟都有道源境的修为,气息深邃浓郁,似乎实力极为不俗的样子。

可据皮三所说,这班老应该没什么尊贵的身份啊,否则也不会来往古地通道,为人领路谋生了。

“干什么的?”左右一个黑衣武者沉声喝问。

“请问,这里是不是班老的住处?”张若惜开口问道。

“不知道!”那黑衣武者冷声回道。

张若惜黛眉一皱,道:“什么叫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她的问题也不算多难回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对方竟然回了一句不知道,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样,让人很是窝火。

黑衣武者撇了她一眼,只是轻轻地冷笑一声,不再答话。

张若惜气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