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一十九章 贾斯

第两千五百一十九章 贾斯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直到一个半月前,高雪婷忽然跟她说有了些眉目,不过要与人联手才能破解,当天她便留下了一些修炼资源,离开了坤元城,从此不知所踪。

七日前,青阳阁忽然被城主府护卫军的人包围,那些护卫军也不说青阳阁到底犯了什么事,只是这样围着,不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说道这里,陆雯忽然一惊,后知后觉道:“杨师兄你如何进来的?那些城主府的人应该还在外面才对。”

杨开咧嘴一笑,道:“我想进来,那些渣滓岂能拦得住。”顿了一下,他皱眉道:“高长老一个半个月前离开这里,说是要与人联手破解那兽皮的秘密,可在七日前,此地却被城主府的人无故包围……”

陆雯焦虑道:“所以师妹怀疑高长老可能遇到了什么危险,之所以包围青阳阁,是怕我给外面传递什么消息,毕竟高长老前些日子出入青阳阁也没有隐藏行踪,很容易就能查出来她与青阳阁有关系。”

杨开颔首道:“你说的不错,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坤元城必定脱不了干系。”

陆雯黯然道:“师妹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动用自己的令牌传讯,死马当活马医,却不想真的唤来了杨师兄。”

杨开道:“我也是因为有事才会路过附近的。”

若非杨开机缘巧合从坤元城附近路过的话,只怕陆雯再怎么传讯也唤不来任何一个同门,毕竟这里是东域,距离青阳神殿遥远至极,神殿的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这里来。

高雪婷虽然气质冰冷。但一直以来对杨开都不错,那青阳金令更是她亲手交予杨开的,还曾动过收杨开为徒,好好教导他修炼的想法。

如今高雪婷可能出事,杨开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当然。这只是个猜测而已,也有可能是一场误会,但城主府的人将青阳阁包围,就多少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若非因为高雪婷,他们平白无故地包围此地做什么?

“照这么看来。城主府必定与此事有极大的关系啊。”杨开沉吟片刻,思绪逐渐顺畅起来。

陆雯道:“师妹也是这样猜的,高长老之前说要找人联手破解那兽皮上的秘密,而坤元城中,只有城主祖宏是帝尊一层境修为。高长老若是找人联手的话,祖宏是不二人选。”

“哦?”杨开眉头一扬,咧嘴笑了起来,“既然有怀疑的对象,那就好办多了。”

“杨师兄你打算怎么做?”陆雯瞧他笑容邪异,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还能怎么做,自然是当面问个清楚。”杨开轻哼一声。

陆雯大惊,道:“师兄切不可冲动啊。那祖宏乃帝尊一层境强者,晋升已有四十多年,实力极强。更有一件帝宝傍身,师兄虽然是神殿精英弟子,但对上帝尊境恐怕还是……”

她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但那意思却是极为明显了。

她觉得杨开不是祖宏的对手。

杨开微笑道:“陆师妹放心,区区祖宏,师兄未必就放在眼中。”顿了一下。他吩咐张若惜道:“待会你带着陆师妹从后门离开坤元城,到城外等我。此地既然出了这种事,也不必再待下去了。陆师妹还是早点回神殿吧。”

“是,先生!”张若惜神色一肃。

杨开这才一晃身,忽然消失不见。

“这……”陆雯一脸呆滞,又惊又急,她明明已经跟这个杨师兄说的很清楚了,祖宏乃帝尊境强者,怎么他还是这么热血冲动?

张若惜微微一笑,道:“这位姐姐不用担心我家先生,祖宏之流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先生?”陆雯愕然地望着张若惜,道:“妹妹不是神殿弟子?”

张若惜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出身一个小家族的人,蒙先生不弃,留在身边教导修炼,才有今日的成就。”

“啊!”陆雯大惊。

她能察觉到,张若惜的修为要比她高,她本人是道源两层境,张若惜比她厉害,那就是道源三层境。可这样的强者,竟然只是杨师兄教导出来的?这比那些大宗门的精英弟子丝毫不差啊。

“杨、杨师兄他什么修为?”陆雯惊声问道。

张若惜抿嘴一笑,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荣幸,淡淡道:“先生已是帝尊。”

陆雯彻底震住,长久以来阴霾的双眸逐渐闪烁起明亮的光芒来,眼前的黑暗和焦急一扫而空。

……

青阳阁外,茶楼处,那贾大人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青阳阁的门口,手上无意识地端起茶杯往嘴边送去。

他不知道那先前进入青阳阁的一对男女到底是什么来头,让属下去查也查不出什么名堂,似乎是今日才进城的,这让贾大人不禁警惕起来,唯恐那一对男女真的与城主大人嘱咐之事有关。

他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心神全部沉浸在青阳阁那边。

蓦然,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从心中升起,好似有什么危险在靠近一样,让他心头狂跳。

贾大人还没反应过来,眼角余光便忽然察觉到有一人诡异地出现。

他连忙扭头望去,瞪大了眼珠子,看到先前那个青年正坐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噗……”贾大人一个没忍住,一口茶水当头朝杨开喷了过去。

杨开随手一挥,那茶雾便转个方向,直接将贾大人自己喷的一头一脸都是。

他手忙脚乱的站起,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把,警惕无比地盯着杨开,心神震骇。

以他的修为,竟没察觉这青年是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