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五百零一章 想夺舍我?

第两千五百零一章 想夺舍我?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轰……

恐怖的爆响之声传出,天地之间被一片白芒充斥,再也不能见物。

“嗯?”正朝乌邝冲去,准备以自爆拖其下水的段红尘忽然眉头一皱,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极为不安的感觉。

因为乌邝竟先他一步将太古罡风自爆开了。

这是做什么?

还不等他想个明白,粉碎天地的余波便已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这是太古罡风自爆后的冲击,那猛烈的罡风所过之处,一切皆化为虚无,再也不复存在。

就连这一片诡异的世界,也一下子崩碎,每一个角落都传出咔嚓嚓的声响,看样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不好!”段红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伸手在自己身上各大要穴狂点几下,那自爆的趋势立刻被制止了下去。

呼呼呼……

罡风袭来,他被吹的东倒西歪,仿若狂风暴雨中大海之上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不过好在神木白夷本源之力一直守护在他身旁,多少能给他提供一点防护,绕是如此,也是衣衫破碎,血肉模糊。

他勉力释放神识,清楚地察觉到乌邝的那具骸骨在太古罡风自爆之后分崩离析开来,逐渐化为齑粉。

这具沉睡了几万年,属于噬天大帝的骸骨终于在今日被彻底毁灭,换句话说,噬天大帝乌邝是再也无法重塑自己的肉身了。

可段红尘却没一点开心的感觉,反而觉得局面更严峻。

轰隆隆……

天崩地裂的声响传出,这诡异的世界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崩坏。

一个巨大的黑洞成型。前后不过十息功夫,便将此地的一切都吞噬殆尽,旋即微微一晃,直接消失不见。

黑洞连通的虚空甬道之中,杨开头晕目眩。随波逐流,一脸的心有余悸。

他才刚刚晋升到帝尊,正在欣喜地感受自身的强大和体内帝元的转化,却不想那两位大帝的战斗余波竟将那一片诡异的世界给毁灭了。

他根本来不及逃跑,就被黑洞吞进了这虚空甬道中。

尽管他距离两位大帝的战场很远,此刻也受了不轻的伤势。被吞进此地之后好大一会功夫,才逐渐回过神,面上一片心有余悸的神情。

两位大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先前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突破和晋升之中。等察觉到不对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

红尘大帝怎样了?是生是死?

段红尘与青阳神殿有很深的渊源,毕竟温紫衫温殿主是段红尘一手带大的,而杨开本身也算是青阳神殿的记名弟子,自然会关心他的情况。

即便没有这层牵连,红尘大帝将生死置之度外,几万年来不断自斩修为,进碎星海中寻觅乌邝踪影,心系苍生的做法也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刚才那恐怖的力量。极有可能是什么东西自爆后产生的,杨开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红尘大帝选择了自爆。欲要与乌邝同归于尽。

一念至此,杨开表情一黯,觉得红尘大帝怕是真的已经神魂俱灭了。

他咳出几口淤血,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些疗伤丹药,吃豆子一样吃了下去,这才盘膝坐了下去。释放神念查探自身的情况。

这一看不要紧,杨开忽然吓了一跳。

因为在他动用神念之时。竟察觉到有一双阴森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自己。而那目光并非来自四周,竟是来自自己的身体内部。

他脸色大变,单手掐诀,口中低喝一声:“凝!”

下一瞬,他的神魂灵体便已在识海之中显露出来。

识海之中,无故地多出了一道身影,正静静地站在那翻滚的海水上方,饶有兴致地打量四周,一副啧啧称奇的模样。

杨开望着那身影,脸色难看地咬牙喝道:“乌邝!”

听到喊声,那身影徐徐转了过来,露出一副中年人的面容,这人相貌不怒自威,似有一种天生高贵的威严,双目熠熠有神。

尽管杨开从未见过这人的面孔,但却还是一眼看出了他的身份。

噬天大帝——乌邝!

杨开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他连噬天大帝是如何突破自己的识海防御,闯进此地的都没察觉到,若非对方根本没有隐藏起来的意思,只怕他还要被蒙在鼓里。

杨开只感觉浑身冰凉,灵魂战栗。

乌邝此刻也是神魂灵体,但那神魂灵体的强度却是比自己还要坚韧,几乎凝为实质。

“小辈,本座名讳岂容你大呼小叫!”乌邝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冲击忽然朝杨开轰来。

这冲击显然是一道神魂之力,威能及其骇人,杨开脸色一变,一挥手,掀起下方海水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道防护。

轰地一声,那冲击轰在海水之上,将整个识海都搅的海浪滔天,久久不能平息。

杨开脸色铁青地后退了几步,警惕地望着他,沉声道:“乌邝,滚出这里,否则休怪本少对你不客气了。”

乌邝的神魂灵体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识海中,这让杨开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自然不敢让他在此地逗留,让他窥探到自己的一些秘密倒是小事,就怕这家伙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我不客气?”乌邝斜眼瞧了杨开一下,冷笑道:“这话听起来比较有新意,很久没听过了,不过本座既然来了,自然不会轻易离开的。”

“你待如何?”杨开冷眼瞧着他。

乌邝呵呵一笑,道:“何必明知故问,看你这小辈也是个聪明人,本座来此的目的难道你不知道?”

听他这么说,杨开的脸色变得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