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千四百八十九章 圣魂封印

第两千四百八十九章 圣魂封印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bx

静,鬼一般的静谧。

哗啦,整个虚空一下炸开了锅,众人都是心神震撼,目光呆滞,那个道源境的青年吃了梁丘凶猛一击竟真的没事?

“哇,不会吧?挡下了?”

“真是亮瞎了我的双眼!”

“这他妈还是道源境?这小子隐藏了修为吧?”

“哈哈哈,梁丘这下丢人丢大了!”

梁丘只觉得虎口发麻,浑身发冷,脑子里有种眩晕的感觉,他怔怔地瞧了一眼自己的长枪,又看看杨开,艰辛道:“小子你是人?”

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惊悚的味道,显然到现在他也不敢相信杨开竟真的能用拳头跟自己对拼一击,这种事如何能做到?而且他还是道源境啊。

“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我不是人难道还是鬼?”杨开冷哼一声。

四周的帝尊境们,此刻也都重打量起杨开来,似要再次认识他一般。

道源境能够对抗帝尊境,这种事他们连听都没听说过,便是他们自己,在道源三层境的时候也法做到杨开这种程度。

这小子的肉身到底有多强悍,竟能与梁丘的长枪正面硬撼,而且那恢复的速度……未也太惊人了一点。

先前他的拳头上分明一片血肉模糊,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完好如初了,而且……这小子流出来的血液竟不是红色的,是呈现出一种淡金之色,那鲜血之中蕴藏了难以想象的生机和气血波动!

爻嗣的目光微颤,一直以来,身为大帝之子的他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以不将同辈武者放在眼中,因为论是资质,实力还是出身,这普天之下就没一个人能超过他。

先前梁丘出手之时,他也以为杨开必死疑,没再多去关注。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这世上或许有人出身法超越自己。但论资质,论在同等级武者中的实力,自己绝对法一览众山小,眼前这个道源境青年。就是好的例子!

“你小子……真是古怪!”梁丘认真地打量杨开一阵,这才摇头晃脑地道。

杨开哼道:“还要不要再来,要来的话本少奉陪到底!”

“不来了不来了!”梁丘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你有留在此地的资格!”

他先前之所以冲杨开出手,也只是因为修为不到帝尊的缘故。所有留在这里的人都是帝尊境,或者是有帝尊境作为同伴,唯独杨开一群人是道源境,显得比扎眼。

他自然是想给杨开一个教训,好做个样子给其他那些被赶走的人看,让他们知道没有实力却留在这里的严重后果。

哪知道立威不成,反倒被杨开震撼了一把。

这要是再打下去,若是自己赢了,显得胜之不武,若是输了。那日后可就没脸面再行走星界了。

梁丘根本没有必胜杨开的把握。

“承让!”杨开大喇喇地一抱拳。

就在这时,流炎忽然娇喝道:“主人,小七妹妹有些不对劲!”

杨开连忙转头看去,只见那边莫小七一双美眸泛起冰寒刺骨的光芒,眼神锐利匹,惊人的气势从她的娇躯的内弥漫而出,那气息竟与山河钟有些类似,似是来自上古蛮荒。

所有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人都是脸色微变。

因为不管是什么东西,与蛮荒二字牵扯上都会变得非比寻常。

此刻,莫小七直直地盯着梁丘。一身杀机浓如实质,竟切割的她身侧的虚空都嗤嗤作响,她那锐利的眼神忽然变得漠然起来,有一种漠视苍生。睥睨天下的味道,让人瞧着心惊胆战。

与此同时,她脸颊上那难看的蝴蝶印记竟翩跹起舞,仿若活了一样,振翅欲飞。

随着那蝴蝶翅膀的闪动,极为暴戾的气息扩散开来。所有人都感觉呼吸一滞,仿佛被一座大山压住了胸口。

“什么情况?”杨开大惊失色。

他也不知道莫小七为何突然出现这样的异常,先前压根就没有什么征兆啊,也是听到流炎的呼喊,他才有所发现。

“不好!”站在不远处的蓝熏公主花容失色,美眸轻颤地望着莫小七,惊呼出声。

“乖乖隆滴咚!”梁丘忍不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有些心虚地道:“这丫头望着我做什么,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绕是他已晋升帝尊境,此刻也不禁被莫小七盯得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一种马上就要死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让他紧张不安。

“还不是因为你要出手对付她杨大哥!”蓝熏低喝着,咬牙道:“小七定是以为杨师兄会被你击杀,所以心急之下就变成这样了。”

梁丘吞着口水道:“这关我屁事,是那小子自己冲过来的,就算死了也怨不得谁。话又说回来了,这小丫头片子到底什么来头,先前还那样大言不惭,竟说要屠我百蛮山满门上下,真是笑死人了。”

他虽然在笑,但那笑容却僵硬比,明显心中惊惧不安。莫小七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且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惊人,显然来头极大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出身。

蓝熏恨恨地瞪着他,一字一顿地凝声道:“她姓莫,来自东域!”

“莫……东域……”梁丘闻言面色微变,喃喃了一声之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骇然惊呼:“不会吧,难道她是那位大人的……”

“你明白就好!”蓝熏没好气地答道,此刻她也是急的晕头转向,连鼻尖上都是汗水,不安地望着莫小七,与梁丘说话的时候不断地柔声呼唤着她,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爻嗣兄你不厚道啊!”梁丘哭丧着脸