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四章 杀你之人叫杨开

第两千五百零四章 杀你之人叫杨开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神魂帝宝!”乌邝眼帘一缩,怔怔地望着那柄被杨开握在手上的长刀,忍不住惊呼一声。

帝宝这东西从来都不多见,更不要说神魂帝宝了。一千件帝宝中,也不见得能诞生一件专供神魂之力驱使的宝物,可见其珍贵之处。

乌邝也没想到,杨开手上竟然有神魂帝宝,先前这小子也不知道把这长刀藏在识海什么地方,竟让他都没有发现。

这下稍微有些麻烦了,神魂帝宝,专伤神魂,辅以杨开那浓郁精纯的神魂之力,或许还真能对自己造成一些伤害。

心中虽然有些忌惮,乌邝却依然面露不屑,冷笑道:“不错的宝物,但想要杀本座却还是差了点。”

杨开神色肃然,并指在刀身上一抹,斩魂刀的嗡鸣一下子停止下来,他将斩魂刀遥指着乌邝,冷喝道:“此宝名唤斩魂刀,能死在此刀之下,乌邝也算你三生有幸了。”

“哈哈哈哈!”乌邝忍不住大笑起来,为杨开的大言不惭感到有趣,啧啧有声道:“本座不否认,这帝宝可能会对本座造成一些威胁,但想杀本座,小子再去修炼几万年吧。”

杨开戏谑道:“既如此,那就请噬天大人拭目以待!”

话落之时,他一催神魂之力,下方平息的海水再次翻滚咆哮,齐齐朝那刀身上灌入,霎时间斩魂刀光华大放,耀人眼帘。

这还没完,杨开手掐印决,不断地往斩魂刀上拍去。

威势,杀机。一起弥漫而出,浓如实质。

乌邝的脸色也慢慢凝肃起来,暗暗催动自身力量,似乎是想做出什么防护。

铮……

一声清越的异响传出,斩魂刀的刀势似乎已经被催到了极限。不断地在杨开面前跳动,欲要脱离杨开的掌控,斩向敌人。

就在这时,杨开双眸之中异彩一闪,口中低吟道:“破天一击!”

一股玄妙的力量悠然而出,朝斩魂刀上笼罩过去。一下子给那耀眼无比的斩魂刀度上了一层淡金的薄膜,而随着这层薄膜的出现,斩魂刀的气势陡然攀升了几倍有余。

“这是什么秘术!”乌邝大惊失色,忍不住骇然出声。

身为大帝,他自然能感受到斩魂刀的变化。他根本不知道杨开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竟那威势一下子攀升了几倍之多。

如果说先前斩魂刀的威势能让他微微感到惊讶的话,那现在就真的有些惊惧了。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那神魂帝宝的威力已经足以威胁到自己的神魂灵体。

杨开神色冷酷,沉喝道:“噬天,杀你之人名叫杨开!”

话落之时,他把手一挥,斩魂刀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如离弦之箭朝两位大帝轰了过去,犹如一轮圆日坠落,携带毁天灭地般的威能。

破天一击这个秘术。是杨开在青阳神殿秘地神游镜中从天衍手中学来的。

天衍虽然只是神魂之躯,并没有肉身,但他的修为却是大帝之境,而且因为没有肉身,一生钻研神魂之力,所以他的神魂秘术比起乌邝和段红尘都要强大。

破天一击尤为恐怖。

平时用自身神魂之力温养斩魂刀。积蓄力量,待要需要之时一并爆发出来。能发挥出来的杀伤力简直难以想象,虽然每一次使用之后都要重新开始积蓄。但这种秘术在关键时刻往往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斩魂刀乃神魂帝宝,与破天一击最为匹配,两者之间几乎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区区蝼蚁,也要杀本座!”乌邝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再不复之前的不屑和蔑视,杨开出手这一击已经让他必须重视起来。

说话间,他拼命地催动力量,想要摆脱段红尘的钳制,可段红尘岂能如他所愿,一边疯狂大笑,一边道:“乌邝,别挣扎了,你我二人共赴黄泉岂不妙哉,黄泉路上也可做个伴!”

“滚!”乌邝大喝,一身力量变得极度不稳。

段红尘脸色微变,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但也知道这是杀他最好的机会,只能拼尽全力束缚住他的身形,准备迎接那恐怖的一击。

圆日般的光芒落下,直接将两位大帝的神魂灵体笼罩在其中。

乌邝的惨叫声立刻传出,间或夹杂着段红尘的闷哼之声。

看样子,两人在这一招之下都不好过。

而杨开在施展出这一招之后,便立刻一个转身,遁到了温神莲所化的岛屿之上,重新催动那七彩霞光笼罩住自己。

轰隆隆……

巨大的冲击余波爆裂开来,整个识海彻底沸腾,滔天巨浪不断地朝四周扩散,那攻击所在的正中心位置,直接凹陷下一个巨大的深坑。

杨开头疼欲裂,用自己的秘术,自己的秘宝去攻击自己的识海,这种事杨开以前想都没想过,可是今日却不得不这么做。

所带来的伤害比起两位大帝先前争斗时还要强烈,杨开一下子就感觉自己被疼痛淹没,头晕目眩,险些直接昏了过去。

轰轰轰……

余波犹在扩散,似要持续到天荒地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恐怖的动静才逐渐平息下来,耀眼的光芒也逐渐散去。

杨开龇牙咧嘴,第一个反应便是去查探乌邝和段红尘两人的情况,可神念扫过之后,杨开脸色不禁一变。

识海之中,只有段红尘的神魂灵体狼狈悬浮,此刻,他的神魂灵体从肩胛骨到小腹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险些被一破为二,一丝丝精纯的神魂之力从伤口中逸散出来,让他的气息不断地变得虚弱。

他扭头四望,艰辛地道:“乌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