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二十五章 教不教

第两千五百二十五章 教不教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c_t血狂丹,道源级上品灵丹,炼制并不困难,难的是材料的寻找。strong/strong

炼制这种灵丹所需要的材料,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帝级灵药。高雪婷也是机缘巧合,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材料,才得以请人炼制了一枚,放在身上以备不测。

一旦服用这种灵丹,那她自身的潜力将会被全面激出来,帝尊一层境的修为或许能挥出两层境的强大实力。

这是她最后的杀手锏。

被祖宏和居天青两人联手攻击,身处绝境之时,她都忍着没有服用。可如今眼见杨开危在旦夕,她怎么也忍不住了。

却不想这边她才将灵丹取出来,就被杨开给喝止了。

她嘴角边泛起一抹苦笑,她何尝不知道这服用这血狂丹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损伤,或许会导致根基不稳,或许会让境界下跌,甚至可能经脉寸断,丹田爆裂。

可此时此景,除了血狂丹之外她再无别的指望。

“小子竟还有心思去管旁人的事,顾好自己再说吧!”居天青爆喝,手上星象焚海刀劈出道道刀芒,似要在此地劈出一片星域,出手毫不留情,逼迫的杨开腾挪躲闪,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局面大优,但居天青却不知为何有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如芒刺背,似乎随时都可能生什么不妙的事情。

“高长老,弟子无事。那血狂丹你可千万别服用了。”杨开飘忽不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高雪婷美眸微亮。似是被杨开这充满自信的话语感染,微微颔道:“好,我不服用就是,你自己小心,千万不要逞强,如若不敌,立刻退到我身边来。”

杨开哈哈大笑道:“弟子如今已今非昔比。区区两个帝尊一层境我还真不放在眼中。”

“小辈简直太过猖獗,今日本座就好好教你该怎么做人reads!”居天青勃然大怒,身上威势再升一分。

祖宏也是脸色铁青,虽一声不吭,却是愈卖力地催动万兽印的威能,从那大印之中不断地激射出妖兽精魂,化为实体朝杨开扑咬过去。

悠地,杨开身形一顿,忽然定格在了某处。一双眸子冰寒刺骨地凝视着居天青。

被他这么一看,居天青竟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知为何,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一种立刻逃跑的念头来,他强忍着心悸,催动狂潮般的刀芒朝杨开劈去。霎时间。万千光华绽放,长空破碎。

杨开冷酷道:“教本少做人,你怕是没这个资格。”

话落之时,他屈指连弹,一道道狭长的月刃悠然飞射而出,这些月刃多达几十道,在半空中交错纵横,竟直接结成了一张大网,似要笼罩住这天地一样,朝前方网去。

李无衣送给他一块暗藏空间奥秘的石头。杨开那一个月时间,如水蛭一般将这石头中的空间力量的玄机吸收干净,如今他在空间力量的造诣上更进一步,比起之前对空间之力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

嗤嗤嗤嗤……

黝黑的月刃袭去,如吞噬万物的黑暗笼罩,霎时间将那万千光华湮灭,连带着祖宏的妖兽精魂也被斩的支离破碎,一下子损失了几十只。

“这是什么神通!”居天青大惊失色,爆喝之时,连连后退,他能清楚地从那月刃大网中感受到致命的威胁,知道若是被这种神通打中的话,只怕不死也要重伤,哪敢直樱其锋,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

仓促之间,他再凝刀芒,欲要抵挡一二。

可他惊骇欲绝地现,无论他凝聚出多少刀芒,竟都阻挡不了这漆黑的大网分毫。

眨眼的功夫,那漆黑的大网便笼罩到他的面前。

居天青脸色一白,连忙便要遁开。

就在这时,一种几欲让天地凝固的法则轰然降临,竟让他感觉四面八方都是大山,将他牢牢地挤压在原地。

“空间法则!”居天青一双眼珠子几乎瞪出眼眶,失声惊呼。

他总算是想起黄泉宗尹乐生透露出来的一些情报了,尹乐生曾经说过,这个叫杨开的小子精通空间之力。

只是居天青并没有怎么当回事,空间之力作为天地之间最难修炼的力量之一,岂是什么人都能精通的?整个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在空间力量上取得成就,可成功的有几人?

只有灵兽岛的李无衣一人罢了。

杨开区区一个后生晚辈,就算真的在空间力量上入门了,只怕也无法用来对敌。

可是此刻,居天青总算明白了,杨开在空间力量上的造诣简直乎想象,即便不如李无衣,只怕也相差不远了。

这还打个屁啊!

众所周知,精通空间之力的武者,是最难被击杀的,因为他们就算打不过,也可以从容逃走。

怪不得他能进入这片小世界,作为一个精通空间力量的帝尊境,进入一个才刚刚被开启的小世界,岂不是如呼吸般简单?

种种杂念,电光火石般在居天青脑海中闪过,他浑身冰凉手脚冷,危急时刻,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浑身气势大涨。

生死存亡关头,他竟动用了极为强大的秘术。

正是这秘术的增幅,让他得以动了下身子。

嗤嗤嗤嗤……

一阵异响传出,伴随着居天青的惨呼之声,鲜血顿时如喷泉般汹涌而出。

祖宏大惊,放眼望去,一下子呆了。

他看到居天青的一只胳膊竟齐肩而断,切口处整整齐齐,如刀削斧凿,从那断面处,甚至都可以看到居天青的心脏正在猛烈跳动。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