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不该救我

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不该救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readx.m.

收回心神,杨开平稳了下情绪,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段红尘身上。

段红尘的情况不容乐观,那么多疗伤灵丹服用下去,竟也依然无法阻止他一身气息和生机的衰弱。

杨开明白,并非是自己所炼制的那些灵丹没有效果,而是段红尘所受到的伤势太严重了,且不说自己破天一击的秘术对他造成的创伤,便是他先前与乌邝争斗时也受伤不轻。

这绝不是自己那些灵丹能够令其恢复的。

这下糟了啊!杨开心情沉重。

眼看红尘大帝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几乎连那生命之光都快要熄灭,杨开再也顾不得其他,伸手在虚空中一抓,等再摊开之时,手心上赫然已经多了一片绿叶。

这绿叶经络分明,葱翠欲滴,宛若一片上好的翡翠,其中蕴藏了难以想象的生机波动,杨开抓着它,就仿佛抓着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物,生机之强,令人骇然。

不老树的树叶!

杨开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取一片不老树的树叶,死马当活马医。

不老树与温神莲一样,都是天地至宝,自天地初成便存在至今的宝物,而且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份,绝不会出现第二株。

不死原液就诞生自不老树,号称三大神水之一,拥有肉白骨活死人之离奇功效,乃天地间疗伤圣品,没有什么灵丹能与之相比。

可惜杨开虽有不老树,却没有不死原液这东西,当年得到不老树时采集的不死原液也早都用光了。

不死原液能有那样的神奇功效,不老树的树叶难道就没有了?

杨开也不知道这树叶能不能救段红尘一命,可眼睁睁地看着红尘大帝行将帝陨,杨开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绿叶采下。杨开立刻丢进段红尘的嘴中,同时催动帝元,助其炼化。

忽然间,一丝绿油油的光芒自段红尘的丹田之处绽放出来,紧接着,这绿色的光芒大放。直接将段红尘整个包裹。

杨开瞧的一怔,不过他很明显地感觉到,这绿芒之中蕴藏了惊人的生命气息,而在这绿芒的笼罩之下,段红尘身上的大小伤势都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那本来衰弱到极致的气息也开始缓慢增长。

这个发现让杨开心中一松,知道自己做的没错。

不老树的树叶确实也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而且这功效似乎比那不死原液还要强大。

他已经不需要再帮助段红尘什么,只需要替其护法便可。

绿色的光芒在这昏暗的虚空甬道中绽放着别样的光彩。段红尘的气息逐渐趋向平稳,鲜血在体内流动起来,胸腔内也逐渐传来清晰可辨的心跳之声。

一炷香后,那绿色的光芒才逐渐散去,而段红尘已然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不知为何还没有醒来。

杨开轻吁一口气,直到此刻才感觉到一阵从内而外的疲倦感袭来。

从他晋升帝尊开始到现在,他几乎没有一刻喘息过。晋升时的天地洗礼和天地伟力的轰落,莫名爆裂的能量形成黑洞将他吞噬。紧接着乌邝潜入识海欲要夺舍,段红尘随之而来与之争斗。

这前前后后,杨开整个人的神经都崩的极紧,直到现在尘埃落定,他才真正地放松。

怔怔地望着面前的段红尘,杨开忽然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大帝之名。威震星界,向来都是传说中的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等闲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一次。

杨开自来到这星界,就不断地听人提起那十大帝尊。每一个提起之人都面露敬仰崇拜之色,似乎大帝便是那天,便是那地……

杨开也没想到,自己在这碎星海中竟然会碰见大帝,而且一下子碰见了两位!

更离奇的是,这两位大帝都是极为古老的存在,还在他面前做那生死之争,其中一位还是被誉为古往今来星界第一人的穷凶极恶的家伙。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自己的幸还是不幸啊……

蓦然,端坐在他面前的段红尘的眼皮动了一下,旋即缓缓睁开了眼睛。

杨开大喜,低呼道:“段前辈!”

段红尘目光复杂地望着他,表情沉重道:“你给老夫服用了什么东西,竟能将老夫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杨开嘿嘿一笑,随口胡扯道:“也没什么,早些年历练时得到的一枚灵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灵丹,觉得还不错,就给前辈服下了。”

他倒不是信不过段红尘,只是不老树这东西毕竟太过震骇人心,能不透露还是最好别透露了,他相信以段红尘先前的状态,肯定也没办法发现自己给他服用之物是什么。

“小子糊涂啊!”段红尘忽然一伸手,狠狠地朝杨开拍了一巴掌。

杨开不敢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顿时疼的龇牙咧嘴,一脸无辜地道:“前辈你打我作甚!”

要不是面前的是红尘大帝,要不是之前他将生死置之度外拉着乌邝同归于尽,杨开早暴起反抗了。可这么平白无故地被打了一下,杨开心中也委屈的不行。

为了救段红尘,他连不老树的叶子都摘下来了,要知道,那叶子统共也没多少片啊。他还不知道不老树被自己摘下一片叶子会不会有什么损伤呢。

若是不老树因此而受到了损伤,那杨开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我……”段红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巴掌扬起,作势欲挥,可到头来,还是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身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杨开愕然地望着他,内心深处忽然涌出一种不好的感觉,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