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紫岳荒漠

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紫岳荒漠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段红尘哼道:“你以为噬天大帝的名号是白叫的?错过这次机会,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杀他了。”

话落,他又哈哈大笑道:“这天下间没人可以杀掉本座!”

两句话,两种语气,搞的段红尘就像是精神分裂了一样。

杨开哼道:“你闭嘴!”

段红尘一扭头,冷眼望着杨开,森声道:“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你信不信……”

杨开挥手进他的话打断,道:“好了好了,你也别放什么狠话了,本少刚晋帝尊便可让你吃尽苦头,待本少哪一日成为大帝,灭你不过唾口唾沫的事,赶紧让段前辈出来说话。”

“你……”乌邝才吐出一个字,似乎又被段红尘给接管了身躯,无奈道:“小子你也看到了,如今老夫这身躯内不但有我自己的神魂,还有乌邝这老匹夫的神魂,搞的老夫现在想自爆都没办法了,赶也赶不走他,从此以后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杨开听的一头冷汗,忙安慰道:“前辈别这么心灰意冷嘛,万事有弊皆有利,上天既然如此安排,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说来老夫听听,若真有道理,老夫就不怪你救我一命。”

杨开气苦,他哪知道救人还救出事来了,而且他不过是在安慰段红尘,哪能说出什么道理来,但他只是略一沉思便道:“段前辈你想想看,如今乌邝的神魂在你的身躯内,虽然让你有诸多不便,但换言之,你日后也可以随时随地监视他了,有你看着,乌邝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日后也不可能对星界再造成什么危害。”

段红尘听了,顿时眼前一亮,微笑颔首道:“不错。是这个意思。”

杨开笑道:“两位前辈日后既然要共处一副身躯,那就要以和为贵,来来来,大家拉拉手。以后做个好朋友!”

段红尘哼道:“朋友怕是没得做了,老夫若得机会,还是会自爆的,乌邝,你可得仔细着点。千万别放松了警惕。”

杨开听的一头冷汗,也不知道藏身在段红尘体内的乌邝做何感想。

好不容易夺舍了半个身体,得以让自己的神魂存活下来,却得时时刻刻提防这身躯的主人自爆,想想也够累的。

“好了,此间既然已经事了,那咱们就回碎星海吧。”杨开站起身道。

段红尘摇了摇头,道:“碎星海怕是回不去了。”

“怎么?”杨开惊疑地望着他。

段红尘道:“乌邝先前藏身之地,便是碎星海的中枢之地,我与他一战。已将那地方毁灭,碎星海也在那个时候同时崩碎了。”

杨开闻言,悚然一惊,低呼道:“碎星海崩碎了?那在里面的人呢?”

虽说流炎,张若惜和莫小七都被他收进了小玄界,但花青丝还在碎星海啊,还有夏笙,慕容晓晓和萧白衣他们,更有星界四域的数千精英弟子,若是这些人都因为碎星海崩碎而陨落的话。那星界必定元气大伤,百年之内别想恢复。

段红尘道:“这个倒不用担心,在碎星海崩碎之时,他们就已经被排斥出去了。所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杨开轻吁一口气道:“这就好。”

“不过从此以后便再无碎星海了,这天下武者又少了一个历练之所啊。”段红尘有些惋惜地说道,虽说整个碎星海一直隐藏着乌邝这个极为危险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忽然冒出来给星界带来危患,但不可否认,碎星海的存在还是给星界缔造了不少帝尊境的。

单看这一次碎星海的情况就可以得知。一些底蕴足够,资质不俗的武者已经晋升到了帝尊境,还有一些就算没在碎星海中晋升,等回到各自宗门闭关一阵后也未必没有机会。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十年,五十年,乃至百年之内,帝尊境必定会如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地冒出。

事实上,每一次碎星海开启之后的百年,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断地有新晋的帝尊境诞生出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杨开微微一笑,“诸事有得必有失,能解决乌邝这个隐患,碎星海就算崩碎了也值得。”

段红尘瞧着他道:“你说的不错。”

说话间,他徐徐起身,道:“好了,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让老夫瞧瞧,这里是虚空甬道,要离开此地的话,得先找到薄弱的空间屏障处……”

他的话忽然停了下来,愕然地望着杨开,只见杨开一身诡谲的力量波动荡漾,伸手在前方狠狠一挥,一道裂缝忽然出现。

“你精通空间力量?”段红尘张大了嘴巴,两眼都放出光来,内心震骇的无以复加,杨开先前的表现已经足够骇人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精通空间力量这种偏门的神通,若非精通空间之力,怎可能随手破开这虚空甬道?即便是现在的他,想要离开这里,也得先找到空间屏障的薄弱处,然后用蛮力轰开,才有机会逃脱,而且在轰击之时还得小心翼翼,免得将这虚空甬道弄塌了,要不然就要被困在空间夹缝中了。

杨开咧嘴一笑,道:“雕虫小技,在前辈面前丢人现眼了。”

段红尘嘴角微微有些抽搐,道:“不得了不得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啊。”

话落,他又怒道:“段红尘,若非你从中作梗,本座已将此子夺舍,这般优良的肉身,本座日后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杨开一脸黑线,尽管知道说话之人是乌邝,可他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一个人变脸比翻书还快,他伸手示意道:“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