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黑洞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黑洞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老头儿口气比天大,说的好像温紫衫都听他号令一样。

杨开哼道:“说的你好像是红尘大帝一样!”

温紫衫温殿主似乎是红尘大帝一手带大的,若说这世上有谁能够随意命令他的话,那无疑只有红尘大帝无疑了,只不过红尘大帝这人,游戏人生,浪迹红尘,来无影去无踪,居无定所,谁也不知道他在何处,星界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老头儿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惊声道:“这你也知道?”

杨开鄙夷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这老骗子可能真是什么不得了的奇人异士,他能知道那么多秘辛,认识那么多人,甚至让爻嗣都对他恭恭敬敬的,绝非普通人。

可若说他是红尘大帝,杨开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无他,因为这里是碎星海!

碎星……海只有道源境武者可以进入,帝尊境根本没办法进来,以红尘大帝的惊人修为,根本不可能来到此地,强行破开界面壁障进入的话,只会让碎星海变得不稳,继而崩溃。

老头儿微微一笑,不再理会杨开,而是转头看向那留下来的道源境武者们,轻叹一口气,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这些人之所以还会留在这里,明显是想捞点好处,尤其是现在帝尊境们都已经走干净了,让他们少了许多强力的竞争对手,情绪都变得有些激动,跃跃欲试。

沉吟了一下,老头儿朗声道:“尔等留下来无非是想得到那空间戒,既如此……那老夫就遂了尔等心愿吧。”

众人一听,都狐疑地望着他。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老头儿忽然健步如飞,直接来到了那黑洞前方,也不知道掐了什么神奇的印决,一只手上光芒大放,直接朝那黑洞探了过去。

“这老家伙……在做什么?”

“他该不会是想把那空间戒取出来吧?”

“他有如此本事?嘶……快看。他的手真的伸进去了。”

“里面是什么情况!哇,光芒好耀眼,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了。”

一阵阵嘈杂的吵闹声传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望着老头儿的动作。

杨开尤为骇然。

自这黑洞成型之后,他便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空间力量的波动,换句话说,那黑洞内部另有一片诡异的空间,只不过这片空间极为不稳。便是他这样精通空间力量的人,也不敢随意闯入。

不曾想,这老头儿竟能将手伸进那空间内。

他也精通空间力量?杨开感受之下,却没有察觉到任何空间力量的波动,再仔细瞧了一阵,杨开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

少顷,老头儿忽然低喝一声,猛地把手一收。

光芒散去之时。他的手上多了一枚古朴的空间戒。

众人一片哗然,目光火热地盯着那枚戒指。吞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而放眼望去,黑洞中那骸骨的手指上,已经空无一物。

“他真把戒指给取出来了!”

“这种事也能做到?”

“简直神乎其技,那戒指里都有什么东西?”

“老家伙快把空间戒交出来,我等可绕你不死!”

在老头儿将那空间戒取出之后,人群顿时沸腾了。一个个大喊大叫的同时都默默地催动起源力,一副随时准备扑过来抢夺的样子。

杨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老丈,你这下玩大了啊,我看你如何收场!”

他如今虽然实力不俗。可面对上千位道源境,还是不免有些心虚,这么多人要是一起扑上来,他只有逃跑的份,老头儿虽然有些深不可测,可杨开也不觉得他能以一敌千。

老头儿微微一笑,道:“他们的眼睛只有这戒指,既然如此,那就给他们好了。”

“给他们?”杨开愕然。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头儿已经一甩手,将那空间戒朝虚空某处扔了出去,口中低喝道:“想要的话,自己去抢吧!”

也不知道老头儿使了什么手法,那空间戒竟爆起一团光芒,以雷霆之势,朝远处飞去。

“老家伙作死啊,竟把戒指扔了!”

“你等着,等本少抢到空间戒再来跟你算账!”

“啰嗦什么,赶紧去追啊,得此空间戒,可少修五百年!”

刷刷刷……

一道道光芒绽放开来,所有武者都化作流光,朝那空间戒被扔出去的方向追了出去,眨眼功夫,上千人一个不剩,全都不见了踪影。

老头儿望着那些人的背影,啧啧道:“早知道这法子这么管用,老夫费那么大力气做什么。”

他一副懊恼的样子,一转头,看着杨开道:“小子你不去追?那可是大帝的空间戒,里面帝宝无数,灵丹妙药应有尽有,若能得到,晋升帝尊指日可待。”

他的语气充满了蛊惑之意,显然是让杨开也离开这里。

杨开冷笑道:“老丈你先前也说过,当年诸帝之争,除了少数几样东西都留了下来,其他的都被打的稀烂,那戒指里根本没什么好东西,我何必去追?”顿了一下,他诡谲一笑,道:“更何况,那空间戒还留在这里,飞出去那个只是一枚假货,我追它做什么。”

老头儿瞪着眼珠子,望着杨开道:“你如何看出来的?老夫这障眼法应该不可能被你看破才对!”

杨开颔道:“老丈的障眼法确实出神入化,只是……你连手都没伸进那黑洞,怎能取出戒指。更何况,这骸骨和戒指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距离我们不知道有多远,岂是伸出一手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