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破损的小玄界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破损的小玄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悠一进入小玄界,杨开便脸色大变,骇然地望着四周,惊呼道:“这、这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自己抽离那一丝天地伟力会对小玄界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可杨开怎么也没想到,这影响竟是如此巨大。

此刻的小玄界,满是疮痍,狼藉不堪,大地之上,沟壑交错,纵横来回,仿若段红尘和乌邝之间的大战在这里进行过一般。

往日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葱翠树木都大片大片地消失了,连那浓郁的天地灵气都暗淡了几分。

整个小玄界,显得死气沉沉,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

杨开看的心都在滴血,自在幽暗星得到玄界珠到现在,这空间异宝给他提供了诸多便利,好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却不想此刻竟变成了这幅模样。

法身就站在杨开身边,也是一副痛心的表情,嗡声道:“乌邝说,天地伟力乃天地本源之力,你抽离了一丝这片世界的本源,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流炎她们呢?有没有事?”杨开惊声问着的同时,神念放开去查探流炎等人的情况。

法身道:“她们倒是无事,只是若惜和小七姑娘都还在沉睡之中,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杨开点点头,身形晃动间已经来到了流炎等人所在的地方,发现果然如法身所说,张若惜和莫小七还在沉睡。

先前莫小七情绪暴动,引起圣魂封印,后来被段红尘取了一滴张若惜的精血封印,便直接昏迷了过去。两个丫头大概都是消耗过度才会这样,此刻呼吸平稳,虽在沉睡但也没有大碍。

查探了一阵,杨开才放下心来,再将神念转移到药园处。发现不老树和苍树以及自己栽种在药园里的那些奇花异草都没有受到什么波及,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

若是不老树和苍树受到影响的话,那杨开哭都没地方哭去。

好在小玄界虽然破损的严重,但真正重要的却没有被影响到,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只是……这破损的小玄界,该如何修复啊?杨开一个头两个大。虽说他也精通空间力量,但小玄界毕竟不是他炼制出来的东西,即便是想修复也无从下手。

在本源海中,玄界珠吸收了大量的本源之力,此刻都充斥在这天地之间。但因为受损的缘故,储藏在小玄界中的天地灵气和本源之力都在不断地往外流逝。

可以想象,若不想办法的话,早晚这些天地灵气和本源之力都会流逝干净,到时候,小玄界就不能给流炎等人提供良好的修炼之所了。

想着想着,杨开忽然眼前一亮。

小玄界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自己抽离了这片世界的天地伟力。归根结底是因为丢失了一丝天地本源的缘故。

若是能将这一丝丢失的天地本源弥补回来,那小玄界应该可以恢复如初啊!

天地本源之力,充斥着整片天地。但实力不到大帝根本无法感悟,杨开也不行,可是他有现成的天地伟力,就被镇压在山河钟下。

若是将山河钟下的天地伟力充斥进小玄界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奇效?

那一份被镇压的天地伟力比起自己抽离出去的可要庞大的多,用的好了不但能将小玄界修复。或许还能让小玄界更甚往昔,让此地的天地法则更加完善。

念及此处。杨开不禁情绪激动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放手施为一番。

反正如果他不做努力的话。这小玄界早晚都会变成一个残破的世界,可若是成功了,好处不言而喻。

下定了决心之后,杨开身形一晃,重新出现在绿洲中,紧接着,他挥手将法身,流炎,昏迷中的张若惜和莫小七全都放了出来。

“主人有什么吩咐?”流炎好奇地望着杨开问道。

一般情况下,杨开是不会将他们都放出小玄界的,一旦这么做了,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杨开肃然道:“我要修复小玄界,你们待在里面不一定安全。”

“修复小玄界?”法身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低呼道:“难道你要用那被镇压的天地伟力?”

杨开颔首,沉声道:“这是唯一的可能,我不得不去试一试。”

法身沉吟了一会儿,道:“倒也是个机会。”

“不过在此之前,流炎我要给你一样东西!”杨开目光灼灼地望着流炎。

“那凤凰真火?”流炎呼吸微微一滞。

“原来你感觉到了。”杨开咧嘴一笑。

先前在碎星海收取了凤凰真火之后,杨开就将它丢进了小玄界,流炎进了小玄界之后自然能够感知的到。

凤凰真火乃炎武大帝遗留之物,乃是火凤本源之力,而流炎的本体是火系器灵,两者之间自然有些微妙的联系,更何况,流炎还炼化过一根鸾凤的羽毛。

无论是火凤还是鸾凤,都是凤族的分支,同出一源。

流炎能炼化鸾凤的羽毛,拥有一丝鸾凤神通,没道理炼化不了凤凰真火。

只是,其中必定伴随着极大的凶险,随时都可能魂飞魄散。

杨开肃然道:“流炎,凤凰真火乃火凤本源之力,你若炼化成功,可继承火凤一脉的传承记忆,真正地脱胎换骨,假以时日,成为真正的火凤也不是不可能,但其中凶险你想必也知道,稍有差池,必定会被焚烧而亡,你……”

不等杨开把话说完,流炎便道:“主人,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杨开微微愕然,认真地瞧了她一阵,这才颔首道:“自己的路,自己选择,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